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合作共赢】中医药走出去 造福人类健康—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健康服务

【一带一路·合作共赢】中医药走出去 造福人类健康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7-05-02   来源:互联网   点击:422次 [打印]

       从流传几千年的针灸、推拿,到拯救数百万人生命的抗疟药物青蒿素;从泳坛名将菲尔普斯在里约奥运会上展示出火罐在身上烙下的 “中国印”,到杭州G20期间,很多外宾和记者朋友寻访中医服务。近年来,中医药的认知方法和治疗理念越来越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特别是“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提出以来,随着国家扶持力度的加大,中医药走出海外的步伐加快,为中医药走出国门、造福人类健康带来新的机遇。



       中国外文局前不久发布《中国国家形象全球调查报告2015》,中医药、武术、饮食成为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代表元素。中医药首次位居榜首。可以看出,中医药在海外已经走出华人圈,走进普通民众的生活。



      在迪拜同仁堂诊所,虽然不是休息日,仍有一些患者前来就诊。

      医生:你的肩膀现在还疼吗?之前你提到过这方面症状。

      俄罗斯患者 尼古拉斯:现在感觉好多了,我之前两个问题是掉头发和关节疼。

       医生:但你知道吗?你现在长出新头发了,看上去好多了。

       俄罗斯患者 尼古拉斯:是的,谢谢!



       巴基斯坦患者 苏麦特:我两天前就一直觉得身上疼,我吃了止疼药,但是半小时后又开始疼,我兄弟向我推荐了这个治疗,所以我就来了,现在觉得好多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 张伯礼:首先是世界需要中药,为什么需要中医药呢?是因为现在疾病普遍了,现在都是由于这个生活方式引起了一些复杂性疾病,这些疾病往往西药在使用时有它的局限性。所以中药呢,因为他是一个多种成分,多靶点整合调节的一个药,能够全面的进行干预,有它自己的优势。



       去年12月国务院发布《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显示,我国的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目前,中国政府与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86个,中国政府已经支持在海外建立了16个中医药中心。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 18个国家和地区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中药逐步进入国际医药体系,已在新加坡、古巴、越南、阿联酋和俄罗斯等国以药品形式注册。尽管世界需要中医药,但是中医药走向海外之路并非一路坦途,还有很多障碍需要突破。北京同仁堂表示,受国外一些国家相关法案的限制,绝大部分的中药仍难以走出国门。



       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厂长助理 常春梅:比如说欧盟传统药的一个认证,生产线要经过GMP认证,药品是单独注册许可,时间长,大约三年左右,费用高,现在同仁堂的一些中成药,是以食品补充剂的形式,得到了国外注册许可,可以进入药店销售,这种方式大约需要半年时间,比较简单。



       常春梅透露,目前同仁堂的一条片剂生产线已经通过欧盟GMP认证,中成药《愈风宁心片》也已经通过欧盟认证,将首次以药品身份进入欧盟市场。另外受语言的限制,国内中医师在国外难以取得行医资格,只能开展针灸、推拿等服务。可以说针灸走出去为中医药走出去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 张伯礼:我想中医药走出去只是时间问题,实际东西方文明一直在碰撞,这几十年等于中医药为媒体两个都在加强研究,西方说他们向我们靠拢,我们说向他们靠拢,实际上在互相靠拢,而共同出的是中医药国际标准,既推动了我们,也让他们接受了这块,所以我说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几份评价做的还都是很好的,从研究的这个力度、深度、广度都在加大。



       两千多年前,中医药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搭乘“一带一路”的时代列车,中医药正在向全世界展示出自身的独特魅力,对人类健康做出独特的贡献。


       中医中心:一带一路的健康使者

       中捷中医中心是中东欧首家政府支持的中医中心,也是我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首个医疗项目,被各方寄予厚望。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目前运行情况怎样?来看记者近日的探访。



       从捷克首都布拉格出发,不到一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中医中心坐落在新建的现代化医院赫拉德茨-克拉洛韦大学医院内。中方医生介绍,中医中心一天平均接诊25到30名名患者,这在当地已经是很多了。



        中捷中医中心中方医生 关鑫:在排队系统里,(等候)人数是5000人左右,那么这个数字是会每天浮动的,所以基本上平均的一个预约等候时间是半年左右。我们最近也经常接到的病人是等了一年才看到我们中医大夫。


       关鑫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派出的两名中医师之一,针灸学博士,在中捷中医中心看病和国内不同,要先由捷克医师记录病情、病史,再向中医师报告并提醒治疗过程中须注意的风险。中医师再通过“望、闻、问、切”的四诊合参进行诊断,制定治疗方案。



      76岁的工程师多斯达乐雅罗斯拉夫今天是第8次来中医中心做针灸,他脊柱歪了导致后背疼,先后在西医院几家西医院治疗多次都没有痊愈,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中捷中医中心。



        患者多斯达乐·雅罗斯拉夫:现在是第二个疗程,效果很让我惊讶。我现在走得很直,背不歪了。我希望中国医院能帮我治好,我就不用做手术了。


       看到中医这么受欢迎,关鑫尝试进一步拓展了治疗手段,开了“导引门诊”。每周四下午,关鑫医生会传授病人们八段锦、太极站桩、易筋经等中医导引方法。患者们在充满阳光的大厅里,随着舒缓的音乐,认真练习中国古老导引术的每一个动作。



       患者 伊娃·库沃(心理辅导师 54岁):后来练习气功后感觉整个身体被调动起来了,我就发现不能不练,现在一个星期练习10-12小时气功、太极拳。 



       目前中捷中医中心已经运营了一年半,医生们感觉捷克患者对中医的感受有了明显变化,从看病之前认为中医是一种可能有效的神秘疗法,到了解中医的理念,再与自身的治疗感受相印证,逐渐接受了中医是一门科学的观点。

中捷中医中心中方医生 关鑫:所以我们不能说中医能够包治一切,但是我们的的确确是帮助了不少的患者,患者的反应还是比较不错的。



       被中医疗效征服的不仅仅是前来看病的患者,还有捷克的西医医生。穆斯是捷克最大的一所医院的内科医生, 2015年他开始接触中医,并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两年时间他不仅通过自费上学研读中医,还经常与中方的医生交流学习,目前已经获得了针灸从业资格,现在他又开始攻读草药医学。


       中捷中医中心捷方医生穆斯:我太太上周为我们生下了第二个女儿,生产的过程非常复杂(生不下来),还很疼,我用针灸在她的合谷穴扎了针,结果在那之后一小时内我太太就生下来了我们的女儿。就一根针就解决了问题,真是太棒了。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底,中捷中医中心大楼项目已正式启动,将集科研、教学、诊疗于一体,为捷克及周边国家提供 中医治疗方案和诊疗服务。与大多数欧洲国家一样,在捷克中医目前还没有纳入捷克的医疗保险体系,患者选择中医意味着要自掏腰包。不过,这种情况将很快就会改变。


       捷克卫生部长米洛斯拉夫·卢德维克:如果通过实验项目的落实和病人的反馈来验证中医在捷克患者身上的效果。一旦成功,我认为将不会有任何障碍来阻止我们将中医尽快纳入捷克国家医保体系,相信在未来中医的发展空间将会非常巨大。


       授人以渔 让中医药服务人类健康


       中国有句古话叫“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到海外办诊所、开药店,不如直接教授外国人学习正宗的中医,为更多的国外患者服务。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来中国学习中医的留学生就有13000多人,占全部留学生的3%,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之后,来华学习中医的留学生一直呈现增长趋势。



       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祖菲娅,是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的大三留学生。除了每天的中医基础理论课程外,祖菲娅还要到中医药大学的教学医院跟着老师出诊抄方。


      祖菲娅的家庭和中国有很深的渊源,她的爸爸是中哈贸易商人,妈妈在哈萨克斯坦的中学里教授中文,12岁时,针灸治好了她的背痛,从那时起她就开始梦想着到中国来学习中医。


       留学生 祖菲娅:就觉得它还是非常神奇的,就是到现在还是觉得很神奇,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些理论之类的。我就觉得其实这是一个博大精深的一个中国的一个文化。



       为了学习中医,祖菲娅没有选择哈萨克斯坦的普通高中,而是上了专门学习汉语的一所中专,然后又自费到中国学习了一年中文,最终考取了哈萨克斯坦的一个留学学习中医的国家奖学金项目。她的中文虽然很好,但是学习中医还是觉得挺难的。


       留学生 祖菲娅:就说阴阳五行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懂,因为跟我比如说,我们接触过西医这样,但是感觉就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但是慢慢学进来,就觉得其实它真正的里面的文化真的是非常多,学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


       祖菲娅告诉我们,在哈萨克斯坦,中医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留学生 祖菲娅:一开始人们就觉得它可能治疗疑难杂症比较厉害一些,然后像一些西医治不了病都会找中医治疗,然后中医基本上都可以给你克服,都可以给你治好。所以人们就开始慢慢相信接受这个,所以接受的话是很高的。


       北京中医药大学招收留学生学习中医的历史已经有60年,目前一带一路国家的学生有306名,来自34个国家和地区,留学生回国有的开了诊所,有的融入了当地的主流医学机构。国内的高校还在尝试让中医教学直接走出国门。去年10月北京中医药大学与巴塞罗那大学医学院合作建立了首个欧盟认可的中医官方硕士学位项目。



       巴塞罗那大学医学院院长 弗兰切塞·洛佩兹:你知道,中国医学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甚至欧洲都不是非常著名的。我们试图招收最优秀的西医医生,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因此不会很容易,但我们还是找到了最好的人选,我们这里有最优秀的学生,中医和西医融合 将有益于民众的健康。 


       这个硕士教育项目是两年制, 学生既要学习系统的中医理论还包括针灸推拿气功等临床实践,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必修课。在课堂上,学生与任课教师积极互动,使中西医的思想不断融合、碰撞。


      学生:我发现最有趣的是(中医)的治疗理念,就是结合病人的心里情绪和其他因素来治疗,不仅仅是针对病人的身体。(中医)从大自然中寻求知识,保持身心的平衡,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经丢失了这些依靠大自然治愈疾病的方法。



       一带一路国家中医人才的增加,不仅促进中西医不断地融合,也给这些国家传统医学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很多国家也有自己的传统医学,但是只有中医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中医的发展经历为他们发展自己的传统医学提供了经验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