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回族郭氏始祖--西域阿拉伯人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福建行动

福建回族郭氏始祖--西域阿拉伯人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4-07-01   来源:中华郭氏网   点击:323次 [打印]

       回族郭氏,最早见于元朝时期福建地区的泉州、惠安一带,始祖为西域阿拉伯人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


  回族郭氏的先祖,是西域波斯人库斯.德广贡.纳姆(QdsDaqqaqNam),汉名叫郭广德。其姓名的波斯语汉译“郭”音为“贡”,名前姓后,故时译为“德广贡”,后按汉俗更正为郭广德。



  郭广德生有二子:郭子洪、郭仲远。其人事记录在《泉州伊斯兰教石刻》、《郭氏奇山义房家谱》、《温陵螺阳奇山郭氏族谱》、《华山里顶前架郭氏家谱》等历史文献中。


   1967年,人们在福建省的泉州市惠安县通淮门外法石乡发现了“惠白奇晋坡庭郭氏世祖坟茔”,其墓碑中的古波斯文记载,该墓的主人本名为(lbnQdsDaqqaqNam),即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这是郭广德之次子郭子洪墓碑上的波斯文全名,从郭子洪之后,不再用波斯姓名。


  郭子洪,公元?~1367年待考,是回族郭氏族人定居在泉州地区的二世祖,时值元朝末期。郭子洪的次子叫郭泰,分居今惠安县白奇乡,三子则分居今晋江市坡庭厝,因此在其族谱中称之为“晋坡庭、惠白奇”始祖,源出元朝时期居住泉州地区的波斯籍穆斯林后裔。


  至于泉州回族家谱中有关该支郭氏源于唐朝汾阳王郭子仪的记载,是明朝时期各姓氏家族在修谱时所普遍采用的“攀源”之做法,不值详论。


  在郭广德的后代郭其五所撰著的《郭氏外引分支世系》中,收录了清朝时期郭梦祥撰写的《遵回回教序》,其中详细记载了郭泰迁居惠安县白奇乡后伊斯兰教门的兴衰状况,至今还保存着明清以来的《古兰经》的抄本和汉译的其它伊斯兰教经典。


  回族郭氏后裔大国擅长航海经商,家族中还保存着明朝时期的航海图、针路簿、罗盘等航海器具。其嫡支现聚居在白奇乡及其周围十四个村落,后代人口有一万两千余人。


  今福建省的泉州市惠安市、晋江市、漳州市龙海市、福州市平潭市、宁德市,浙江省的温州市苍南县、杭州市富阳县,河南省的开封市、南阳市、许昌市,海南省的儋州市,台湾省的彰化县鹿港,以及分播在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的回族郭氏,多为郭广德的后裔子孙。


       回族郭氏肇基祖郭仲远家族


  郭仲远(1348~1422年),名泰,字仲远,号毅轩。其父、祖系元代来泉州经商的阿拉伯人。仲远于元末为避乱迁居惠安,仍业商,为百崎等九乡郭姓的开基始祖,卒于明永乐二十年(1422年)。妻陈氏,生于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卒于明宣德八年(1433年)。墓在惠安县百崎回族乡下埭村北50米之龙头山南坡,夫妇合茔。依山势辟成上窄下宽铺砌石板的墓埕3层,有石阶上下相通,前沿设“月池”,左、右两侧有排水孔。顶层墓埕左、右分置伊斯兰教徒葬制的须弥座式辉绿岩墓盖2座,盖座各层均雕刻云纹和缠枝花纹,其中左座上层周刻阿拉伯文《古兰经》经句。该墓建造风格体现回、汉民族文化风俗的融合。 1992年,惠安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1年1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郭仲远


  名泰,字仲远,别号毅轩,生于元·至正八年(1348年),惠安百奇回族开基祖。


  阿拉伯人后裔,先世落籍于浙江省杭州府富阳县。《郭氏家谱》载: 其祖父郭德广(回名“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于元·武宗至大年间(1308-1331年),“以宣差微禄,奉命来泉,督糈供应。其时干戈扰攘,弗克还朝,遂纳室于泉而家焉”。洪武初,援例占籍于晋江法石,后以疾终于传舍。郭德广“生子洪公。子洪公生三子:长和卿公,分支江西;次仲远公,开基白奇;三季渊公,居于法石”(《华山四房郭氏家谱》)。 



  郭仲远居家勤俭,待物宽宏,铢积寸累,而底有成,乃于明·洪武九年(1376年)率妻、子 从泉州法石(东海石头街)来惠安,择地筑室,卜居二十三都白奇铺奇山之下。暇则优游泉石,而构轩于别业,匾其轩曰毅轩,遂以为号。


  平昔喜吟咏,尝著作,不浮靡,恒存仁恕之心。好施与,或遇困乏告贷者,不责其偿。地连海埭,不时垫溺, 郭仲远捐金珠而造石桥,以济人之涉者。自佣砌石路,约三百余步,以利人之行者。乡邻死而无所归者,公则施以棺木而殡殓之。且建都立里,荒度周围山界,听人葬埋。不责以赀。生则无病涉之患,死则全归于土。创置荡所,恣都人朝夕取给,赖以资生,不计多寡。凡所谓养生送死无憾矣。于时檄荐,郭仲远辞谢,众皆悦服。


  永乐十五年(1417年),三保太监郑和奉命第五次下西洋,船队中途停泊刺桐港。身为回民的郑和在清净寺认识了一同礼拜的郭仲远,方知隔江对面的螺阳廿三都有回民居住,便带领随从,过江探望,得到郭仲远的热情接待,言投意洽,相见恨晚,成莫逆之交。


  卒于明·永乐二十年(1422年),享寿七十有五。葬于本都吉圃下埭间龙头山阳。


       郭仕源


  名铁,字仕源,号笃庆,郭仲远之次子。生于明·洪武癸丑年(1373年),于洪武九年(1376年)随父母从泉州法石搬迁至惠安二十三都百奇铺埭上村。后迁居里春,开创海水养殖业和航海业,形成向海发展的观念,其子孙繁衍后又向白奇、后海、加坑以至浙江沿海、南洋群岛等地开发。


  郭仕源自幼勤奋有学识,深受郭仲远器重,长大后让他经营管理洪武十四年购置的孙府埭田,即从里春、梁墓以东至苦莲溪两岸、福社脚等。郭仕源有感于农业收益少,而里春的后面海域宽大,滩涂广阔,又有三条深港,沿海岸有多处良港,便致力于发展海水养殖和航海业。


  他利用三条港沟及支沟一带千年沉积坚硬的壳层,顾长工置蚵埕,开发为种植牡蛎的蚵株埕地;又利用成片海滩,发展养蛏业。郭仕源重义诚信,教训下辈尊重长辈,团结族亲,其子孙继承其美德,尊重居住白奇长房的兄长,所以也就产生了里春人到白奇卖蚵不带杆称而用碗量数,这种传统保留数百年至五一围垦后牡蛎业废除为止。


  里春后面海的后头坑、后塘澳至浔头港,在当时是个可行大商船的良港,富于航海经商意识的郭仲远后裔抓住机遇,投入巨资购置船只,重操旧业发展航海经商。当时后面海深,但没有航标,船只入港难,郭仕源则勘测船只从白奇海经深港仔向加坑方向入后面海港道(当时后海尚没有村落),测定海边一砂堆对准加坑宫,奠定了里春航海业的重要航线。港道勘测后,船只进后塘澳入澳抛锚也得有标识,郭仕源请来山家看风水,山家说:“里春背山面海(当时村前是海埭),风水极好,但横头山与鹦哥山之间坡度偏低,东甲卯失,对风水不利,必须建塔镇风。”郭仕源即在梁墓旧宫后的岭脊建“镇风塔”,既是风水宝塔又是船只入港抛锚的针字标识。自此,后塘澳、后海湾的航海有了航线,又有船只停泊抛锚标识,为航海业的发展提供了必备的条件。这些良港水深,无礁石,南有群山档风,成为良好的避风港。


  郭仕源到里春后为开创这地区的养殖业、航海业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惜其在精力旺盛的中年于永乐丁亥年(1407年)就去世了,享年三十五岁。


       郭仕敏 


  名全,字仕敏,号靖轩,郭仲远之四子,回族。生于明·洪武九年(1376年),卒于正统十年(1445年)。是郭仲远携夫人及长子、次子、三子由泉州法石(今石头街)迁居惠安廿三都(即今百崎回族乡)后才出生的。


  郭仕敏自幼聪敏过人,入塾后,喜览诸子群书。父兄视其可造,又送其入少林寺学艺。迨及弱冠,即成父兄得力助手,常年经山营海,联系商务,奔走于晋安、陈埭。业余青灯黄卷,练武习艺。由于郭仕敏忠诚老实,精于商务,善行孝义,兄友弟恭,武艺高越,广结豪友,远近推崇。嗣后,四位兄弟搬到邻近村落寻求发展,郭仕敏自愿留在父辈旧居地埭上村奋力开拓,箕裘继志。


  永乐十五年(1417年),三保太监郑和(回民)第五次下西洋,船队中途停泊刺桐港,结识郭仲远,过江到螺阳廿三都探望,成莫逆交。郑和对倭寇在沿海一带滋乱骚扰早有所闻,本想在停泊期间,乘机扫灭倭寇。来时方知盘踞在克圃“倭番城”内的倭寇已被 郭仕敏带领乡民歼灭(现有两座倭番坟可作证),对 郭仕敏等人倍加钦佩,于是决定派其士兵(当地回民称郑和军)协助筑建两条海堤,斩断滔滔江水,围垦成良田,回民就称此堤岸为“郑和堤”。


       郭谏评


  又名干平,乳名崇儿。明·永乐己亥年(1419年)生于惠安百奇埭上村。为郭仲远之孙、郭仕敏之长子,惠安百崎回族第三代传人。


  郭谏评自幼端凝聪颖,受“谨守礼法,勿习怠荒;世从回教,恪遵不忒;乐善布德,广博为怀”的家庭教育薰陶。长大后“晓文墨,善墨菊”,性坚毅,谋事果决。


  十三世纪,倭寇猖獗,骚扰东南沿海诸地,杀人越货,民苦不堪言。郭谏评目睹斯状,笃意继承父志,决心杀贼为民除害。在其父郭仕敏的悉心指导下,经数年砺志苦练,膂力过人,刀枪棍棒无所不通。


  明·成化初年,倭寇侵扰尤剧。一次,倭寇从秀土港登陆,向下埭村进发。据《闽书》所载:“郭干平,惠安百奇人,有武勇,兼能墨菊。成化初,海寇登岸,卒至其家,干平操梃御之于门。贼退,追及隘巷中,擒其渠魁并党从,无一遗者。自是贼不敢犯境。有司上功,给冠带。”明·宪宗(成化皇帝)“下诏征辟”,郭谏评绍承父祖遗风,不愿入仕。宪宗体恤其意,钦赐“捕盗官”之衔,冠带荣身,以褒扬其功。《泉州府志》及嘉靖《惠安县志》之“武绩”卷均有类似记载。 


  郭谏评于成化丁未年(1487年)卒于家中,享年六十九。葬于克圃龙头山之阳东山仔,为伊斯兰教塔式三合土墓座(破损后堆土为圆墓)。墓侧路左竖立一花岗岩墓道碑,正中镌刻“大明钦赐捕盗官郭公墓道”,左上方镌刻“岁成化丁未年”,右下方镌刻“仲冬月旦立”。该碑现移至墓东北50米处之大路口,属县文物保护单位郭仲远墓管理区范围内。
郭子佩 


  号逸庵,明·惠安百奇人,郭仲远六世孙。生于明·弘治乙卯年,卒于万历戊寅年,享年八十四。


  惠安人张岳(字维乔,号净峰,谥襄惠)高中解元,回家后继续潜心力学,四处探访名师拜教,以期来日传胪唱名。时有本地名儒江师昭台,设馆于岙厝村,授徒有方,名扬惠邑。一日 张岳造拜江师,共磋程朱理学,江师即求题一言。 张岳见堂下书声朗朗,挥毫而书“一堂春色,万里书香”。江师见罢,言谢不已。郭子佩少从江师,敏求好学,聪慧脱群,常有佳句,甚得江师赞赏,时亦在座。见 张岳所书曰:“张解元真乃书文双绝,晚愚不才,斗胆乞教。” 张岳曰:“但言无妨。”曰:“张解元若将所书之‘里’字改为‘古’字,如何?” 张岳闻而拍案曰:“妙哉!‘万里’差之‘万古’万里矣。君乃吾一字之师也。”言毕,举笔重书,是为:“一堂春色,万古书香。”江师将其张挂于学堂。临别, 张岳曰:“他日定当重来讨教。”未几年, 张岳高中进士,奔忙于仕途。


  明·嘉靖年间,有晋江蔡姓,恃强扰占百奇海域,此海域系郭仲远于永乐初年备资承买,且存有字契及海域图册为据。族人因是共推郭子佩前往与之理论,未果,告之府衙,知府受蔡姓之贿,着意袒护。郭子佩甚为愤懑,誓曰:“不争得吾族之海权,死不返乡”。乃于嘉靖壬寅秋,只身独往京都,告求于张岳。及郭子佩抵京,适值张岳外巡未遇,郭子佩旅居京都两载以等候。一日闻朝廷迁张岳为右副都御史兼两广巡抚,郭子佩甚喜,暗自庆幸此乃上天之助,值张岳抵京,乃直造府邸前曰:“吾欲见张岳”,门人传入,张岳闻而惊起,误为皇上微服驾临或尊师前来,急至门前以迎,及见立于门前者乃一衣冠破旧之寒儒,似曾相识而未甚相识,因问:“君自何来,胆敢直呼本官名讳,不怕本官治罪?”郭子佩答曰:“张大人尚记得‘一字师’否?”


  张岳随即想起三十年前之事,急延郭子佩内厅就坐,问因何到此。郭子佩详言来由。张岳即刻书信一封,由郭子佩带回予泉州知府。知府见有张岳手札,据实重判,令蔡姓强占海域即日归还百奇郭氏,从此而后,不得侵扰。


  郭子佩返乡,诉说始末,举族感戴欢呼,言郭子佩“为吾族争得海权,堪当北方崖岸。”因而称郭子佩为“北崖公”,亦称为“争海公”。


       郭宏隆 


  清·惠安百奇铺贺厝乡(即岙厝村)人,百奇回族第八世传人,郭慕程之子。为人倜傥志大,谋事果决,而伦纪克敦,有开基祖郭仲远之遗风。为重兴百奇清真教重要人物。


  《百奇郭氏族谱》记载:“我祖自开基百奇以来,曾贮天经三十部,创建礼拜寺,尊重经教,认主为本……孰意传及五世后,遭兵燹之间关,掌教失传,遂至迷染外教之风,竟朦昧正教之则”。百奇回族传至第六世、第七世出教,迨郭宏隆时几于微之甚。


  郭宏隆原居百奇铺贺厝乡(即岙厝村),因强干弱枝之分,子孙衰微;因念先代昔从清真教,遂迁居以敦手足之爱,入教以体昔从之心,搬入泉城通淮街关夫子庙下寄居,既而复迁于礼拜寺内寄居,谅以泉城之居为停住,犹未离桑梓之乡。父郭慕程先时已经出教,郭宏隆入教后修墓,再将郭慕程之葬在棺木改作回葬。康熙己丑年(1709年),都督陈有功仕于泉中协参府,重兴清真教门,百奇叔侄来城贸易,复入教者多矣,由是子孙“诚斋礼拜之风”。


       郭拔萃(1758-1787年)


  字超然,号竹圃,清·惠安百崎十一世回民,是一位十分虔诚的穆斯林。


  《忠节郭公实录手谱》载,郭拔萃“天资卓轶,禀性刚毅,早岁读书,晦明精勤,有志罔懈”,少受业于蔡禹洲,复从师于王尔奇。乾隆戊子科亚元林聪《忠节郭公墓誌铭》也载,郭拔萃“著作文艺,超脱不群,翰墨文章,挥洒如意”,且“少有奇气奇才,志趣不凡,勤修武艺”,“则武备从文事中得力也”。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应试,郭拔萃年方二十有一,而“拔帜冠军,受知于沈宗师”;翌年己亥(1779年)恩科乡试考取中式第二十四名武举人;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庚子会试,挑选一等第一,授武德骑尉。


  乾隆四十八年(1783),郭拔萃“挂标厦门”,受水师提督黄仕简器重,曾 “奉命巡视台湾、澎湖等处海口”二次。 时经常往返于厦、泉、台、澎间,每至圣墓拜谒二位先贤,见陵墓日久坍塌,遂于是年夏历十月鸠工重修,并勒石以志。

现泉州灵山伊斯兰教圣墓柱廊外东侧石壁上嵌有一块花岗岩石碑,宽27.5厘米,高66厘米,粗糙的碑面上阴刻4竖行汉文:“乾隆癸卯年阳月重修 圣墓 特恩 己亥科举人郭拔萃立”,此乃第三次重修圣墓的确凿记载。


  郭拔萃“武艺超群,知勇兼全”,于乾隆五十年(1785年)考拔授台湾安平左营左厅,“任事果敢,人所畏葸而不敢前者,郭拔萃皆毅然以往”,受镇台柴大举所属目。莅任未几,则奉命往广东海口带领哨兵旋台,镇守笨港等地。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正月,台湾义军首领林爽带领义军围困诸罗县,郭拔萃奉命领兵星夜前往救援,被义军火炮击中阵亡,时30岁。


  嗣后,清·高宗(乾隆皇帝)钦赐祭葬,追号忠节,例赠宣武大夫,降旨将诸罗县易名为嘉义县,创建昭忠祠崇祀,京师春秋致祭,并恤郭拔萃后裔袭云骑尉之职。《皇清乡进士武德骑尉忠节郭公墓志铭》载:“公虽亡又胜,故斯县改名嘉义,为邑中之持义可嘉”。


       郭用锡


  字敷若,号乔斋,清·惠安百崎后海村回民,生于乾隆乙酉年(1765年)。


  郭用锡早年往返于唐山与南洋两地,经营瓷器及大米生意,日臻殷实,富甲一方。且“气量宽厚,世务洞达”,“知大义而即勇为义,好行德而不自见德”,热心公益。《郭用锡墓誌铭》载:“先是丁亥岁,邑有城工役,公捐重资以倡。嗣建文峰书院,又踊跃输助,命儿子金榜董其役”。


  道光七年(1827年),惠安知县仝卜年倡捐筹建文峰书院,“邑人输助至一万一千九百余金,择邑东门外附郭地建造。”郭用锡令官为盐运司知事的儿子郭金榜捐资白银二千两,并差人用箩筐挑往县城上交,一时轰动全县,郭金榜遂被聘为建造文峰书院的16位襄事之一(事见《惠安县续志》)。


  此义举后经层层上达,“以闻于朝”。道光十五年(1935年),清·宣宗颁发诏令,封赐郭用锡夫妇。“道光敕命”曰:“尔郭用锡,乃议叙盐运司知事职衔郭金榜之父,雅尚素风,长迎善气。弓冶克勤于庭训,箕裘丕裕夫家声。兹以尔子遵例急公,赐封尔为修职佐郎,锡之敕命。”“尔骆氏,乃议叙盐运司知事职衔郭金榜之母。淑范宜家,令仪昌后。早相夫而教子,俾移孝以作忠。兹以尔子遵例急公,赐封尔为八品孺人。”这通“道光敕命”现藏于惠安县档案馆,其长165cm,宽32cm,为黄绢质地,用汉、满两种文字墨书,卷头织有“奉天敕命”四个篆字,绕以双龙戏珠图案。


  郭用锡卒于道光丙申(1836年),受封修职郎虚衔距去世只有五个半月的时间。显然,这是临终前对其热心公益、捐资兴学的褒奖。郭用锡卒后还追赐“乐善好施”碑坊,何绐基又亲笔题写“父子恩荣”牌匾,此二匾分别悬于其旧居厅前及大门三楣上,后毁于“文革”。 


       郭忠福


  安溪县金谷镇人。据传于五代后晋时化佛,宋绍兴以降累封至“威武英烈广泽尊王”。其父母因荫封, 俗称“太王”,坟在河美村蜈蚣山麓, 俗称“太王陵”,亦称“圣王公墓”。 


  太王陵两圹并列,各竖半月形碑石,分别朱书“太王”、“太妃”;中间立一石,勒“圣旨”两字。墓陵规模宏大,结构古朴,构式罕见。墓陵四周,十八重峰峦叠峙,峥嵘多姿:或似雄蛳怒吼,或香案祭天,或山鹰啄蛇,或母鸡卵蛋……景色天成,惟妙惟肖。


郭宗磐(1541-1607年)


  明·石狮石湖人,回族。


  隆庆庚午年(1570年)、辛未年(1571年)联捷进士,授新安推官,擢南京刑部广东司主事、处州知府,迁广西副使。史载:郭宗磐任职间,能善决疑案。革除陋习,兴办教育,减轻徭役。


  精研易学,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著成《易学说海》八卷,为明代治易名著,后被收入《四库全书》。 另有《道德经》、《南华经注释》等书。


  墓葬位于泉州市区清源山北麓,现双阳镇笏石村竹仔腰,规制保存尚好,是研究明墓规制以及回族墓葬制式汉化的重要实物资料。封土堆,墓碑拱顶无字,墓前有上、中、下三埕,两侧有一对望柱,柱首狮形雕刻,柱高3.7米,两柱距1.8米。


       郭伟(1573--1620年)


  明·万历年间石狮石湖人,著名著作家,一生共著有《百子金丹》等四十余部,“海内家传户诵,珍如拱壁”。
郭瑄第


   原名紫宵,字丙奏,号蟄庵,清·南安人。顺治九年登进士,知河南汜水县事。有《蟄庵集》传世。
郭之垣


  字淑亭,清·南安人。乾隆十八年举人,授国子监典簿。


       回族郭仲远墓
   


    郭仲远墓

    郭仲远墓位于中国福建省惠安县百崎畲族乡下埭村,为一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类型为古墓葬,为第五批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公布时间为2001年1月20日。 


    郭仲远夫妇陵墓于永乐至宣德年间建造,前后不次,合葬于此。墓穴选择及墓区建筑取法汉式,惟有墓围后面嵌有标志伊斯兰教之阳雕云月图案;中置墓座有二:东为郭仲远墓,西为妣陈氏墓,均为伊斯兰风格之祭坛式青石墓盖,盖座各层四周皆雕有云纹及连枝花纹。郭仲远墓座上层,三面均阳雕阿拉伯文之《古兰经》句,此乃国内现存伊斯兰教塔式墓葬中不可多得之遗迹。墓葬“体现了中阿文化交流和我国回汉民族的文化融洽”。




     郭氏家庙



    郭氏家庙创建于明·宣德七年(壬子,1432年)。时百奇二世郭仕初诸昆仲购地于本村李氏而经始,殚精竭虑,筚路蓝缕,爰得大功告成,初建时为三间张式大厝。自此云蒸霞蔚,地灵人杰,素有“东北凤麟钟甲弟;西南龙马壮江山”之雅称。赖族人悉心照护,刻意维修,历经五百春秋,祠宇风范不减当年。清·乾隆年间重修时,再向两侧拓展成为五间张;同治十二年(癸酉,1873年)再度修葺。迨及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因遭回禄之灾,宗祠毁于一旦。先后于宣统年间、民国初年及1992年三度重建,得以恢复原貌。现存的厅前木柱础石,中间两礅雕有简洁明快的方框图案乃明代风格,而两侧阳雕动物图案的则为清代风格。


    郭氏家庙是一座构筑典丽、恢宏壮观、凸显明代建筑风格的古祠,全庙长37.6米,宽17.6米,屋脊高达9米,为皇宫式的木石结构建筑。距围墙60余步的西南隅,至今保存着“午门”的遗迹,午门遗址中间是大门,两边是侧门,花岗岩石礅所雕的云月图案表现了伊斯兰的风格。午门是皇宫式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前的官吏来到午门前都必须下轿、下马,步行而进。


  顺着午门进入的古道返回宗祠。围墙西南角水沟涵口的盘形石头上面刻着螺旋形的花纹,这里的回民称它为“分水石”,水沟里的水通过这里时会形成回流。它的寓意是宗支番衍、脉旺流长,而且还寄望远支的族裔应当溯本追源,回报祖德宗功。大门上的对联:“支分法石源流远;地卜奇山甲第兴”道出了郭氏的渊源。





                       
         惠安百奇阖族大宗祠“郭氏家庙”,世称“宣慰府”,朱门玄柱,俨然有别于其它宗祠。


  百崎回民的开基祖郭仲远于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从泉州法石(今石头街),带着妻儿迁到后渚港畔的惠南海滨,就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奇山之下安居乐业,生息繁衍,至今600多年,发展成为现在1.3万多人的百崎回族乡。大门上面匾额题字“汾阳衍派”,“汾阳”是汉族郭姓的堂号,源于他们的始祖郭子仪曾经被封为“汾阳王”。


  百崎郭氏既然是回族,为什么自称是汉人郭子仪的后裔呢?原来元朝时发生了一起“反色目”的排外风波,郭氏回民为求得生存与发展的空间,只好寄托在汾阳郭氏望族的名分下。宗祠里的楹柱上还题有这样一副楹联:“祖汾阳派富阳族螺阳三阳开泰,原晋水分法水聚奇水万水朝宗。”这与大门的匾额异曲同工,当时的严峻局势可窥一斑。



  其实,百崎回民的先人是由“海上丝绸之路”来华经商的阿拉伯穆斯林,最初定居在杭州府富阳县的郭家村,历经数代繁衍至郭德广,他的阿拉伯名译音为伊本·库斯·德广贡。“库斯”与“郭氏”谐音,这就是回族人汉族姓的由来。


  元朝时郭德广奉命督运军需粮草来到了泉州,时值泉州烽火连天,兵荒马乱,郭德广无法回朝,就在泉州娶妻育儿,安家落户,成了郭氏回民的入泉始祖。起初他们居住在东街行春门外,后来改迁到法石村,百崎开基祖郭仲远就是郭德广的次孙。由于环境的变迁,百崎回民长期生活在汉民族的包围之中,与汉人的频繁交往及相互通婚,使他们的思想意识和生活习俗受到汉文化的渗透,信仰中逐渐杂糅了多种宗教,郭氏家庙的建造就是一个例证。


  正厅前的横眉正中悬挂着“宣慰府”的匾额,这里供奉着郭氏回民的入泉始祖郭德广的灵位,而郭德广曾任宣慰使司之职,因此百崎回民称他“宣慰公”,郭氏家庙也就称为“宣慰府”。郭氏家庙始建于明宣德七年(1432年),依山面海,素有“东北凤麟钟甲第,西南龙马壮江山”的雅称。据说先前百崎回民的开基祖郭仲远曾在此地搭寮养鸭,母鸭所下的蛋都是双蛋黄,鸭群繁殖极快,因此郭氏的收入非常丰厚,家道日渐殷实,于是建祠时就选择了这块“风水宝地”。


  宗祠初建时为三间张式大厝,后于清朝乾隆年间重修时再向两侧拓展成为五间张。厅前木柱的础石,据史学界考证,中间两礅雕有简洁明快的方框图案的是明代风格,而两侧阳雕动物图案的则为清代风格,这是百崎郭氏家庙建筑年代的一个有力明证。遗憾的是到了清光绪廿四年(1898年),宗祠因火灾被毁,仅剩得原有的石料。后世的百崎回民分别于宣统年间及民国初年在原来的基础上两度重建,得以恢复原貌。



 郭氏家庙西边1华里外的码头石崖上以前建有石塔一座。据说石塔的作用在于锁住宗祠的龙脉,至今在百崎回民中还流传一段相关的美丽传说。相传百崎回民开基祖郭仲远的妻子陈氏,待人十分热情。在兴建宗祠期间,她每天都杀鸡宰鸭款待师傅,当年算是最丰盛的膳食了。然而师傅们在用餐时却从未见到一块鸡肫或鸭肫,这可是公认的鸡鸭中最可口且最有营养的东西。为此他们心生纳闷:这老妇人怎么如此小气呢?


  领班的老师傅口里虽不说,心中却老大不快,憋得一肚子气无处发泄,在家庙即将竣工时就悄悄地在屋脊上做了个“扣斗”,蓄意破坏宗祠的风水,让家庙守不住龙脉,使郭氏子孙衰微。家庙竣工那天,师傅们都要收拾回家了。老师傅刚走出门,陈氏就赶来喊他稍停一步,手中提着一串晾干的鸡鸭肫,要师傅带回家给孩子们尝一尝。老师傅这时方才明白以前产生误会错怪了陈氏,就想了个解扣的方法,吩咐郭氏兄弟在家庙东北方的小山边开个深坑以割断龙的去路。当他们挖深后正好看到龙尾刚刚扫过的痕迹,为了不让龙游过后渚江,老师傅又叫郭氏兄弟抓紧时间在百崎渡头建一座石塔以锁住龙的去路。



  石塔建成后,那龙刚穿通渡口还来不及游进江中就被截了回来。由于龙在地下窜动,据说当时后渚江还流了三天的赤土水呢。此后,百崎回民就把开掘的这个深坑叫做“龙割尾”潭,把所建的石塔叫做“锁龙塔”,因为建塔把风水流失这件大事化无了,所以又称它为“化事塔”。可惜石塔于上世纪70年代堵港围堤开山炸石时被毁掉了。


  郭氏家庙的灵龛里供奉着百崎回族13位先祖及其配偶的神位,有奉旨督糈、官居宣慰使司之职的入泉始祖郭德广;有开拓创业、与郑和共建海堤的百崎肇基祖郭仲远;有武略超群、智歼倭贼的少林俗家弟子郭仕敏;有御寇有功、冠带荣身的钦赐捕盗官郭谏平;有智勇双全、借助张岳之力争回海权的北崖公郭子佩等…


     打开一道道古厝门扉,走进了时光隧道,寻觅着旧日先人的足迹,他们在用一种无声的语言,和我们悄悄对话。质朴无华的闽越文化,浪漫空灵的海洋文化和绚丽多彩的异域文化,千百年来郭氏在这块热土上繁衍昭穆,争奇斗艳,交融并汇。

    附:福建回族郭氏与元末“亦思巴奚战乱”

    元末至正十七年(1357年)到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泉州发生一起持续十年之久的战乱,史称“亦思巴奚战乱”。《八闽通志·至正近记》和《福建通志·元外纪》记载尤详。


    这场战乱,发生在元、明更替之交,对泉州破坏极大,尤其是对泉州海外交通中心地位的打击更为严重,泉州海外交通从此走向衰落。



     亦思巴奚战乱的过程


     《元史·卷46·本纪第46·顺帝》载:“至正十七年(1357年)三月,义兵万户赛甫丁、阿迷里丁叛据泉州。”同治《福建通志·卷266·元外纪》也有同样记载:至正十七年(1357年)三月,“泉州万户赛甫丁、阿迷里丁合兵逐泉州官吏,据城以叛。”


    至正十八年(1358年),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普化帖木儿与廉访司般若帖木儿有隙,构兵相攻。普化帖木儿以赂泉州万户阿迷里丁进福州援之。(同治《福建通志·卷266·元外纪》)


       至正十九年(1359年)二月,三旦八(前江浙行省平章,贬居兴化,自设“兴化分省”,自命“平章”)率兴化官兵和泉州赛甫丁之兵数千人,应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普化帖木儿之召进驻福州,参加内战。


        至正十九年(1359年)三月,泉州阿迷里丁率兵突袭兴化城。三旦八从福州赶回兴化,劝阿迷里丁退兵,被阿迷里丁拘留。阿迷里丁“纵兵杀掠”近一个月,于四月押三旦八和所掳男丁退回泉州。


        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二月,泉州市舶提举那兀纳突然起杀阿迷里丁,接收其部队,占据泉州。


        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五月,“泉州赛甫丁据福州路,(新任)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燕只不花击败之,余众航海还据泉州。”(《元史·卷46·本纪第46·顺帝》)


        至正二十三年至二十五年(1363-1365年) 那兀纳多次发兵攻惠安、仙游、兴化等地,杀人劫物。兵祸连年,庶民涂炭。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三月,福建行省左丞陈友定奉命讨伐那兀纳。陈友定令兴化守将柳伯顺、林珙率水军,自率步骑兵,从水陆两路南下泉州。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五月,省军兵临泉州。千户金吉、龚名安等人夜开西城门引入,叛军首领那兀纳被擒斩。泉州长达10年的“亦思巴奚兵乱”平息。


        由于10年的异族叛乱,致使番舶不敢进港,商贾不敢抵泉,盛极一时的泉州港开始冷落。

        亦思巴奚战乱的性质
        1、波斯军队势力扩张说

史家张星烺认为,这场战乱是“波斯军队驻泉州”发起的,反映“外国人在泉州势力之大,可知矣。”(张星烺《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四册·古代中国与伊兰之交通》,辅仁大学丛书第一种,1936年)


       2、建立亦思法杭王国说

      朱维干提出,这场战乱是驻泉州的波斯人“要在沿海一带,建立一个亦思法杭王国。”(朱维干《元末蹂躏兴、泉的亦思法杭兵乱》,泉州文史,第一期,1979年) 庄为玑也认为,驻泉州的波斯人“打算割据泉州港,建立一个所谓亦思法杭的独立王国。”(庄为玑《元末外族叛乱与泉州港的衰落》,泉州文史,第四期,1980年)


        3、伊斯兰教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教派战争说

        1959年,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刚筹建时,在东海法石乡圣殿柳公砌发现一方汉式墓碑,上刻汉字与一行阿拉伯文字,系一回族人墓碑。1978年,该墓碑收回由泉州海交馆保存,但已断为两截。


       墓碑上的文字由四部分组成:①右上角竖刻篆体“坡庭”(地名,隶晋江县),左上角竖刻篆体“百奇”(即白崎,地名,隶惠安县)。②在“坡庭”、“百奇”之间,横刻一行阿拉伯文字。③在“坡庭”左下刻“晋”字(指晋江县),在“百奇”右下刻“惠”字(指惠安县)。④在“晋”、“惠”两字之间的墓碑中部,竖刻楷书“元郭氏世祖坟茔”七字。


       对墓碑上的那行阿拉伯文字,有不同的两种译文: 第一种译为“伊本·土尔·德广贡·纳姆”,并据此推断此为波斯人名字,该墓主为波斯人。 第二种译为“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认为“纳姆”(nam)在波斯文中的含义为“著名的”,因此这行波斯文可译为“著名的库斯·德广贡之子。”陈达生《回族郭姓家族墓碑石刻》进而推论出:“此墓为二世祖郭子洪安葬之地。”(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编《泉州伊斯兰教石刻·六》,福建人民出版社、宁夏人民出版社,1984年)


       陈达生在《泉州伊斯兰教派与元末亦思巴奚战乱性质试探》(海交史研究,第四期,1982年)一文据第二种译文认为,郭子洪是波斯人,是惠安县白崎乡郭姓回族二世祖。从“纳姆”波斯文意为“著名的”推断,“伊本·土尔·德广贡·纳姆被尊奉为领袖,郭系的创始人,据其教意,郭姓子孙只须瞻礼其墓而不必去祭圣墓……即要么郭姓与敬奉圣墓的穆斯林派别不同。”意即白崎郭氏穆斯林是什叶派,敬奉灵山圣墓的穆斯林(蒲派)为逊尼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祠堂·百崎回族郭氏家庙》、《泉州古墓·圣墓》、《泉州人名录·蒲寿庚》)


        既然不同,陈达生进一步认为,郭子洪是波斯什叶派穆斯林,参与元末亦思巴奚战乱。白崎郭氏世祖是跟元末“金吉与赛甫丁、阿迷里丁同派,源于至元十九年(1282年)由扬州来合必军,即波斯军……反之蒲寿庚、那兀纳则属于逊尼派,来自阿拉伯。”


        因此得出结论,亦思巴奚战乱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教派战争。“至南宋末,以蒲寿庚为代表的逊尼派形成势力集团……并逐步排斥什叶派。元朝至元十九年(1282年)调扬州合必军三千人镇泉州……属什叶派……但仍无法与掌握实权的蒲派匹敌。”而“什叶派以赛甫丁、阿迷里丁为首夺逊尼派(蒲)的权,控制泉州,包括市舶权。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逊尼派以那兀纳为首反攻,杀阿迷里丁……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什叶派以金吉为首,协助陈友定杀那兀纳,掘逊尼派墓,夷逊尼派的寺及住宅。”


        吴幼雄《论元末泉州亦思巴奚战乱》(中国航海学会、泉州市政府编:《泉州港与海上丝绸之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9月)不同意陈达生关于“亦思巴奚战乱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教派战争”的论断。其理由:

第一,由扬州调来的合必军是蒙古军,不是波斯军,“从至元十九年(1282年)至至正十七年(1357年),事隔七十五年,查遍元史、省志、地志,未见至元十九年从扬州调来戍泉州的合必军与元末泉州的亦思巴奚战乱有任何牵连。”


        第二,“伊斯兰教出现什叶派与逊尼派两大教派甚早,但从神学角度讲,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分歧并不大。几个世纪来,宗教的分歧一直潜伏者。自从公元1502年,伊朗国王伊斯玛仪把伊斯兰教什叶派定为国教,什叶派在波斯国成为多数,势力大增,与逊尼派争正统的斗争才明显化,亦即在16世纪之前,什叶派和逊尼派有几个世纪潜伏者分歧,而无明显的争斗。因此更不可能在在远东的沿海泉州,早在13世纪至14世纪(即宋、元时代)出现伊斯兰教两大教派长达十年之久反复厮杀。”


        第三,“惠安白崎郭氏穆斯林与敬奉灵山圣墓的穆斯林没有什么不同,亦即他们之间不存在所谓的什叶派(郭氏穆斯林)和逊尼派(清净寺穆斯林)的教派不同。”


       一是“查阅白崎郭氏四房二支族谱,发现明、清时期泉州回族之间的婚姻关系十分密切……特别是与泉州通淮街清净寺的穆斯林联姻更为密切”,而“泉州清净寺的穆斯林是敬奉灵山圣墓的”。


        二是“从泉州穆斯林和回民墓葬的地点看,亦证明宋、元时代不存在伊斯兰教两大教派的斗争。”“据惠安白崎郭氏四房二支族谱记载,明、清时期郭氏葬灵山圣墓区的也多达数十人。”族谱中还有“圣墓乡灵山公墓”的记述,“则知灵山圣墓自宋至明、清就为阿拉伯、波斯穆斯林客商的公共墓葬区。这就有力地证明,惠安白崎郭氏回族穆斯林同样敬奉灵山圣墓,他们与泉州他姓回族穆斯林没有存在教派的不同。”


        三是“元郭氏世祖坟茔”墓碑上的那行阿拉伯文字。“它仅是一行阿拉伯语字母,但组不成阿拉伯语的字、词。然根据这行字母的音读,则应读为'Yin Go zi ta-gag mou',即汉语(闽南语)'元郭氏德广墓'的对音。则知墓碑上这一行阿拉伯字母,它是用来拼写汉语的。这是我国明朝时期西北回民为了便于读《古兰经》和《圣训》,而创造出来的一种用阿拉伯语字母拼写汉语的拼音文字,开始时称'消经',即消化、理解《古兰经》,后音变为'小儿锦'……它不像汉语以北京话音位系统作为拼音的标准,而是使用者按各自的方言去拼写的,所以外地人读不通……引发出多种译文就不足怪了。”墓碑上的那行阿拉伯文字非波斯文,是回民的“小儿锦”;墓主人不是惠安白崎郭氏回族二世祖郭子洪,而是一世祖郭德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