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哈萨克斯坦—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中亚

哈萨克斯坦




    国家简介:哈萨克斯坦全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一个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国名来自其主体民族哈萨克族。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哈萨克斯坦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3-19   来源:中国网   点击:1095次 [打印]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柴平一 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硕士

1991年建国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横跨欧亚两洲,国土包括中亚北部和乌拉尔河以西的欧洲部分。其与俄罗斯、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接壤,并与伊朗、阿塞拜疆隔里海相望,国土面积排名世界第九位,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在1995年后建都阿斯塔纳,但国内最大的城市仍为原首都阿拉木图。

一、哈萨克斯坦的政治结构:总统制、强人政治

哈萨克斯坦为总统制共和国,总统任期7年,但2007年宪法规定现任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可不受次数限制地连任总统职务。事实上,自1991年12月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纳扎尔巴耶夫一直担任总统至今,是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的唯一一位总统。尽管哈萨克斯坦在形式上建立了三权分立的政体,但其政权运作却以执政23年的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为核心,体现出较为明显的强人政治的色彩。

哈萨克斯坦议会实行两院制,上院称为参议院,设置47席,其中15个名额由总统直接任命,余下的32名议员由14个州与阿拉木图和阿斯塔纳两个直辖市市共16个地区平均分配,每区选出2人。下院称为马日里斯,共有107个席位,其中98人按照政党名单选出,得票率超过7%的政坛有权进入议席分配名单,其余9人经哈人民大会推选。目前哈萨克斯坦政坛的主要政党是执政的“祖国之光”人民民主党。2012年下院换届,该党获得八成选票,保持了在议会的绝对多数地位。除了“祖国之光”,2012年下院换届中“光明道路”民主党和共产主义人民党也进入议会,但得票率均是刚刚超过7%的限制。而主要反对党全国社会民族党则没有进入议会。

二、哈萨克斯坦的投资环境与中哈经济合作前景

哈萨克斯坦国内资源丰富,有九十多种矿藏,钨储量达到200万吨以上,占到全球总储量的一半以上,铀矿储量超过150万吨,占全球总储量的四分之一,铬、锰、铜、锌的储量均在世界前五。哈萨克斯坦还是世界上第八大黄金产区,已探明储量约1900吨。除了矿藏之外,哈萨克斯坦也有非常丰富的能源资源。目前,哈萨克斯坦是世界第八大煤炭资源储备国家,目前已开发煤田近百个,已探明陆上石油储量48—59亿吨,天然气3.5亿立方米。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毗邻有着“下一个中东”之称的里海,所属里海地区石油探明储量约为80亿吨,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的估算,若里海五国完成对于里海地区能源划分的协议,哈萨克斯坦有望获得近三成里海水域,近一半的里海石油储备和三分之一的天然气储备。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大的经济体,虽然其在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增速明显放缓,但其经济总量仍相当于中亚其他四国之和,也是世界银行分类中的中高等收入国家。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是陆上邻国,经济往来密切。自2011年起,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最大出口市场。2013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直接投资81149万美元,是中国在亚洲投资的第三大国。2014年两国进出口贸易总值171.82亿美元,占哈萨克斯坦进出口贸易总值的17.2%。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直接投资存量695669万美元,占据了中国在中亚五国直接投资的绝大部分。中国企业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主要集中于经济中心阿拉木图、首都阿斯塔纳、矿产资源丰富的克孜洛尔州。尽管中哈经济联系容易受到国际资源、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但总体发展前景依旧向好,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能源矿产开发等传统经济领域两国优势互补,发展前景较为乐观。哈萨克斯坦对华出口中,能源、矿产和原材料占到了九成以上,中国对哈出口则以电子、机械和轻工业制成品为主。随着哈萨克斯坦对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矿产行业技术水平的日益重视,中国的能源企业将有更大的投资空间。目前,中石油等中国石油公司在哈萨克斯坦有着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技术援助。哈国内重要的基建项目埃基巴斯图兹2号火电站引入了哈尔滨锅炉厂N3发电机组设备,中哈双方将以共同投资共享股份的形式在霍尔果斯河上距离边境站24.5公里处建立联合水利枢纽。最近,纳扎尔巴耶夫在政府扩大会议上表示,2015年哈中将着手共同实施20个新投资项目,投资额100亿美元。

其二,哈萨克斯坦于2014年制定了《工业创新发展国家纲要2015—2019》(第二个五年计划),将进一步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以实现2020年前制造业实际总增加值增长不低于1.5倍的目标。2014年6月,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签订了一份新的投资优惠政策,该法案使得外资在哈注册法人的前提下可获得包括免除关税、国家实物赠与和税收优惠、外籍劳工免除配额限制等一系列优惠政策。

必须指出的是,尽管哈萨克斯坦持续推进经济转型,但哈依附能源的经济结构仍存较大风险。2014年下半年油价下行,对哈萨克斯坦经济造成了较大冲击。哈萨克斯坦2014年的原油开采量和出口量都出现了明显下滑,出口量下滑9%。哈萨克斯坦油气领域专家斯米尔诺夫称,哈石油开采成本平均达50美元/桶,如果加上运输成本,哈石油成本在50美元/桶以上。因此,如果世界油价低于50美元/桶,会给哈油气领域带来较大损失。哈将不得不削减油气领域的投资项目,暂停地质勘探、新的钻井技术的采用等。而如果国家预算中以年均石油价格50美元/桶计算,2015年哈萨克斯坦GDP预计增幅将仅为1.5%。受此影响,哈萨克斯坦已经开始调整外国劳动力在哈就业的政策,收紧外籍劳工配额,寻求本地替代,禁止外国劳动力参与国家预算拨款项目等措施预计将于近期通过并实行。

三、哈萨克斯坦的政治风险

哈萨克斯坦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伙伴国家,习近平主席2013年访问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倡议,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倡议也获得了哈总统的积极回应,但哈萨克斯坦仍然存在一定的政治风险,主要表现为:

其一,哈萨克斯坦存在比较严重的“接班人”问题。老强人纳扎尔巴耶夫已经74岁,接班问题已经成为哈萨克斯坦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被称为“第一千金”,目前担任议会下院副议长的纳扎尔巴耶娃被外界视为纳扎尔巴耶夫的接班人,其政治能力、政治观念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的因素。相比于在中俄美之间搞平衡外交的父亲,纳扎尔巴耶娃在政治立场上较为亲美。

其二,哈萨克斯坦在民族问题上存在隐患。哈萨克斯坦国内目前有125个民族,其中主体民族哈萨克族占64.6%,俄罗斯族占到了22.3%,哈萨克族多信仰伊斯兰教(逊尼派),俄罗斯族多信仰东正教。一旦处理不好与美、俄的关系,哈萨克斯坦很有可能面临乌克兰式的命运。

其三,哈萨克斯坦虽然重视与中国的经贸联系,但是其有多个经济发展战略可以选择,“一带一路”战略面临与美、俄中亚战略的竞争。哈萨克斯坦也是欧亚联盟的重要倡导者,并促成了俄白哈之间的关税同盟。2014年5月,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三国总统在阿斯塔纳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宣布欧亚经济联盟将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启动。哈萨克斯坦对于不同发展战略的优先级排序问题对于中哈关系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

其四,哈萨克斯坦处于欧亚的“中心地带”,其地缘政治环境长期缺乏稳定。哈萨克斯坦的地理位置居于亚洲中部,通过哈进入欧洲的通道相比于西伯利亚大铁路更为便捷,但是要穿过局势异常复杂的乌克兰地区。乌克兰危机对于哈萨克斯坦的稳定构成一定的影响。2015年伊始,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就调低了对于欧亚地区的经济增长预期,重要原因就是对于这一地区的稳定度表示担忧。

其五,哈萨克斯坦仍然面临“颜色革命”的危险。尽管凭借纳扎尔巴耶夫的铁腕统治与高超的外交技巧,哈萨克斯坦挺过了美国的民主化改造,但美国并未放弃对中亚地区进行民主化改造的战略。一旦纳扎尔巴耶夫身体出现问题,哈萨克斯坦很可能会出现类似乌克兰的广场运动,而这也很可能会带来俄罗斯的强力干涉,甚至会导致在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族聚集区出现一个新的克里米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