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上的新金融实践者—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金融服务

“一带一路”上的新金融实践者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6-12-19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点击:1573次 [打印]

       我国早期依靠“来料加工、组装、再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丧失了强劲势头。在全球贸易方面,我国的主要竞争者韩国手中捏着16个国家的自贸协定,关税明显低于中国。当人民币国际化后,资本成本迅速提高,如果资金不流通,商品则无法流通。从长期来看,显然不能再依靠过去的方式继续拉动经济增长。中国经济走到了今天,下一个引擎在哪里?


  2013年,国家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有一批企业家义无反顾地扛起了中国梦的大旗。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他们工作之辛劳,视野之宽广,气魄之宏大,决策之艰难,超出常人所想象。


  在这一背景下,本期《财经人物》分别邀请到了亿赞普集团董事长罗峰和北京大学全球互联互通研究中心主任翟崑 教授。他们一位是“一带一路”的践行者,另一位是致力于长期研究“一带一路”的学者,将对我国外向型企业在“一带一路”实践过程中遇到的新问题、探索中的新模式,进行思想上的交流与碰撞。


  当身着蓝毛衣、牛仔裤,IT技术出身的罗峰,在他于中国金融业最具影响力的北京金融街1号的亿赞普集团公司迎接我们采访一行到来时,看到穿着同款同色系的嘉宾主持翟崑 教授,“撞衫”的两人相识一笑,瞬间拉近了长期以来实业界与学术界的距离感。


  “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更深度和广度的改革开放


  翟崑 :作为从事外向型业务的民营企业家,能否结合国家政策和企业战略,谈谈你在“一带一路”实践中的体会?


  罗峰:我国以往的来料加工再出口的竞争格局越来越弱,“一带一路”建设为我国由“来料加工”出口为主,过渡到向货物、服务、技术、资本输出相结合的转型升级创造了良好的国际贸易机会。我认为,“一带一路”建设从产业转移的角度来看,是我国更深度和更广度的改革开放。


  翟崑 :从“来料加工”到“去料加工”的变化过程中,你看到了哪些新的挑战和机遇?


  罗峰:“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了中国产能和资本的输出,并让中国成为了对外投资国,由此就带来人民币兑换外币,以及汇率波动有可能带来的系统性货币贬值风险。这绝不是空穴来风,比如,2015年,中国石油在哈萨克斯坦因货币贬值导致汇兑损失18亿美元,企业遭遇巨大灾难。一些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商品经销商为了不让手里的货币贬值,不得不在非洲购买象牙和钻石来保值,在现代社会这是个奇特的现象,这些现状需要新的国际金融清算体系。


  中国经济的下一个引擎或是海外淡马锡模式自贸区


  翟崑 :新现象往往孕育着新机遇,你对中国未来的国际贸易走向是如何预判的?


  罗峰:我认为在中国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诞生中国的“淡马锡式”公司。淡马锡的运营模式是在中国建立产业园区,将全球品牌运到中国组装,然后再分成保税与不保税的产品进行出口。现在,中国已经具备到其他国家建设“去料加工园区”的阶段。比如,在建中的新型非洲吉布提自贸区,建成后,中国的生产厂商可以直接通过货运将零部件产品送到非洲进行组装,再出口到非洲各国或者欧洲,产品享受新型的最惠国关税待遇。仅此一项,可为中国制造企业提升15%以上毛利润。我相信,中国一定会出现类似淡马锡的海外自贸区的运营公司。


  翟崑 :据我们了解,目前中国在海外已经拥有近77个园区,但是似乎经营得不太理想,你认为主要瓶颈是什么?


  罗峰:过去的园区开发模式基本上充当的是一级开发商到一个国家去拿地,然后回国招商,承诺减免税的优惠政策。但事实上,税收优惠对于境外企业来说价值并不大,去国外投资生产的企业更多的是考量该地区的市场和产品需求。


  翟崑 :那么新型的海外自贸区,它的创新体现在哪里?


  罗峰:我们的创新体现在,利用大数据方面的技术优势和积累,包括国家发改委国家信息中心的一带一路大数据中心的资源以及合作伙伴招商局集团在全球的港口资源,通过精准掌握各个地区产品需求信息,遴选出更适合目的地区发展的产业到园区生产。并且园区还在了解该国的关税政策、贸易政策、海关政策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才构建出“通关、通兑、通链”的端到端贸易便利化生态链,使产业发展更具有协同性。


  翟崑 :为什么说下一个引擎也许是新型的海外自贸区?


  罗峰:我们观察到,广交会的交易额逐年下行,说明这种模式已经到了改变的时候,但与此同时我们又注意到,在广州聚集着三十多万的非洲商人,他们每天物色小商品发往本国,而中国企业利润几乎到了地板价,非洲商人也没有得到太多利润,受益最大方是物流公司。


  海外自贸区就是面对国外的中小零售商,为他们节约交通和时间的采购成本,解决签证难、语言不通、不能携带现金的麻烦,通过园内的清算系统就能使用他们自己的本国货币进行清算,从而吸引大量的全球一级零商主动上门采购,再分发到本国二级三级零售商,让广交会等客上门的模式,转变成零售商上门采购的模式。


  基于大数据的清算系统将使自贸区产业更具协同性


  翟崑 :有悲观主义者认为,现在中国产能转移到越南、墨西哥等地区,中国制造已经失去优势,国际竞争力正在变弱。你的观点呢?


  罗峰:我不这么认为。目前来看,从中国转移出去的产能并不全是中国自创品牌,基本上是代工的国外品牌,事实上,中国制造本身水平在提升,问题在于如何降低中小零售商的采购成本,要让中国的产业把制造和贸易都转移出去,让中国制造(MadeInChina)变成中国采购(BuyFromChina),这也意味着不一定要到中国来采购,在海外的自贸区也也可以进行采购。


  翟崑 :新型自贸区将有哪些新的配套规划?具备哪些新的功能?


  罗峰:比如正在建设中的吉布提自贸区,将成为各国公司总部的集散地,在这里可以培养一批购买中国商品的一级中小型采购商,让他们再去发展非洲的中小零售商,这就需要金融中心、展示交易中心、教育中心、企业总部等配套功能的协同性,体现投资带动当地就业、产能、税收等方面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


  翟崑 :在软实力上有哪些新优势?


  罗峰:以往的清算体系相对滞后,缺点在于环节多、周期长、成本高和安全隐患高,并且每一个环节都是人工参与,人工差错、受黑客攻击的可能性不可避免。我们从保护“一带一路”国家投资利益出发,用区域链技术构建下一代清结算网络平台,这样就可以让所有参与的国家选择人民币、美元、欧元等不同币种作为清结算货币,不一定必须依赖美元或人民币,并且可以针对不同的国家使用不同的币种进行清算。


  新一代清算网络(NGSN)可做到实时到账,增强资金流动速度、贬值风险几乎为零,“分布式记账”,极大地增强了安全性,保护了中国投资者的海外利益。同时,可以用不同的货币进行交叉及时清算,可以更好地利用SDR篮子里的货币,加大货币流通性,促进人民币的储备量。虽然中国央行已经与33个国央行签订互换协议,目前总额度已经超过了3.3万亿元,却覆盖不到民间贸易企业之间的清算,如果有了清算组织输水管道,SDR资金池里的水将变得更活跃。我们近期和吉布提财政部共同成立的丝路国际银行,不仅仅针对各国的贸易往来,而且极大地推动对中国的出口、人民币国际化、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构建金融基础设施、保障金融信息安全方面也非常有价值。


  清算系统助力吉布提成非洲的金融贸易中心


  翟崑 :为什么选择和吉布提政府共同成立丝路国际银行?


  罗峰:我认为吉布提是一个很有金融潜力的国家:100万人口,信仰伊斯兰教,人们生活安定,没有汇率波动,周边没有其他金融国的竞争,截至目前,金融没有管制,外汇可以自由流通,这些因素让它具备一个金融中心的基础,我认为它是非洲的新加坡。


  从地理位置上看,吉布提位于亚丁湾西岸,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的交通要冲,扼红海入印度洋的咽喉,是连接亚欧非市场的战略要地,是“一带一路”海上西线的关键点,也是中国第一个海外补集基地,吉布提新型自贸区的建成必将让它成为贸易中心。


  翟崑 :技术对于不同的地区和人文显示的作用也不同,这种新型的清算体系将对这些地区带来哪些改变?


  罗峰:对于世界上欠发达的地区,尤其是非洲、南亚地区,新型的金融技术,包括区块链技术,不亚于3G通讯技术对信息产业的革新性作用,会带来巨大的历史机遇,我们希望在两年内帮助非洲国家发行数字货币,有效解决政府税收基础设施、控制洗钱和贿赂、更多地融资、促进货币流通,更好地体现出“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精神。


  翟崑 :共赢的理念很好,但是新的清算体系是否对传统金融体系带来压力?


  罗峰:很多人认为,银行业的盈利能力下滑的主要原因来自互联网金融的压力,我对此深不以为然,并不是互联网金融压倒了银行,而是银行缺乏自身的创新和产品升级。


  翟崑 :目前这种模式在国内暂时无人替代,但是在国际上有没有可复制性?


  罗峰:“一带一路”给外向型企业带来新的竞争格局,也带来了全球谈判和整合的能力。我觉得任何事情都会有复制者,但是我们目前所做到的,从产业的整合,到各个国家的央行、港口等,都处于最早最快的领先状态。我们是中国公司,这些国家和中国都有贸易往来,而我们所做的一切,在一定程度上,都将有利于稳定区域乃至世界的经济。


  翟崑 :你认为亿赞普成功的基因是什么?


  罗峰:我还没有认真总结过,但是“用技术驱动创新,创新又引领经济发展”是我一直秉持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