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格鲁吉亚—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西亚

格鲁吉亚




    国家简介:格鲁吉亚位于高加索地区的黑海沿岸,北邻俄罗斯,南部与土耳其、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接壤。 格鲁吉亚面积69,700平方公里(包括南奥塞梯及阿布哈兹)。主要民族为格鲁吉亚族。官方语言为格鲁吉亚语,居民多通晓俄语。多数信仰东正教,少数信仰伊斯兰教。首都是第比利斯。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格鲁吉亚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10-21   来源:中国网   点击:1060次 [打印]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柴平一 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硕士研究生

格鲁吉亚地处高加索地区,西部毗邻黑海,南部和东部与土耳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接壤,北部与俄罗斯相邻,两国边境线长度达到723公里。格鲁吉亚在古代就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其历史文化可以上溯至约3000年前的青铜时代。1991年苏联解体后,格鲁吉亚独立,首都和最大城市是第比利斯。

一、格鲁吉亚的政治结构:总统议会制、一院制

1991年4月,格鲁吉亚正式宣布独立。1995年8月,格议会通过了独立后的首部宪法。2004年宪法修正案确立格鲁吉亚为总统制三权分立国家,2010年9月,格鲁吉亚再次修改宪法,将政治体制修改为议会总统制,总统任期5年,可以连选连任一次。格鲁吉亚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在政治转型的过程中波折丛生。2003年,格鲁吉亚爆发了反对当时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及其所领导政府的一系列示威活动,反对派领袖萨卡什维利每次公开露面时手中携带的一支玫瑰花令这次革命被称为“玫瑰革命”。最终玫瑰革命以萨卡什维利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而宣告结束,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点燃了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的火种。但是尽管萨卡什维利上台时,其所在政党囊括了议会全部议席,但随着2008年俄格冲突中格鲁吉亚的惨败和冲突之后国内经济的衰退,萨卡什维利在2012年的议会选举中败给了伊万尼什维利领导的反对派政党联盟“格鲁吉亚梦想”。2013年10月,“格鲁吉亚梦想”候选人马尔格维拉什维利赢得总统选举,当选为格鲁吉亚第五任总统。实现了权力的和平过渡。

目前,格鲁吉亚的政治结构相对稳定,议会作为最高权力机构和最高立法机构,设置150个议席,其中比例值议席77个,单一制议席73个。格议会每5年改选一次,议会选举得票率超过5%的政党将自动获得6个议席从而进入议会。格鲁吉亚的多党制尚处于起步阶段,党派数量接近100个左右。

目前执政的“格鲁吉亚梦想联盟”的前身是格首富伊万尼什维利于2011年10月创建的“格鲁吉亚梦想”运动。目前执政联盟的党派包括“我们的格鲁吉亚——自由民主党”、共和党、保守党、“工业拯救格鲁吉亚党”和国民论坛党组成,执政联盟的主张。议会的主要反对党是成立于2001年的统一民族运动党。统一民族运动党的党首是前总统萨卡什维利。该党主张激进的民主改革和全面接受美式民主。此外,格鲁吉亚的主要政党还包括工党、基督教民主运动、共和党等。

格鲁吉亚内政中最大的问题当属“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分离倾向由来已久,阿布哈兹地区的主要居民是阿布哈兹人、信奉伊斯兰教,由于民族宗教的差异,阿布哈兹的独立倾向由来已久。苏联解体前后,阿布哈兹地方政党就曾公开要求独立或者加入俄罗斯,1992年8月,格鲁吉亚-阿布哈兹冲突演变成了一场持续14个月的局部战争,尽管格鲁吉亚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仍然无法遏制阿布哈兹地区的分离主义倾向。而南奥塞梯地区的情况也比较类似。南奥塞梯在1989年就曾要求与毗邻的属于俄罗斯的北奥塞梯合并,并于1992年通过了一项要求独立并与北奥塞梯合并的全民公决决议,随后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发生冲突,并一直延续至今。2008年8月,格鲁吉亚再次与南奥塞梯的地区武装发生冲突,8月8日,俄罗斯派兵进入南奥塞梯,并迅速取得了优势地位,占领了南奥塞梯之外的部分格鲁吉亚领土和军事基地。在各方调停下,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宣布停火,随后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先后获得了俄罗斯的承认,并与之建立了外交关系。尽管格鲁吉亚采取了与俄罗斯断交的报复性措施,但是目前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仍然处于事实上的独立状态。

二、格鲁吉亚的经济投资环境与中格经济关系

格鲁吉亚位于高加索地区,国内大部分是山地,自然资源相对贫乏。格鲁吉亚的主要矿产是锰矿,“奇阿图拉”锰矿区是全球较大的锰矿,可开采量约1.6亿吨。此外格鲁吉亚的森林覆盖率达40%,水利资源也十分丰富。

2003年玫瑰革命之后,格鲁吉亚的国民经济保持了一定的恢复性增长,受到2008年俄格冲突和随后的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格鲁吉亚经济环境出现恶化。2008年,格GDP增速仅为2.1%,2009年出现了高达3.9%的负增长,GDP总量也降至107.7亿美元,为2003年以来的最低点。随着俄格冲突的逐步缓解,新政府的上台和国际经济大环境的恢复,格鲁吉亚国民经济开始逐渐好转。2013年GDP增长率为3.2%,总量达到161.3亿美元,2014年的GDP增速达到4.8%。

格鲁吉亚的产业结构相对合理,2013年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占GDP比例依次为9.3%、17.2%和73.5%,“三驾马车”中消费占比高达74.2%,投资和出口的比例则分别为25.1%和18%。格鲁吉亚的经济中,农业、交通通讯和旅游业是重要产业。格鲁吉亚被认为是葡萄酒的发源地,葡萄酒也是格鲁吉亚重要的出口农产品。2013年,格鲁吉亚葡萄酒的出口量达到4674.8万瓶,价值约1.28亿美元。随着格鲁吉亚加大对于基础设施的投入,格交通通讯业在GDP的占比逐年增加,目前已经超过10%。格鲁吉亚公路、铁路、航空、航运和管道发展齐全,特别是毗邻黑海的地缘优势使得格鲁吉亚成为了重要的石油转运地。旅游业也是格鲁吉亚经济的重要一环,2013年格鲁吉亚接待的各国游客总数达到539万人次,同比增长22%,旅游收入达到7.3亿美元。近年来,格鲁吉亚的银行业发展迅速,较高的利率和对资本进入的无限制使得格鲁吉亚的银行业在近几年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截至2013年底,格鲁吉亚共有包括18家外资控股银行在内的21家商业银行,这些银行的总资产超过了100亿美元,同比增长4.6%。

2014年2月,格鲁吉亚新政府颁布了名为“格鲁吉亚2020”的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该规划确定了以恢复经济发展。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保障经济包容与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发展目标。在这一规划下,未来几年格鲁吉亚的政策环境将更为友善,对于外国投资的需求度和投资营商环境将进一步扩大和改善。目前外国对格鲁吉亚的投资集中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项目。英国石油公司为油气管道项目累计投入了近5亿美元,土耳其TAV公司也投入了近1亿美元获得了两个机场的经营管理权。此外,捷克、阿塞拜疆、英国、法国、俄罗斯、德国等国家也有大量投资项目。2013年底的数据显示,格鲁吉亚吸收外资存量为116.8亿美元,2013年全年吸收外资流量为10.1亿美元。

中国与格鲁吉亚的经贸关系近年来发展稳定。2013年中国海关的数据显示,中国与格鲁吉亚贸易额为9.16亿美元,同比增长18.4%,其中中国出口8.62亿美元,同比增长16.5%。格鲁吉亚国家统计局数据则显示,2015年1-8月格与中国进出口贸易额4.76亿美元,中国位列格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对格鲁吉亚的主要出口商品类别包括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电机电气设备和音响设备及零附件,钢铁制品,塑料及其制品,铁道车辆等;自格鲁吉亚的主要进口商品为铜及其制品,矿砂,饮料、酒及醋等。中资企业几年来加快了进入格鲁吉亚市场的步伐,2013年对格鲁吉亚投资存量达到3.31亿美元,新增直接投资流量1.1亿美元,新签订承包工程合同15份,总额1.38亿美元。中资企业的主要投资和承包劳务项目为基础设施建设和大型工程项目,如第比利斯绕城铁路项目、第比利斯-鲁斯塔维公路升级改造项目、新建E60高速项目、KCH水电站一期项目等。

三、格鲁吉亚的政治风险

目前格鲁吉亚的政治风险主要体现在国家政体安全与内部政治两个基本方面:

其一,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的悬而未决仍然是格鲁吉亚最大的政治风险。萨卡什维利执政时期一面倒的亲西方政策和对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的强硬态度直接诱发了2008年的俄格冲突,这次武装冲突之后,俄格关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低点。随着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国家”地位,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分离问题被国际化,目前也毫无在短期内得到解决的迹象。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的激化和俄格关系破裂造成的经济下滑直接导致了萨卡什维利的下台,尽管新任总理伊万尼什维利在当选之后将与俄罗斯回复关系和欧洲一体化并列为新政府的首要任务,但由于俄格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分歧巨大,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之间“良好的经济关系”虽然已经恢复,但“糟糕的政治关系”仍将因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的阻拦而持续下去。一旦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出现新的变化,俄格关系再度陷入紧张,甚至出现地区冲突的可能性较高。

其二,格鲁吉亚国内政局存在一定变数。格鲁吉亚自独立以来,先后爆发过多次反对党示威游行,2003年的玫瑰革命更是诱发了独联体国家新一轮的颜色革命浪潮,尽管现任政府实现了权力的和平交接,但是由于格在领土问题上的悬而未决和国内各派别围绕格鲁吉亚与美俄关系立场的巨大差异,格鲁吉亚的国内政局仍然存在变数。目前格鲁吉亚的执政党在议会拥有83个席位、反对党则拥有67个席位,两个派别围绕格未来国家发展的一系列问题存在诸多争议,其中最为主要的就是如何发展与平衡美俄关系和如何确保阿布哈兹与南奥塞梯问题的顺利解决。近期格鲁吉亚政府以滥用公帑为名,判处反对派高级领导人乌古拉瓦四年半监禁,而反对派方面则指责这一判决是“政府对政治对手施加的政治迫害”。这一事件表明,格鲁吉亚各政治派别之间的对立仍然十分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