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阿联酋—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西亚

阿联酋




    国家简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为阿联酋,位于阿拉伯半岛东部,北濒波斯湾,西北与卡塔尔为邻,西和南与沙特阿拉伯交界,东和东北与阿曼毗连海岸线长734公里,总面积83600平方公里,首都阿布扎比。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阿联酋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6-01   来源:中国网   点击:1427次 [打印]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生,海法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助理

孙黎 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海外所研究员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位于西南亚,濒临阿曼湾和波斯湾,与阿曼和沙特阿拉伯接壤。阿联酋总面积83600平方公里。阿联酋本国人口较少,外籍人占全国总人口的88.5%,主要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埃及、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国。居民大多信奉伊斯兰教,多数属逊尼派。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通用英语,首都阿布扎比。阿联酋货币为阿联酋迪拉姆,1元人民币=0.6迪拉姆。

阿联酋在历史上曾经长期作为阿拉伯半岛其他政权的一部分。公园6世纪,当时的萨珊波斯王超曾经征服了该地,并将该地区纳入自己的管辖治下。随着公元7世阿拉伯帝国的兴起,阿联酋地区纪隶属阿拉伯帝国,并且完成了该地区的“伊斯兰化”。8世纪今天阿拉伯半岛南端的阿曼建立独立政权,并且攻占阿联酋地区。自16世纪开始,葡萄牙、荷兰、法国等殖民主义者相继侵入。18世纪,阿曼屡次内乱,阿联酋地区各地方首领自命埃米尔,成为独立的政权。当时,不论是阿拉伯人的商船,还是欧洲的商船,均屡遭该地区各小国的劫掠,因此该地被称为“海盗海岸”。19世纪初,英国入侵波斯湾地区,并于1820年沦为英国的保护国。在随后的一个多世纪时间里,英国的势力在该地不断渗透,最终将阿联酋转化为自己控制下的属地。1971年英国宣布终止保护条约,同年12月2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宣告成立,由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富查伊拉、乌姆盖万和阿治曼6个酋长国组成联邦国家,并且颁布临时宪法作为国家运转的法律基础。1972年2月10日,哈伊马角加入联邦。1996年临时宪法被通过为永久宪法,阿布扎比也因此成为了阿联酋的正式首都。

阿联酋政治概况

阿联酋最高委员会由7个酋长国的酋长组成,是最高权力机构。重大内外政策制定、联邦预算审核、法律和条约批准均由该委员会讨论决定。阿布扎比酋长和迪拜酋长分别是总统和副总统的法定人选,任期5年。总统兼任武装部队总司令。除外交和国防相对统一外,各酋长国拥有相当的独立性和自主权。联邦经费基本上由阿布扎比和迪拜两个酋长国承担。长期以来,阿联酋政局稳定,对内积极推动经济发展和国家现代化建设;对外交往活跃,注重加强与海湾地区国家及大国关系,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特作用。

表一:阿联酋的七个酋长国

名称

面积

人口

领导人

阿布扎比

67340平方公里

200万

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

迪拜

4114平方公里

200万

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

沙迦

2590平方公里

70万

苏尔坦·本·穆罕默德·阿尔卡西米

哈伊马角

1683平方公里

30万

沙特·本·沙克尔·阿勒卡西米

阿治曼

260平方公里

30万

胡迈德·本·拉希德·阿勒纳伊米

富查伊拉

1150平方公里

15万

哈马德·本·穆罕默德·阿勒沙尔基

乌姆盖万

755平方公里

8万

沙特·本·拉希德·穆阿拉

阿联酋联邦国民议会,成立于1972年,是咨询机构,每届任期4年,负责讨论内阁会议提出的法案,并提出修改建议。2006年8月,阿联酋颁布新的议会选举法,规定联邦国民议会成员为40名,其中20名由各酋长国酋长提名,总统任命,其余20名通过选举产生。议长和两名副议长均由议会选举产生。这被视为阿联酋在民主改革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2011年9月举行第十五届国民议会选举,11月选举穆罕默德·艾哈迈德·莫尔担任议长。阿联酋联邦国民议会的40名议席根据不同的酋长国进行划分,其中阿布扎比和迪拜各自拥有8个席位,而沙迦和哈伊马角则各自拥有6个席位,剩余的三个酋长国,即爱之蔓、富查伊拉和乌姆盖万则各自拥有4个席位。

阿联酋国内的总统和总理分别来自于阿布扎比和迪拜。其中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担任阿联酋总统。扎耶德1948年出生,系阿联酋首任总统扎耶德长子。1969年2月1日被立为阿布扎比酋长国王储;1976年5月任联邦武装部队副总司令,2004年11月2日扎耶德总统病逝后继任阿布扎比酋长,11月3日被联邦最高委员会推选为新任总统,2009年连任。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则担任副总统兼总理。拉希德于1949年出生,1971年任联邦国防部长,1995年被指定为迪拜王储,2006年1月4日接任迪拜酋长,同年2月11日就任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

阿联酋经济概况

历史上,阿联酋曾经长期以海为生,从事海盗和珍珠开采业。珍珠(采珠业)曾经是阿联酋的支柱产业。自从1966年在阿联酋发现石油以来,原来的荒芜的沙漠一下子变成了富庶的油田,使阿联酋的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迅速膨胀的经济规模和天然的区位优势,使得阿联酋在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经济奇迹。从1995年到2008年,这个小小的酋长国的GDP增长了267个百分点,人均收入上升了126%,出口增量为575%,人口增加了186%。作为一个伊斯兰教的国家,迪拜却将目标定位于建立世界级的奢华享受与消费主义,尤其是迪拜的世界岛和帆船酒店,更是成为了阿联酋经济崛起的独特象征。

阿联酋经济以石油化工工业为主。此外还有天然气液化、炼铝、塑料制品、建筑材料、服装和食品加工等工业。迪拜的经济发展则较为多样和开放,积极利用自身的区位优势,将自己打造为国际贸易的中心城市。今天,迪拜已经是中东地区的转运中心,观光旅游购物城、科技网络城。旅游经济已成为迪拜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之一。此外,阿布扎比的旅游业也相当的发达,发展也十分迅速。在一些比较重大的会议和贸易博览会期间,饭店宾馆的客房使用率可以达到百分之百。近年来,阿联酋的人均GDP排名世界前十。

阿银行业发达,现有本国银行23家,843家分行及89个办事处。外国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115家。外汇不受限制,货币自由入出境,汇率稳定。联邦政府财政收入来自各酋长国的石油或贸易收入。阿联酋的农业较为落后,全国可耕地面积32万公顷,已耕地面积27万公顷。主要农产品有椰枣、玉米、蔬菜、柠檬等。目前,阿联酋粮食依赖进口;渔产品和椰枣可满足国内需求;畜牧业规模很小,主要肉类产品依赖进口。近年来,政府采取鼓励务农的政策,向农民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无息贷款,并对农产品全部实行包购包销,以确保农民收入,阿农业得到一定发展。

阿联酋国内的基础交通条件较好,公路总里程4080公里,道路质量位居世界前列。在水运方面,阿联酋共有10个主要海港,年货物吞吐量达96003万吨,2013年集装箱吞吐能力为每年2350万个标准箱。迪拜杰拜勒·阿里港是全球最大的人造港和中东地区最大的港口。在空运方面,阿境内共有机场39个,其中包括阿布扎比、迪拜等7个国际机场。21世纪起,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发展了民航产业,如阿布扎比王室投资的阿提哈德航空与迪拜王室投资的阿酋航空,在短期内达到急速发展,共拥有数百架民航机,并发展以阿布扎比、迪拜为核心的全球航空转运网络。在全球航空公司的竞争排序中,阿联酋航空公司居阿拉伯国家首位。阿已同包括中国在内的155个国家签订了双边航空协定,世界各国的109个航空公司有定期航班飞往阿各机场。此外阿联酋的通讯设施也较为完备,截至2014年上半年,阿手机保有量达1750万部,固定电话超过210万部。互联网接入用户超过110万户,其中宽带用户超过100万户。

实行免费医疗制度。建有较为完善的全国城乡医疗保健系统,全国共有医院、初级医疗中心和诊所等医疗机构1162家。国家重视发展教育事业和培养本国科技人才,实行免费教育制,倡导女性和男性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共开设公立学校1259所,在校学生超过80万人,教师2.5万余人。同其他富裕的海湾石油国家相类似,阿联酋雇佣大量外籍劳工进行劳动。根据菲律宾政府统计,在海外菲律宾人之中,在阿联酋就业的菲律宾人在人数上占第三位。此外还有大量穆斯林国家的劳工。

阿中关系

中国与阿联酋自1984年建交以来,双边关系稳定发展,经贸往来不断密切。中国向阿联酋出口主要是机电产品、纺织品、高新技术产品、轻工业产品等,而中国向阿联酋进口主要是液化石油气、石化产品等。随着中阿经贸关系迅猛发展,“一带一路”战略加快落实,中国和阿联酋的经贸往来更加密切,双边关系不断深化。在阿联酋,迪拜酋长国是我国的主要贸易伙伴。我国已经成为迪拜第一大贸易伙伴,2014年的双边贸易额达到476亿美元。许多中国企业把迪拜作为进入中东和非洲的基地。

表二:阿联酋与中国贸易额(亿美元)

年份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贸易额

257

365

400

440

476

数据来源:综合中国海关总局、中国商务部和其他媒体

在迪拜注册的我国企业已经超过3000家,同时有20多万中国人在迪拜定居,约占迪拜人口10%。在过去10年中,我国和阿联酋的双边贸易以每年35%的速度快速增长,预计到2015年可以翻两番,总额将达到1000亿美元。2020年迪拜世博会之前,将有大量机会吸引我国企业参与到迪拜的基础设施建设中。

当前我国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发展与世界互通互联,中阿两国的纽带也在互利互信的基础上得以加强。阿联酋还成为了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创始意向成员国之一。近些年来,亚洲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吸引了来自阿联酋的注意。亚洲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的速度都很快,市场广阔,阿联酋也不断希望通过各种途径与中国发展友好经贸关系。

当前阿联酋对于中国投资者仍然具有较大的吸引力。我国对阿联酋出口由机电、纺织品、鞋帽箱包、日用商品等构成,主要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中低档价格定位也的确比较符合迪拜周边很多国家和地区的购买口味,这种现状近几年也不会改变。中国自2003年开始就超过日本、德国,成为阿联酋最大的供货商。作为一个辐射能力达到10多亿人口的中东集散中心,阿联酋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优厚的金融环境,帮助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者连接整个中东市场。而轻工产品以及日用消费品有其刚性需求,恰恰也是中国企业出口到阿联酋的主要产品。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阿联酋被评为中东地区最容易开展贸易的国家。

阿联酋投资政治风险

当前阿联酋国内的投资风险主要源于国内外政治的一些不稳定因素。首先是阿联酋国内反对派力量不断挑战现有的政治秩序和格局。阿联酋政府反对西方式的民主政治,认为西方的民主政治将会极大的伤害阿联酋内部各个酋长国的团结,最终导致阿联酋的分裂和崩溃。然而在2011年以来,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阿联酋国内的的不少政治自由运动不断兴起,要求获得更大的政治权力,推动阿联酋国内的政治变革。此外,日益扩大的外籍劳工和强烈的等级差异与种族优越感使得外籍劳工的权益保护刻不容缓。不过,正是国际劳工的存在使得迪拜经济发展中所产生的严重贫富分化被转移到海外。这也就相应进一步减低了迪拜发生诸如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境内的那种社会抗议运动的可能。

其次阿联酋面临着巨大的地区压力。阿联酋长期同伊朗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秉持实用主义的理念同伊朗开展各种经济贸易和政治对话活动。作为伊朗的主要贸易伙伴,迪拜几乎是伊朗在此次国际制裁下的救生索。因此,即便是在最坏的状况下,伊朗胆敢在地区间使用武力,进攻迪拜对于伊朗来说,也仍旧是一个自取灭亡的动作。不过与此同时,随着沙特和其他海湾国家对于伊朗和什叶派政治力量在中东扩张的担忧日益加重,阿联酋也日益陷入到了艰难的外交抉择中。3月底加入沙特主导的针对也门的空袭行动,就迫使阿联酋不得不放弃长久秉持着中立哲学,在区域敏感问题上选择站队。

第三方面的威胁是日益扩散的恐怖主义威胁。作为中东的“自由港”,阿联酋以其包容性和外向性为自己的发展树立了独特的优势。然而与此同时,不少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也将阿联酋当做筹集资金和开展活动的天然良港,各类跨境洗钱、贩毒、走私和恐怖主义活动也威胁着阿联酋的国际声誉和安全。而在阿拉伯半岛南端快速发展的“基地组织半岛分支”和在叙利亚、伊拉克境内快速膨胀的“伊斯兰国”以及其他恐怖主义团体对包括阿联酋在内的海湾各国安全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总体来说,阿联酋的投资环境和投资潜力均不错,国内政治较为稳定,社会和文化相对开放。阿联酋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阿联酋地处欧亚非结合处,是重要的转口贸易所在地,辐射面非常广,已与16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贸易关系。其完善的港口海运设施和便捷的航空中转路线,为阿联酋发展贸易提供了必要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