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昭根:“一带一路”倡议远忧与近虑—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家智库

储昭根:“一带一路”倡议远忧与近虑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6-12-05   来源:联合早报   点击:1625次 [打印]

“一带一路”在中国从规划研究到行动已是热火朝天。“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它是中国新世纪以来第一个系统宏观、区域合作、经济整合及产业升级的全球大战略。同时它也是基于中国发展经验,建立在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基础之上的国家级顶层战略。


从积极方面看,“一带一路”在推进亚欧非大陆及附近海洋的互联互通,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复合型的互联互通网络及沿线国伙伴关系的同时,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与经济整合,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从中国国内看,对解决国内的资产和产能过剩,实现经济的转型升级,保障中国能源、资源通道有特别的意义。


不过,随着中国在阿富汗最大投资项目——艾娜克(aynak)铜矿项目,因安全问题、文物搬迁及政府官员调整等因素已是无利可图,几近停止。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项目、中泰“高铁换大米”计划的一波三折,以及中缅密松大坝工程、莱比塘铜矿项目被叫停和皎漂-昆明铁路工程计划被取消,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因政治、安全、地缘政治等因素而频频受阻。


而据中国贸促会副会长王文利2014年8月透露,中国有两万多家企业在海外投资,“90%以上是亏损的。”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经济风险也是无法回避的。也就是说,好的计划要落地生根,亦面临种种问题与不足,中国必须保持足够的远忧与近虑,及补足自身的“必修课”。


一、时代性。 21世纪是太平洋世纪,世界经济经济重心正由大西洋转向太平洋,这是国际政治界多年以来、少有争议的共识。而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仪的提出,出现了 “世界向东,中国向西”的独特现象。经济重心、贸易中心转移总会导致经济发展水平较高、速度较快的国家在该区域集中出现,中国主动或部分转移发展重心会不会导致发展滞后,错失东亚腾飞的机遇?这是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二、实力。诚然,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快速发展正是全球化及全球经济重心转移,所导致产业转移的结果,否则中国不可能有巨量的资金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仅仅中国“一带一路”倡仪就能在沿线国家掀起产业转移、经济整合的浪潮么?没有沿线国家快速发展提供资金支撑,中国有能力支撑如此宏大的计划么?若主要依靠中国推动,中国难免顾此失彼,造成帝国式扩张过度及战略透支。即便当今追忆无限荣光的“郑和七下西洋”,因当年巨额开支,造成了国库亏空,被深恶痛绝为“宝船弊政”。


三、能力。美国军力全球第一,其军费比排在第二位至第九位的各国国防预算总和还多,在海军的全球优势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便中国珍珠链战略(string of pearls)建成,最多也不过是和平时期补给用途,夸大其军事价值没有意义。而“丝绸之路经济带”最大的挑战是建立在动荡和恐怖主义等全球性问题多发的“破碎地带”之上,这一地带民族众多 ,各种宗教、教派纷繁复杂 ,是世界主要文明交汇与碰撞、大国竞逐的地方。


中国有这种能力在“破碎地带”之上推进宏伟计划么?即便成功了又有能力把“破碎地带”之上各种动荡、威胁拒之于国门之外么?在这种其它大国规避地带投资和发展合作,中国有赢利且收回投资的能力么?而据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2015年两会期间透露,超过4万亿元人民币央企境外资产基本没有审计。这种必修课没有补足,怎么能急吼吼地向外开拓呢?


四、治理模式。中国的发展模式其他国家难以复制,因为主要承接世界经济中心转移的机遇。比发展模式更重要的是治理模式。中国若能在动荡、冲突、脆弱地带地带提供一种可资借鉴、人民满意的治理模式,亦会得沿线国家精英及民众的欢迎。


问题在于,尽管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古老文明,中国这么多年在国内一直没有走出一种超越美欧独特的治理机制,相反维稳已是不堪重负,且日甚一日! 缺乏内存吸引力,无论沿线国精英或民众对中国越了解,只会是对中国更多轻蔑,制造更多麻烦。在中国留学、亲美远中的越南前总理阮晋勇就是鲜明的例子。这种情况下,互利合作的“好心”,未必有共赢的回报。


五、世界秩序。“一带一路”的建成标志着欧亚大市场的形成,甚至是更深的一体化,这将从根本上改变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的基本格局,这意味着世界秩序根本性的转变。作为欧亚大市场之外的美国若不能参与其中,必然是最大输家,也会是最终、最大的阻力。不过,从短期看,美国即使不欢迎也不会特别反对。中国的西部阿富汗等向来是“帝国坟场”,是中国西进无法逾越的障碍,相反中国的计划有利于中东等动荡地区局势的缓和,从而维护美国的霸权及领导。


尽管“一带一路”面临诸多困难与不测,中国新世纪的第一个大战略也颇为青涩,但倡议的提出还是有积极意义。它代表中国领导人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发展大局,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能力与决心。同时它也预示着未来一两百年欧亚经济整合的大趋势。正如“金砖国家”概念的提出推进了金砖国家间的合作,同样“一带一路”倡议也会加深沿线国家间的合作。


问题是,中国对外政策长期有一种爱虚荣、讲面子、重形式的小农意识。当年的郑和曾率领着在当时堪称世界一流的船队七下西洋,每到一地,慷慨馈赠,以显示中国的威仪与富强,这种爱虚荣、有出无入、违犯经济规律的行为,终因给国家造成沉重财政负担而终场。


相反的,1492年哥伦布率领三条海船环球航行,却掀起了西方的航海热与黄金梦,并推动了西方的殖民及资本主义的发展。“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分享中国发展”大蛋糕“,而是要一起做大蛋糕,且中国能分到足够的一份才有意义。


更严重的是,“一带一路”概念一经中国领导人提出,各地不问条件,不问实际,一哄而上,都想借“船”出海,这种一、两百年宏大战略怎么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呢?不仅中国唯上不唯实的体制弊端一览无遗,且更要严防非法资金借机外逃。即便国家领导人提出再好的方向或战略,也难得善终。更何况,急剧推行尚无共识且不现实规划,在经济持续失速,资本流失的大背景下,只会加剧内部矛盾与危机的提前爆发。


笔者认为,中国若要兼顾远忧与近虑,与其逆流而上,甘冒种种风险与不测,倒不如顺势转身,转向国内,把自己的问题办好,把自己应该解决的问题解决好,让中国真正成为普惠式发展,人类文明、进步的新沃土。这不仅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韬光养晦,更是新时代的奋发有为。

 

作者是浙江大学非传统安全与和平发展研究中心暨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