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亚美尼亚 —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西亚

亚美尼亚




    国家简介:亚美尼亚共和国,通称亚美尼亚,是一个位于亚洲与欧洲交界处的外高加索地区的共和制国家。行政疆界上,亚美尼亚位于黑海与里海之间,西邻土耳其,北邻格鲁吉亚,东为阿塞拜疆,南接伊朗和阿塞拜疆的飞地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以埃里温为首都。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亚美尼亚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5-04   来源:中国网   点击:1072次 [打印]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柴平一 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研究生

亚美尼亚共和国位于外高加索南部,与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伊朗、土耳其相邻。境内多山脉,2.98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有90%的地区在海拔1000米以上,平均海拔为1800米。亚美尼亚人口总数为327.4万,其中城市人口209.6万,约占人口总数的64%。亚美尼亚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国内共有50多个民族,其中亚美尼亚族约占人口总数的96%左右,主要少数民族为亚兹迪族(属于库尔德人)和俄罗斯族。亚美尼亚曾经是世界上第一个将基督教定为国教的国家,国内94%左右的民众信奉基督教。

历史上亚美尼亚的传统疆域远远超过当今的疆域,其疆域一度包括今天的高加索地区和土耳其东部的广大区域。后来在外族不断入侵和压迫下,亚美尼亚国的领土不断缩小。19世纪两次俄伊战争之后,东亚美尼亚并入俄罗斯。1918年,亚美尼亚从土耳其独立,但原本的西亚美尼亚又被土耳其夺回。1920年亚美尼亚建立苏维埃政权,并于1922年12月加入苏联。1936年成立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正式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1990年8月,亚美尼亚通过主权宣言,修改国名为“亚美尼亚共和国”,1991年全民公决之后正式独立。这段曲折而漫长的历史,决定了亚美尼亚与其大多数邻国都存在领土、民族、文化上的纠纷与冲突,也使其一直面临严峻的国家安全形势。

一、亚美尼亚的政治结构:总统制、多党制

同许多前苏东国家一样,亚美尼亚发表主权宣言之后仿效西方建立了总统制。根据亚美尼亚宪法,总统任期五年,可以连任两次。现任总统萨尔基相于2013年连任成功。亚美尼亚2005年修订宪法,削弱总统权力而相应增强议会权力。亚美尼亚议会为一院制议会,称国民议会。国民议会每届任期4年,设置131个席位。按照比例制与多数制混合的方式分配席位。其中,比例制90个席位,其余为多数制。2012年亚美尼亚议会选举之后,亚美尼亚共和党获得70个席位,继续维持其第一大党地位,繁荣亚美尼亚党得到36个席位,其他进入亚美尼亚议会的党派包括亚美尼亚国家议会、法治国家党、革命联盟党、遗产党。

亚美尼亚目前注册的政党有73个,其中比较大的政党包括执政的共和党和繁荣亚美尼亚党等。亚美尼亚共和党成立于1990年,是亚美尼亚独立之后成立的第一个政党,主要党员是知识分子、企业家,该党主张在民族和国家利益基础上联合一切政治和社会力量,进行包括多党制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目前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担任该党领导人。繁荣亚美尼亚党是现在亚议会第二大党,该党成立于2004年,对内主张公正稳妥解决社会问题与保障纳卡地区亚美尼亚族的民族自决权,对外主张巩固与俄罗斯的战略盟友关系,并不设先决条件坚决争取与土耳其建交。亚美尼亚革命联盟党又称达什纳克楚琼党,是亚美尼亚议会的主要反对党,该党是一个激进主义政党,其思想基础是民粹主义。1995年-1998年曾因为涉嫌恐怖主义活动而被禁止在亚美尼亚活动,该党主张纳卡与现土耳其境内的西亚美尼亚合并,并要求国际社会成人1915年奥斯曼对亚美尼亚人实行的“宗族灭绝”事件等,在海外侨民中享有较高声望。

二、亚美尼亚的投资环境与中亚经济合作前景

亚美尼亚自然地理情况相对恶劣,国内自然资源和能源原料储量匮乏,在独立之后受到了较大的经济冲击。事实上,苏联时代亚美尼亚的工业产品生产能力仅能满足自身消费品需求的二成,其余需求都依赖其他加盟共和国支援。转型初期的亚美尼亚尚未从1988年大地震中恢复过来,加上邻国封锁与输气管道被炸毁,亚美尼亚经历了连续五年的恶性通胀与连续四年的GDP暴跌。2013年GDP总额约104.1亿美元,人均GDP为3174美元。亚美尼亚央行在其今年第一季度报告中称,2015年亚经济增长率将下降至0.4-2%。亚政府之前预计的2015年亚经济增长率为4.1%,通胀率为4%(±1.5%)。据亚美尼亚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1月,亚通货膨胀率为2.5%,与2010年相比,亚通货膨胀率为27.4%。亚美尼亚稳定通胀的压力仍然较大。亚美尼亚的国家收入中,侨汇收入占比相对较高。2013年亚美尼亚的侨汇收入达到18.7亿美元,其中有86%来自俄罗斯。有估计称,亚美尼亚侨民数量达到700万,远高于国内人口。

亚美尼亚2013年工业产业占比约29%,其中加工工业和采矿业占据主要部分。建筑业一直是亚美尼亚的支柱产业,但是受到全球经济危机影响,亚美尼亚的建筑业受到冲击,2013年建筑业产值约合10.8亿美元,约占到GDP的10.1%。亚美尼亚国内农业受到高原地形影响,粮食自给率常年不足五成,2014年,亚粮食自给率已从2010年的33%提高至52%。

基础设施方面,亚美尼亚的公路全部是前苏联时期建造的,路况相对较差,全境公路总长7704公里,其中“国际公路”和“国道”相对路况较好,铁路全长1328公里,其中运营长度为726公里。亚美尼亚是外高三国中电力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电力生产是亚美尼亚的支柱产业和重点产业,亚美尼亚境内的旧核电站将于2016年关闭,该电站目前占亚国内电力产量的31%。亚美尼亚目前规划了一批改善基础设施水平的项目。包括建设境内“北-南公路”(全长556公里,连接亚格边境和亚伊边境,总造价约为15亿美元),与伊朗的跨境铁路规划工作(亚美尼亚境内316公里,造价预计30-40亿美元),新建核电站(总投资约为57-72亿美元,额定功率约为1000-1200兆瓦),与伊朗和格鲁吉亚的跨境电网建设等项目。

2015年3月,亚美尼亚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部长表示,“高加索能源线”项目共计投入3.2亿欧元。该项目将分为三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已于2014年启动,2018年结束;第二阶段将于2021年完成,第三阶段于2026年完成。在第一阶段,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的能源系统将通过高压直流输电(HVDC)连接起来,从而使两国的电力输送网采用同样标准整合在一起。此外,该部长还表示,亚美尼亚还在与其他邻国,如俄罗斯和伊朗,讨论整合电力网络的可能方式。

中国同亚美尼亚经贸合作近年来不断加强。2009年起,中国成为亚美尼亚第二大贸易伙伴。2013年两国贸易额4.6亿美元,其中出口1.2亿美元。2014年1-11月的数据显示双边进出口商品总值约为1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7%。目前,中国从亚美尼亚进口的主要商品为铜矿、酒类产品、钻石产品等,出口的主要商品包括服装鞋帽、机械设备、化工产品等。中国对亚美尼亚的投资规模相对较小,截至13年年末的直接投资存量约为750万美元,全部为中国香港富地石油公司收购亚方铁矿厂股权的项目投资。中国进入亚美尼亚市场的企业有5家,主要从事的是设备销售和服务以及工程承包,目前华为、中兴的产品技术服务项目投入运营,其余公司基本处于前期准备阶段。2013年中国企业在亚美尼亚新签订工程合同承包劳务项目两份,合同额13万美元,主要为电站和通讯领域项目。2015年3月,中亚两国央行签署了10亿元人民币/770亿德拉姆的本币互换协议,旨在促进双边贸易、商品流通和直接投资。

三、亚美尼亚的政治风险

亚美尼亚的政治风险主要表现为3重因素:

其一,与阿塞拜疆的“纳-卡冲突”。亚美尼亚独立之后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与邻国阿萨拜疆的“纳-卡问题”。由于历史原因,阿塞拜疆的纳卡地区主要为亚美尼亚人。1988年2月,纳卡当局在亚美尼亚支持下宣布脱阿入亚。1989年6月宣布独立,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两族爆发冲突,苏联解体后冲突演变为战争,亚美尼亚占领纳卡及其附近地区。虽然欧安会、美国、俄罗斯一直居中调解,但是亚、阿两国立场相差甚大,至今让纳卡问题悬而不决。

自2013年以来,两国在纳卡地区周边事实上处于战壕对峙的状态,武装冲突频繁发生。由于两国国力在近年来显著失衡,阿塞拜疆已经在经济、武力上都处于绝对优势,因此武力收复纳卡地区,已经成为阿塞拜疆政府的上下共识,亚美尼亚正面临空前的战争威胁。尽管亚美尼亚是集体安全组织成员,但是俄罗斯是否有足够的意愿卷入阿-亚冲突仍然存在疑问。

其二,与俄罗斯的依附关系。外高加索三国处于美俄争夺的焦点。三国实际上已经分化为亲俄的亚美尼亚、亲美的格鲁吉亚以及奉行大国平衡的阿塞拜疆。俄罗斯近几年已经加紧了对亚美尼亚的控制,这种控制既包括安全上的保护,也包括经济上的渗透。俄罗斯目前已经完全控制了亚美尼亚的能源、电力部门,并试图进一步控制亚美尼亚的大型企业和能源。在近段时间以来,俄罗斯免除了印度、蒙古、古巴、叙利亚等国家的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外债,却始终拒绝免除亚美尼亚13亿美元的外债,并要求以亚美尼亚的大型企业与能源来抵偿债务。除此之外,俄罗斯还限制亚美尼亚与伊朗的经济联系,并力图获得亚美尼亚国内管线的全部所有权。应该说,在获得俄罗斯的军事保护的同时,亚美尼亚也存在着“附庸”化的趋势与危险。

其三,地缘安全形势显著恶化。除与伊朗相邻外,亚美尼亚实际上为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土耳其所包围。阿塞拜疆与土耳其对亚美尼亚长期保持敌视态度,格鲁吉亚在于俄罗斯爆发武装冲突后,亦担心有俄罗斯支持的亚美尼亚对其境内亚美尼亚人聚居地区存在领土野心。

近年来,阿塞拜疆与土耳其正积极策划修建新的能源管线,其目的在于以过境格鲁吉亚的方式绕过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对这种战略孤立与包围的态势十分警惕。虽然亚美尼亚境内有俄军基地,但是亚美尼亚本身并不与俄罗斯相邻。一旦格鲁吉亚封闭边境,亚美尼亚实际上将处于孤立境地。有亚美尼亚学者指出,一旦战争爆发,如果俄罗斯拒绝直接武力干预,那么亚美尼亚难以撑过1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