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黑山共和国—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中东欧

黑山




    国家简介:黑山,是位于巴尔干半岛西南部、亚得里亚海东岸上的一个多山小国。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黑山共和国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8-17   来源:中国网   点击:756次 [打印]

徐亮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黑山共和国是少数几个采用意译国名的国家,黑山语意为“黑色的山”,英语音译有时称为门的内哥罗。黑山位于巴尔干半岛西南部,亚得里亚海东岸,境内多山,东北临塞尔维亚,东靠科索沃地区,东南为阿尔巴尼亚,西北为波黑以及克罗地亚,西南部为地中海的亚得里亚海。黑山是一个小国,国土面积13,812平方公里,比北京市总面积略小,首都波德戈里察。

黑山人起源于伊利里亚人。公元前3世纪以来先后被古罗马、哥特人、拜占庭帝国统治。9世纪,黑山地区首次建立“杜克利亚”国家。12世纪末并入统一的塞尔维亚帝国,1389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在科索沃战役打败塞尔维亚人,黑山重新获得独立。1516年,黑山成为以采蒂涅为中心的政教合一国家。1878年柏林会议中正式承认黑山的独立地位。1916年1月黑山被奥匈帝国占领。1929年黑山成为南斯拉夫王国一部分。1945年11月29日,黑山成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的六个加盟共和国之一。1991-1992年,南斯拉夫联邦解体,黑山和塞尔维亚组成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2006年6月3日,黑山在公投后宣布独立。黑山是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地中海联盟成员。2006年12月,黑山成为北约“和平伙伴关系国”,并于2008年北约峰会获得北约对话国地位。

一、政治体制:议会共和制、一院制、多党制

黑山独立后首部宪法于2007年10月通过并于生效。宪法规定,总统是武装部队最高统帅。国家安全委员会是黑山最高军事决策机构,成员包括总统、议长、总理、国防部长、总参谋长。黑山新宪法规定,黑山承认的国际法和国际公约是本部宪法的组成部分,如果其与国内法律有冲突,首先实施国际法。宪法规定,黑山的官方语言为黑山语,同时可以使用塞尔维亚语、波斯尼亚语、阿尔巴尼亚语和克罗地亚语。新宪法规定,黑山的军队和安全机构受民众的监督,而政府接受议会检查机构的监督,公民享有避难权、知情权等。

黑山实行一院制,议会是国家立法机构。议员通过直选产生,任期4年。本届议会于2012年11月组成,共有67个议席。主要政党有社会主义者民主党、民主阵线、社会主义人民党、积极的黑山党、社会民主党、波什尼亚克党、黑山民主党等党派。

二、黑山的投资环境与中国经济合作前景

黑山是欧洲较为落后的国家。独立以来,黑山的经济呈现增长的态势。2008年人均外国投资高于其他欧洲国家,经济因外国直接投资飞速增长。2014年GDP总量达42.8亿美元。尽管如此,黑山对外依赖的能源结构以及小规模的经济总量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从自然资源看,黑山资源相对匮乏,农业发展程度非常有限。但是黑山的森林和水利资源丰富,森林覆盖面积54万公顷,约占黑山总面积39.43%。铝、煤等资源储藏相对丰富,约有铝矾土矿石3600万吨及3.5亿吨褐煤。在东南欧,为改善地区能源环境,黑山参与了希腊、塞尔维亚等八个巴尔干国家和地区于2005年10月25日签署了东南欧能源市场公约。

从经济结构上看,黑山制造业薄弱,大量的工业产品、农产品、能源及日用消费品依赖进口。其物价水平偏高,常用物品供应正常,但蔬菜品种较少。2012年上半年,黑山出口货品(主要是金属)总值1.82亿欧元,比前一年同期减少14.6%,主要出口国依次是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黑和匈牙利,而进口货品(主要是粮食、石油和电能)总值864,9亿欧元,较前一年同期高2.6%,主要进口国依次是塞尔维亚、希腊和波黑。2006年独立后,黑山经济继续转型发展服务业,吸引外国投资者参与旅游新建投资和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以促进旅游业发展,目标成为优质旅游地点和加入欧盟。

从交通设施上看,黑山主要依赖公路和海运。黑山公路总里程达7353公里,呈现地区不均衡状况,黑山南部地区交通系统较发达,北部地区相对较差。由于黑山秋冬季降水较多,路段容易潮湿,北部地区更易出现积雪冰冻和岩石滑落,为过往车辆带来安全威胁。黑山2015年铁路总长250公里。铁路系统以波德戈里察为枢纽与塞尔维亚相联接。由于缺乏资金维护,黑山铁路运输存在设备老化、机车保养不善等问题。此外,黑山拥有2个国际机场,经波德戈里察机场和蒂瓦特机场均可直飞至欧洲主要城市。黑山水运较发达,其中作为亚得里亚海区域最深的天然良港巴尔港口最为重要,经此港可至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

从金融和投资上看,黑山是一个未与欧洲中央银行签订协议官方单方面自行使用欧元的国家,全国通用欧元。2006至2007年间,房地产市场蓬勃,俄罗斯、英国和其他国家的富豪在沿岸地区购买物业。

从人才角度来看,黑山具备完整的教育体系,包括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成人教育和特殊教育,黑山劳动力素质较高,通常会多种欧盟语言。黑山医疗条件属中等水平,劳动力有医疗保障,但医疗费用比较昂贵。

中国和黑山两国继承了中国与南联盟时期的传统友谊与经济联系。两国2006年7月建交后发展良好,政治互信不断增强。双方在经贸、文化、旅游等各领域交流与合作成效显著。黑山副总理拉佐维奇认为,黑山虽然是中东欧16国里最小的国家,但它是中国和中东欧合作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最积极的参与者。由中国公司承建的黑山南北高速公路斯莫科瓦茨-马特塞沃段项目启动仪式于2014年12月14日在黑山首都波德戈里察隆重举行。黑山高速公路项目由中国贷款6.87亿欧元,是迄今为止利用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专项优惠买方信贷中数额最大的一笔贷款。项目的建成将改善行车条件和沿线人民的生活条件,实现互联互通,增强巴尔港竞争力,拉动黑山和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意义重大。2015年,黑山积极参加了在浙江宁波开幕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黑政府多次呼吁中国投资其基础设施、能源、旅游、农业等。目前,黑山在华尚未开设使馆,持因私普通护照前往黑山可向塞尔维亚驻华使领馆(原塞黑驻华使领馆)申办黑山签证。

三、黑山的投资政治风险

黑山共和国独立以来,政局基本保持稳定。亲欧洲政党保持执政地位。但黑山的投资风险一直处于中等风险层级。这些风险通常来自国内政治问题以及外部的影响。黑山现政府将融入欧洲--大西洋一体化进程作为首要战略目标,重视发展同大国的关系,奉行睦邻友好政策,致力于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概括而言,黑山的政治风险主要都是中长期的危险,概括而言主要存在于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民族、宗教矛盾一定程度上威胁黑山安全与稳定。黑山共和国尽管民族矛盾较为缓和,但民族矛盾在局部也时常发生。2011年的统计数据表明,黑山共和国总人口62人中,黑山族占44.98%、塞尔维亚族28.73%,波什尼亚克族占8.65%,阿尔巴尼亚人占4.91%。黑山族连一半都没有占到。黑山的独立是黑山族和其他非塞尔维亚族支持的结果。但是黑山族和这些非塞尔维亚民族之间的宗教信仰却是不同的,黑山族为古斯拉夫人的后裔,和塞尔维亚一样信奉东正教,语言和族源与塞尔维亚族相同,文化习俗也相近。尽管在宗教和语言上,黑山族更接近塞尔维亚人,但是在国内政治上两者却是竞争关系。北约在科索沃危机中对塞尔维亚和黑山的空袭行动中,黑山领导人对塞尔维亚态度不予支持,因此黑山国内的塞尔维亚族群对黑山族党派印象不佳,政治合作信任度不够。主体民族黑山族于是不得不经常在国内议题上和其他非塞尔维亚人合作,难免受其制约。在黑山独立公投中,近20%的少数族裔,如阿尔巴尼亚族、波斯尼亚族人,支持黑山独立,使得黑山国内的塞尔维亚人对这些族群持敌视态度,埋下了冲突的隐患。2007年10月,黑山共和国议会通过第一部宪法,按照这部宪法,黑山的官方语言为黑山语,投票反对的基本上均为塞尔维亚族。

第二,国内的控制力较为有限,施政经验稍显不足,科索沃危机长远影响还在。1998年科索沃难民潮中,有将近五万难民来到了黑山。黑山、马其顿等国家成为作为科索沃难民的重要聚居地,在难民疏导以及军事禁运方面往往有心无力。由于国家治理能力有限,黑山地区是巴尔干有名的走私烟草、贩卖人口、洗钱和偷盗汽车的场所,一度被称为“黑帮国家”、“走私国家”。20世纪90年代,贝尔格莱德对黑山政府实施财政封锁,黑山境内走私活跃。黑山政府在这一时期内大约三分之一的预算来自对在黑山走私者的征税。黑山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亲戚在塞尔维亚,为走私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黑山是科索沃的近邻,科索沃的最终地位问题迟迟不能解决,黑山的外部环境就随时存在恶化的可能性。

第三,统派并未放弃抗争,黑山与塞尔维亚联合的可能性仍然存在。2006年黑山共和国全民公投,支持独立只占据0.4%的微弱优势。虽然独立派勉强胜出,但0.4%的微弱优势令统派自感仍存在和塞尔维亚联合的可能性。黑山内部长期分为绿(独立派)、白(亲塞派)两大对立阵营。亚得里亚海沿岸的新海尔采格长期是亲塞尔维亚的地区。黑山国内的亲塞政党占据着较大的政治优势,一旦黑山国内政局出现变化,塞尔维亚为主体的地区不排除发生骚乱以及再次出现与塞尔维亚联合的可能性。

第四,黑山如何平衡与俄罗斯和美国的关系将是黑山外交上的重要挑战。黑山执政党极力向欧盟靠拢,一方面希望能够恢复俄黑双方的老关系,邀请俄罗斯使用黑山的战略军事设施。另外一方面又积极接近美国,考虑为靠近科索沃的美国军舰提供基地。但是黑山对待塞尔维亚的态度却让欧洲看到黑山是难以值得信任对象。在1998年南联盟的危机中,黑山领导人不愿意和盟友同甘共苦,被塞尔维亚人视为“南联盟”利益的背叛者。1999年6月克林顿在访问斯洛文尼亚时召见了久卡诺维奇并举行了会谈,高度评价了黑山在科索沃危机中的政策。这种“舍近求远”的做法从国际战略上伤害了塞尔维亚和俄罗斯的利益,对黑山的地缘政治来说也是危险的——一个对自己近亲不好的民族,怎么会对远邻忠贞不贰呢。欧盟和美国的政治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