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资金备战 “一带一路”的银行商机—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投资服务

千亿资金备战 “一带一路”的银行商机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6-27   来源:华夏时报   点击:1437次 [打印]

本报记者 张夏楠 北京报道

兵马已动,粮草随行。配合“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逐步推进,商业银行的布局也紧跟上来。


6月24日,中信银行联合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中信信托、中信建设、中信重工、中信国安、中信资源、中信工程、中信环境等多家中信集团下属公司共同宣布了投融资7000多亿元,其中来自中信银行融资支持将超过4000亿元。


而自今年以来,包括中行、工行、建行、农行等在内的商业银行也相继发布战略计划。中行为支持“一带一路”而发行超40亿美元离岸债券的消息也在6月25日被披露。


银行千亿资金备战


早在3月份年报业绩发布会上,中信银行行长李庆萍就曾表示正在研究“一带一路”的综合服务方案。她当时透露,希望借助集团的综合平台为客户搭建包括金融和实业的综合融资平台。


6月24日的发布会上,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表示,集团在近30年间已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涉及金融、资源能源、基础设施、工程承包等多个行业和领域。这些都为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打下了基础。


参与“一带一路”,中信银行的融资支持是在首位。常振明介绍,中信银行和中信其他子公司已储备相关投融资项目近300个,总投融资规模超7000亿元人民币。此外还将根据有限合伙制原则,成立“一带一路”基金,首期规模200亿元,由中信银行全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


该基金将按照母基金方式运作,通过PPP、走出去、并购重组、产业投资等四类子基金,专项投资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资源、生态环保、新能源、现代农业、文化教育等相关领域。基金规模力争在5年内达到1000亿元。


另外,常振明还表示,中信集团将利用在工程承包领域积累的优势,加大直接投资力度。


当日有涉及16家分行的首批27个项目现场完成签约,拟融资总额900多亿元。


李庆萍表示,融资支持不仅包括项目贷款、银团贷款、并购贷款等传统银行融资产品,还包括PPP模式融资、理财融资、结构化融资等“大资管”产品。


除中信银行之外,其他商业银行也陆续有动作。


6月25日,中行披露在迪拜、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伦敦五地发行等值4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债券。其中,新加坡分行已于24日成功发行5亿新元(约合23.1亿元人民币)的无担保高级债券,及50亿元人民币债券。


中行董事长田国立此前曾表示,中行今年计划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提供不低于200亿美元的贷款授信额度,未来三年将达到1000亿美元。


同样的,建行也曾提出2000亿元人民币的金融支持;工行上海自贸区金融支持“一带一路”战略的首单业务也已落定。


金融拉动作用


在商业银行大动作之前,政策性银行已走在前面。包括由国家外汇管理局、中投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开行等四家机构共同发起的“丝路基金”已在去年底注册成立。6月初,丝路基金与中国化工签署合作投资协议,成为中国橡胶国际控股(香港)有限公司股东并持股25%。


同样在布局的还有中国银联。原本以中国居民旅游目的地、商贸集中地为主的国际化布局,正在更多地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倾斜。


中国银联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为止在“一带一路”战略辐射的64个国家中,约有50个已经实现了银联卡受理,覆盖率达到80%。


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在6月初的一次论坛上曾表示,支持“一带一路”战略实施首先要获得所及国家和地区合作机构及当地居民的理解与信任;其次要秉持“共享成长、合作共赢”的理念,为境外机构和持卡人带去价值、分享红利;再就是要重视业务本地化发展,符合当地市场的政治经济、产业现状和市场惯例。


无论对于商业银行还是银联,“一带一路”提供了拓展海外业务的机会。而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而言,也极具意义。


在5月底召开的“人民币、SDR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陈雨露就曾表示,随着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尤其是“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可能建成命运共同体并且形成一个人民币货币区。


陈雨露称,大宗商品贸易、基础设施融资、产业园区建设、跨境电子商务,以及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多边金融机制都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突破口。


穆迪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钟汶权也在6月23日发布的报告中称:“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和积极参与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进一步加强了人民币在跨境交易和投资中的作用。”报告同时指出,虽然第一季度在国内利率降低的情况下,境外人民币债券发行同比下降,但预计今年全年境外人民币债券市场发行量仍将有温和增长。


不过,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看来,战略实施同样面临着潜在风险。“一带一路”地区与国际政治上讲的“不稳定之弧”多有交叉,存在政局动荡的可能性,很多还是非民主国家。作为放贷人,中国必须得考虑到贷款无法顺利收回的风险。由此政策实施中应考虑到国别风险评估和出口信用保险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