高铁技术才是“一带一路”成败的关键所在—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技术交流

高铁技术才是“一带一路”成败的关键所在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6-12-05   来源:和讯网   点击:1541次 [打印]

       2015年年初,瑞士央行宣布废除实行了三年多的1.2瑞郎对1欧元的最高汇率,恢复浮动汇率。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宣布实施月度购债计划,历史性地推出了欧洲版的量化宽松政策。于是,一个新时代的序曲已经奏响。在这个经济疲软、全球争相放水的“新大航海时代”,中国经济这艘巨大的诺亚方舟究竟将开往何处?21世纪最重要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能否帮助中国找到下一块经济的新大陆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一站,卫星定位帮我们锁定瑞士小镇达沃斯。在这里,你可以滑着雪唱着歌,大口呼吸而根本不用担心PM2.5。雪山、温泉,风景如画,达沃斯似乎是一个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可是同样美丽动人的爱琴海和它身后浪漫的神话故事,却一不小心变成了资本市场的恐怖故事。为什么同样是颜值担当的两个旅行圣地,一个成了全球智力风暴的中心,而另一个,却成了欧债危机的风暴之眼呢?


瑞士的秘密,其实不是雪山和少女,而是产业升级。达沃斯优美的环境,让这里一度成为治疗肺部疾病的疗养胜地。后来因为发明和推广了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达沃斯实现了产业升级,从肺部,上升到了脑部,成为全球经济的智力风暴中心。这个秘密逐渐被人知晓。在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面向中国和全球的企业家,分享了瑞士成功学。我们中国的未来,不能靠大水漫灌,“面多了加水”——放货币,同样要依靠产业升级。


  瑞士的秘密,其实不是雪山和少女,而是产业升级。达沃斯优美的环境,让这里一度成为治疗肺部疾病的疗养胜地。后来因为发明和推广了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达沃斯实现了产业升级,从肺部,上升到了脑部,成为全球经济的智力风暴中心。这个秘密逐渐被人知晓。在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面向中国和全球的企业家,分享了瑞士成功学。我们中国的未来,不能靠大水漫灌,“面多了加水”——放货币,同样要依靠产业升级。  除了产业升级,瑞士的秘密还有一个关键,即金融的稳定。2015年1月15日,瑞郎宣布脱钩欧元。作为弹丸之地的瑞士,为什么敢于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擅自脱离组织而自由活动?它的自信和底气到底是哪来的呢?百年来,瑞士一直有资金的自由港和安全港的说法,这种信任,建立在瑞郎牢不可破的价值之上。在2000年欧元成立前,瑞士就立法规定,每1瑞郎的发行,背后必须要有40%的黄金支撑它的价值。后来这项法律虽然被废除,但是瑞郎仍然长期维持了20%的黄金支持。从不注水、良心货币,这是瑞郎鲜明的个性签名,甚至想要知道黄金是涨是跌,去看看瑞郎就知道了。所以,脱钩疲软的欧元,摆脱“猪队友”的拖累,是瑞士法郎大胆却又无奈的选择。货币维持强势,可能会少卖几块高档腕表,但却能维持易碎却无比宝贵的信心。


距离瑞郎脱欧时隔仅仅七天,我们要告别达沃斯再次起飞,前往另一座城市——德国的法兰克福。这里是欧洲央行总部所在地。


  距离瑞郎脱欧时隔仅仅七天,我们要告别达沃斯再次起飞,前往另一座城市——德国的法兰克福。这里是欧洲央行总部所在地。


  2015年1月22日,欧洲央行行长——“超级马里奥”,历史性地拧开了欧元的水管,向全世界宣布,每月购债600亿欧元。话音落地,意味着总量超过1万亿欧元的欧洲版量化宽松(QE)正式推出。这意味着年迈的欧洲老人面对通缩和衰退的恶魔,面对自己逐渐衰微的经济脉搏,终于鼓足勇气,将带有吗啡的针头扎入了自己的体内。一时间欧元汇率直线跳水,美元大涨,黄金大涨。一场轰轰烈烈的欧洲资产大逃亡,开始从欧洲向美国,从欧洲向中国,直到向全球蔓延。  这注定是一个新时代的序曲。全球疲软的经济,最终导致了货币政策大坝的决堤,泛滥的货币洪水滔天而至,中国经济这艘巨大的诺亚方舟,也必须思考,我们将驶向何处?


新大航海时代,中国经济驶向何处


  


  就像当年的大航海时代一样,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导致贸易的阻断。交易中断,经济停滞,欧洲内部遭遇了经济引擎哑火,半路抛锚,所以它必须孤注一掷寻求新的突围。于是欧洲的舰队纷纷合并,它们像鸡蛋一样,选择从内部打破自己,成为新的生命。当它们开始出发,向未知的外部世界驶去的时候,一个全球经济的新盛世——大航海时代到来了。


  今天,中国的经济也遇到了当年大航海时代之前类似欧洲的困境。拉动经济有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如果说这是一个三核心的CPU(中央处理器),那么里面的两颗核心已经过热了,出于保护机制,它们遭遇了“降频”,导致性能直线下降。其中,连年密集的投资,导致了产能过剩、空气污染和呆账坏账。显然,这是一剂副作用很多的药,必须首先减少摄入。  而出口这一颗核心,曾经动力十足。我们潇洒地走过了“WTO(世界贸易组织)十年”,我们向贸易伙伴大量输出质优价廉的商品,我们足足赚了十年,全靠出口。可是今天,“WTO概念”已经过时了,就像一个人气冷清的微信群,除了小广告,很少有人冒泡。而以美国为“群主”,人家又建了两个新的“微信群”,一个叫TPP(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一个叫TTIP(跨大西洋(600558,股吧)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群主”使劲“发红包”,就是不加我们,不带我们玩。基于此,我们的出口,在全球贸易的新秩序中遭遇了严重挑战。


新大航海时代,中国经济驶向何处


  我们只有组建自己的“微信群”。借鉴当年大航海时代的经验,机遇只存在于外部世界,当内部增长已经停滞时,就必须选择向外部世界拓展。就像探险总需要一张地图一样,21世纪中国经济最重要的战略构想之一——“一带一路”面世了,这就是一张新大航海时代的寻宝地图。“一带”说的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说的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张战略地图,陆地上横跨亚欧,海路从我国东部出发,穿过马六甲海峡,横渡印度洋,穿过红海,挤过狭窄的苏伊士运河,最终抵达威尼斯。  当你把它画出来,能看到“一带一路”构成了一个非常精美的大圆圈,这些囊括其中的大陆和经济体,就是一块亟待开垦的处女地。对于我们遇到瓶颈的中国经济来说,这就是一块蕴含无限生机和潜力的“新大陆”。我们强大的制造业和产品输出,即将与“一带一路”上繁荣肥沃的土地相对接,一幅千帆竞发的画面,似乎已经在隐隐显现了。可是,万事俱备,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亟待解决。


  


  要致富先修路,“一带一路”既是一张地图,又是一条贸易商路。我们若想完成产品和资本的输出,找到下一个十年的巨大机会,首先要完成商路的铺设。


在整个“一带一路”中有四个核心关键点:欧盟、俄罗斯、印度、中国。欧盟代表着最先进的产业和工业技术,俄罗斯代表着广阔而丰富的自然资源,印度代表着廉价的劳动力,中国则是全球世界工厂。当我们把这四个点,通过两条线把它们连接起来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个中心,但是很不巧,这个中心在喜马拉雅山附近,这里不可能形成一个经济和产业的中心。所以这个地理中心,一定会往一个经济中心迁移,很显然这个中心就是中国。

  在整个“一带一路”中有四个核心关键点:欧盟、俄罗斯、印度、中国。欧盟代表着最先进的产业和工业技术,俄罗斯代表着广阔而丰富的自然资源,印度代表着廉价的劳动力,中国则是全球世界工厂。当我们把这四个点,通过两条线把它们连接起来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个中心,但是很不巧,这个中心在喜马拉雅山附近,这里不可能形成一个经济和产业的中心。所以这个地理中心,一定会往一个经济中心迁移,很显然这个中心就是中国。


  围绕着中国这个中心,用什么东西把这些线条连接起来呢?答案是高铁技术。未来十年间,至少有超过8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需求,用来进行高铁、公路等基础设施投资。如此巨大的资金量,势必需要一家金融机构的支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了历史舞台。  “一带一路”+“亚投行”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战略构想,这个更大的“圈”,有可能解决困扰我们多时的资本过剩和产能过剩的慢性病。“WTO十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代,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为我们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大量的美元流入,兑换成天量的人民币开始流通。当钱越来越多时,它就会寻找各种投资机会:这些资本进入楼市,推升房价泡沫;进入股市,酝酿股市的风险和危机;进入实体经济,它就造成了产业的过度投资,最后变成根本无法消化的煤炭产能,钢铁产能和三、四线城市一座一座的房地产空城。这些资本只能在中国经济体内循环,它左冲右突,就像一只被困在玻璃杯里的青蛙,前途一片光明,但就是跳不出去。


新大航海时代,中国经济驶向何处


  有了“一带一路”这一“朋友圈”,我们可以把自己消化不掉的优质产品卖给别的小伙伴。而借助“亚投行”,我们具备了更加恢宏的战略可能:从输出产品,到输出资本和货币。在21世纪的大航海时代,一个突出的背景就是经济不振导致全球放水,主流经济体的货币都在丧失最宝贵的信用。借助这个陆海相连、高铁四通八达的“朋友圈”,大家可以接受人民币的贷款,搞投资,做生意,贸易结算使用着人民币的便利服务,那么人民币就可以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国际货币。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新大航海时代,大家都在问,世界的未来会好吗?中国经济究竟会走向何处?其实一切的答案都写在了来时的路上,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这就意味着,只要这两个因素依然存在,并且能不断继续强化,那么中国经济的未来就依然充满希望。幸运的是,我们在这个日渐壮大的“朋友圈”构想中,又再次清晰地看到了那两条我们曾经走过的来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