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与蒙古“草原之路”战略对接研究(3-2)—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蒙古

蒙古




    国家简介:蒙古国位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被两国包围的一个内陆国家,蒙古虽然不与哈萨克斯坦边境接壤,但其最西点到哈萨克斯坦的最东端只有38公里。首都及全国最大城市为乌兰巴托,占全国总人口的45%。蒙古国土面积为1,564,116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国土面积第19大的国家,也是仅次于哈萨克斯坦的世界第二大内陆国家。人口约300万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国家。蒙古国可耕地较少,大部分国土被草原覆盖。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与蒙古“草原之路”战略对接研究(3-2)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7-02-02   来源:鹰传媒   点击:1435次 [打印]

         


      历史上依据“丝绸之路”繁荣昌盛的蒙古,在二十一世纪依然面临著挑战与发展的抉择。蒙古的发展有其天然的地缘经济优势,这就是地处亚洲中部的蒙古高原,南、北两面分别同中国和俄罗斯為邻。蒙俄边境线长3543公里,中蒙边境线长4676.8公里。可以说,蒙古的地理位置虽然有其缺陷,比如没有出海口,但地处两个最大发展中国家之间,这也為其发展提供了某种发展的契机与机遇。以下将从资源、国家外交关系及其谋求中立国等方面对蒙古的发展给予探究。

      1、从国家经济发展最重要的矿产资源来说,极其丰富,这就為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物质保障。据该国矿产和能源部最新公布的资料,经初步探明,蒙古国煤炭资源储量為1750亿吨。整个蒙古国自然资源总价值约為1.3万亿美元。蒙古国已发现和确定拥有80多种矿產,建有800多个矿区和8000多个採矿点,其中,铜矿储量20多亿吨,黄金储量达3400吨,煤矿储量达3000亿吨,石油储量达80亿桶,铁矿储量為20亿吨,萤石矿床储量2800万吨,银矿储量7000吨等。
蒙古丰厚的资源,為蒙古的经济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相对于北南两个相邻大国,俄罗斯的资源也极為丰富,现在也是靠输出资源為生,在经济上不仅无法与蒙古互补,反倒构成竞争,所以对蒙古的自然资源并无需求。而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对矿资源的需求极為巨大;与蒙古距离并不遥远的日本、韩国,也对蒙古的资源有巨大的需求,这是蒙古经济发展,或者说吸引外资的根本所在。

       2、中立国构想,开创外交新思维。2015年9月7日,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正式提出“永久中立”设想,这个战略构想对蒙古的国家安全和社会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蒙古国这片欧亚大陆草原,夹在中俄两大邻国之间,这种特殊地理位置,固然对其外交迴旋空间构成限制,但也突出了其特有的战略缓冲、战略腹地、战略楔子等价值。此种地缘政治意义,不唯对中、俄起作用,亦為美、欧、日、印等国所看重。20世纪50年代、70年代,蒙古分别奉行 “一边倒”外交,直到苏联解体后,蒙古才又奉行友华而不远俄,不偏不倚,与两国保持等距离。在推进“一边倒”转向“两边好”外交的同时,蒙古国酝酿、形成了“第三邻国”外交思维。从上述蒙古国外交政策演变看,其与时俱进、灵活调整的主动积极面尤為突出,而“永久中立”设想则是对美欧日欲在欧亚大棋局中摆佈蒙古的婉拒,亦是更大视野的大国平衡外交。从经济角度讲,蒙古的“永久中立”其实等於“二次开放”。相对于苏联解体后蒙古体制改革与私有化的开放相比,永久中立国的地位相当於為蒙古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一个从国际法角度免於国际纷争的国家,显然会受到更多寻求最大安全边际资本的关注与青睞,何况蒙古还是一个拥有巨大资源储备和基础设施发展潜力的后发国家。中国已经连续多年保持蒙古第一大交易伙伴和第一大投资国地位。在外资公司中,中资有数千家,数量居首位。蒙古成為永久中立国后,闻风而来的外资公司会有增多趋势,蒙古肯定也会顺势增加开放度。这对中国的对外投资和“一带一路”倡议在蒙古的落地,既形成机遇,当然也会有一定的竞争挑战。

       若蒙古成為“中立国” ,会有更多的机会,那就是中俄都不想对方驾驭蒙古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可以说在蒙古问题上双方存在一种暗暗的“地缘归属”博弈,但谁也没有平衡蒙古的更好政政策,於是争相為蒙古提供更多的机会,客观上蒙古也迎来了更多的机会。

      三、中国—蒙古战略合作提升,使两国共同面新的歷史机遇

      二十一世纪是太平洋的世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中国的世纪。中国的掘起為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遇,许多国家都从中国的掘起中得到了机遇,并抓住机会扩大自己的贸易和各方面的交流。

       1、中国掘起,成為世界巨人。


       中国三十年来工业化的成就,用30年时间走过了西方200年的工业道路 ,中国经济是以几何式的、螺旋式的速度发展。2010年底,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為5.8786万亿美元,超日本4044亿美元,成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5年 ,国内生產总值67.7万亿元人民币 ,增长6.9%;早在2014年1月,中国的进出口贸易额超过美国,达到4.3万亿美元,成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2015年中国高铁运营总里程相当於世界其他国家总量之和,世界其他国家高速铁路总和為12,500公里,中国為19,000公里,而且在建1万多公里,排名世界第一;中国钢铁產量世界第一,2015年中国钢铁產量 8亿吨;中国汽车是全球第一大生產和销售国,2015年中国汽车生产2450.33万辆,全国机动车保有量为2.79亿辆,汽车数量仅次於美国,居第二位;阿里巴巴的网销在2016年光棍节一天销售量1207亿元;SNL金融资讯公司排出的十大银行中国占四席: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

      2、中蒙关系提升为中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蒙古是中国宣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枢纽


      2014年8月中蒙两国决定将原来的中蒙战略伙伴关系提升為中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符合当前中蒙两国都在致力於改革发展和民族振兴,加强睦邻友好合作是双方的共同意愿。同时确定了两国多方面的合作,从而使中蒙关系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战略上,确立中蒙关系新定位。中方强调,无论国际地区形势如何变化,中方都将始终按照中蒙友好合作关系条约精神,尊重蒙古国独立、主权、领土完整,尊重蒙古国人民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将中蒙关系作為中国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之一。中国支援蒙古加入亚太经合组织,支援蒙古积极参与东亚合作,支援蒙古以适当方式参与东亚峰会和中日韩合作,支持蒙古提出的东北亚安全乌兰巴托对话倡议,愿在联合国、亚欧会议、亚信会议、上海合作组织等框架内同蒙古加强合作。这是中国作為世界大国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对蒙古做的最大的战略承诺,也是对中蒙两国人民友好的充分表示。


       推进经济上的务实合作。中蒙两国经贸务实合作快速发展,中国连续多年保持蒙古国最大交易伙伴和最大投资来源国地位。在新的全面合作框架下,两国确立“一带一路”中的互联互通和大项目合作两大优先方向。两国还协商,妥善解决了蒙古长期关心的过境运输、出海口等问题。双方签订了矿能和互联互通合作委员会,签署了《中蒙经贸合作中期发展纲要》,确定了到2020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00亿美元的目标。双方就加强口岸、铁路合作等进行了深入探讨,达成了共识。双方决定将双边本币互换规模扩大至150亿人民币,双方同意研究在二连浩特—蒙古扎门乌德等地建立跨境经济合作区,双方还将在矿產品加工、新能源、电力、农牧业、环保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

      加强能源合作。对蒙古的原材料来说,中国是个现成的市场,蒙古政府也正迅速地建造运输货物的基础设施,连接中国的新铁路和公路正在修建。蒙古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都似乎敏锐地意识到中国投资的重要性。目前已经规划好的一系列工厂包括一家铜冶炼厂、一家炼油厂和一些洗煤厂。一个新的国际机场有望於2016年投入使用,政府还计画在乌兰巴托之外建立一个新的大学和IT园区,以上专案都可望与中国方面获得资金和物质的合作;另外,蒙古争取亚投行的投资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3、加强人文、旅游等方面的全面合作。中蒙商定,将进一步活跃人员来往,相互给予更加便利的签证政策,加强青年、文化等领域及执行交流,营造更加有利的社会氛围,大力宣传中蒙友好。仅在2013年,中蒙人员往来就达130多万人次,其中蒙古国公民赴华超过100万人次。而且在新的合作框架下,中国将继续在蒙古国公民赴华留学、旅游、经商、就医等方面提供支持。在今后5年内,為帮助蒙方培养人才,今后5年中方将向蒙方提供1000个培训名额,增加1000个中国政府全额奖学金名额,為蒙古军方品训500名留学生,邀请500名蒙古青年访华,邀请250名蒙古记者访华,并向蒙古免费提供25部中国优秀影视剧译作,把中蒙的人文交流落到实处。

       中国的一贯立场是,中国对蒙合作坚持互利双赢,不搞我赢你输,我多你少。中方非常重视蒙方急迫需求,愿同蒙方分享发展成果,实现共同发展繁荣。中国既要把周边的机遇转变為中国的机遇,更要把中国的机遇转变為周边国家共同的机遇,持续深化同亚洲邻国的互信与合作,共同走稳走好和平发展、共同繁荣之路。

       现在,蒙古的中产阶级也在开始形成,但这种发展还取决於蒙古的经济增长前景,而这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取决於外部因素,如矿產品价格和中国的持续发展。尽管挑战重重,但调查显示,经济改革获得了广泛支持,大多数人持强烈的乐观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