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将宗教和宗教文化纳入“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宗教信仰

应将宗教和宗教文化纳入“一带一路”战略构想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3-10   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1076次 [打印]

  “一带一路”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9月和10月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

  “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而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一带一路”战略中,宗教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宗教界要如何参与、有何作为,成为本次宗教界别全国政协委员们关注的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会长金蔚说:“有关资料显示,‘一带一路’将涉及到65个国家、44亿人口。‘一带一路’沿途是世界上典型的多类型国家,以及多民族、多宗教聚集区域,古代‘四大文明古国’诞生于此,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也发源于此并流传至世界各个角落。‘一带一路’以经贸合作带动人文交流,以人文交流促进经贸合作,必将在各民族、宗教文化相互碰撞、融合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将宗教和宗教文化这一独特的社会资源纳入‘一带一路’,是战略构想的命中之题,在实施这一战略中千万不要忽略宗教和宗教文化的意义和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说:“当代中国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这是我国启动实施的一项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的发展战略。在此大背景下,中国与欧亚大陆各国之间,除了传统的经济、政治等合作领域,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也是不可或缺的题中之义。在此方面,中国佛教提供了宝贵的历史经验。” 

  学诚说:“中国佛教重视融入本土文明,提倡以理性的精神,通过交流、对话等非暴力方式进行不同信仰上的沟通与互鉴。‘一带’覆盖的中亚各国,在地理上是欧亚交通的十字路口,是中、印、欧、阿拉伯等文化板块的接合部,自古便是多元宗教文化交汇并存的区域,至今与周边地区的民族宗教关系仍然十分活跃与复杂。”他建议国家积极倡导并着力推动与中亚各国形成宗教文化交流与对话机制,搭建起“21世纪文明互鉴”高端对话平台,从根本上消除各种极端主义的滋生土壤。

  学诚认为:“中国佛教文化发挥着重要的社会功能。佛教寺院在历史上充当着学术机构、教育场所、慈善机构、图书馆藏和文化中心等多重角色。‘一路’覆盖的东南亚、南亚各国多以佛教为当地民众的主要信仰,与我国佛教界有着悠久良好的友好关系。例如中国佛教协会直属寺庙尼泊尔中华寺,便是中尼友谊的结晶,也是展现中华文化魅力的窗口。显然,仅仅一个中华寺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他建议国家鼓励并支持中国佛教走出国门,通过在当地开展扶贫救灾、慈善公益、文化教育等社会服务活动,造福当地社会,传播包括佛教在内的中华文化,使其成为落实国家文化走出去战略的有力支点。

  学诚认为:“ 中国佛教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文化成就,为后世留下了无比丰厚的精神宝藏和文化遗产。这些佛教文化遗产的切实保护,应当与佛教事业发展的现实需要以及国家文化战略的总体部署有机结合,促进佛教文化对外交流,无愧中国‘佛教第二故乡’的称号。”因此,他建议国家在“一带一路”范围内的亚洲国家中发起成立国际性的佛教文化遗产保护联盟,促成佛教文化遗产的区域共享与联合保护,并将其缔造成又一联系亚洲各国的文化纽带。

  金蔚委员在提案中则建议,在“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制定中,应注重宗教界、相关领域学界和宗教工作部门的参与,通过他们的集思广益,对于“一带一路”战略构思中宗教人文交流的机遇和挑战进行实事求是的研判;由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主导,将配合“一带一路”的实施与推进纳入协会中长期工作规划,鼓励所涉宗教切实结合自身工作特点,做好推进“一带一路”的人文基础工作。金蔚特别提出,可考虑有选择地在我国新疆地区恢复重建一些具有历史和国际影响力的儒、释、道文化地标性遗址。她认为,此举无论对于“一带一路”的文明建设及宗教人文交流,还是对于形成新疆地区文化与文明共识,都具有现实和长远的战略意义。金蔚还建议进一步加大对于青年教职人员的培养力度,扩大他们的视野,帮助他们提升对于“一带一路”战略构思意义的自觉意识,以发挥他们在参与推动“一带一路”宗教人文交流中的积极性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宗教界要有开阔的视野,在国际交往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因此要尽最大努力培养外语、宗教学识都过关的人才。”金蔚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郭承真认为,“一带一路”涉及多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从中国的新疆开始,到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沙特直至耶路撒冷,这一古老的丝绸之路从唐宋以后,就逐渐发展为伊斯兰教文化区;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诸国,如印尼、马来西亚等,也都是伊斯兰教影响巨大的国家。伊斯兰教深刻地影响着“一带一路”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国际关系。郭承真说:“中国伊斯兰教界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中可以发挥桥梁和媒介作用。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除了加强与沿路国家的文化交流外,还准备搭建一些平台,帮助中国穆斯林企业家走出去,让他们在‘一带一路’战略中获得切实的利益。比如邀请相关伊斯兰国家的使馆商务人员、专家学者、穆斯林企业家进行座谈,帮助中国穆斯林企业家理清思路,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同时,郭承真特别强调:“‘一带一路’涉及的各国要加强合作,共同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和宗教恐怖势力。如果不反对极端主义,经济文化发展都将是不稳定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觉醒说:“对于佛教界而言,‘一带一路’听起来似乎更为亲切。‘法显西行’、‘唐僧取经’这些普通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故事,赋予了佛教在丝绸之路的开发和利用上独特的影响力。今天,佛教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开发上依然占有重要地位,尤其是对于与南亚及东南亚各国交往而言,具有不可或缺的意义。”

  觉醒认为,丝绸之路不仅是中外贸易之路,也是宗教文化交流的信仰之路和多民族文化的融合之路。文化走出去,宗教可先行。历史上的丝绸之路素有“佛教之路”之美誉。如今,与“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相响应,佛教同样可以在这一宏伟战略实施中发挥出自身的文化推动作用,为社会和谐发展和各民族友好交往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