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塞尔维亚—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中东欧

塞尔维亚




    国家简介:塞尔维亚共和国,简称“塞尔维亚”,是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中部的内陆国,面积为88361平方公里。首都是贝尔格莱德。与黑山共和国、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克罗地亚、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马其顿及阿尔巴尼亚接壤,欧洲第二大河多瑙河的五分之一流经其境内。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塞尔维亚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10-15   来源:中国网   点击:1521次 [打印]

王鹏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塞尔维亚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Serbia)位于巴尔干半岛中北部,东北与罗马尼亚,东部与保加利亚,东南与马其顿,南部与阿尔巴尼亚,西南与黑山,西部与波黑,西北与克罗地亚相连。面积8.83万平方公里。人口990万,官方语言塞尔维亚语。主要宗教东正教。首都贝尔格莱德(Belgrade),人口164万(2011年)。

9世纪起,移居巴尔干半岛的部分斯拉夫人开始建立塞尔维亚等国家。一战后,塞尔维亚加入南斯拉夫王国。二战后,塞尔维亚成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六个共和国之一。1991年,前南开始解体。1992年,塞尔维亚与黑山组成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2003年2月4日,南联盟更名为塞尔维亚和黑山。2006年6月3日,黑山共和国宣布独立。6月5日,塞尔维亚共和国宣布继承塞黑的国际法主体地位。

在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塞尔维亚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通往欧洲的战略支点国家。 但同时我们也要清醒认识到,塞尔维亚本国存在一定的政局动荡与经济风险,这些都对我国企业走出去、投资塞尔维亚、实践“一带一路”方略构成威胁。 因此,如何防范在塞尔维亚投资的政治风险迫在眉睫。

图一:塞尔维亚及其周边卫星图(资料来源:互联网)

一、塞尔维亚国内政治概况

目前,塞尔维亚政局总体保持稳定。2008年2月,科索沃临时自治机构单方面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塞政府坚决反对。2012年5月,塞举行总统、议会、地方选举。塞前进党主席尼科利奇当选新一任总统。7月,塞前进党、塞社会党等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塞社会党主席达契奇出任总理。

塞尔维亚为议会共和制国家,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宪法规定,塞尔维亚是一个由塞族和所有生活在其境内的公民组成的国家,实行议会民主制。新宪法在序言中明确指出,科索沃享有高度自治,是塞尔维亚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议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实行一院制。议员通过直选产生,任期4年。2012年5月6日选举议会,共有250席。其中塞尔维亚前进党联盟73席,民主党联盟67席,塞尔维亚社会党联盟44席,塞尔维亚民主党21席,自由民主党联盟19席,塞尔维亚地区联盟16席,伏伊伏丁那匈牙利人联盟5席,桑贾克民主行动党2席,塞穆斯林联盟1席,普雷舍沃山谷阿尔巴尼亚人联盟1席,NOPO少数民族党1席。议长奈博伊沙?斯特法诺维奇(Neboj?a STEFANOVI?)。

目前塞尔维亚的主要政党有:(1)塞尔维亚前进党(Srpska Napredna Stranka),执政党,成立于2008年10月。(2)民主党(Demokratska stranka):前身为20世纪初成立的独立激进党,1919年改名为民主党,1945年被取缔。1989年11月,南斯拉夫13名知识分子决定恢复民主党。1990年2月3日,民主党召开正式成立大会。该党主张保障议会民主、法治和人权自由。约有10万党员。(3)塞尔维亚民主党(Demokratska Stranka Srbije):成立于1992年,由民主党分裂产生。约有8万名党员。该党致力于建立一个与塞尔维亚民族地位相称的国家;主张改革经济体制和实行私有化;认为南不能与全世界对抗,但在涉及南人民利益的原则上不应让步。主席沃伊斯拉夫?科什图尼察(Vojislav Kostunica),2000年10月就任南联盟总统。(4)塞尔维亚社会党(Socijalisticka Partija Srbije):成立于1990年7月,由原塞尔维亚共产主义者联盟和塞尔维亚劳动人民社会主义联盟合并而成。约有党员50万。1990年起该党一直在联盟和塞尔维亚共和国执政,2000年在联盟和塞尔维亚共和国议会选举中败北,成为在野党。主张实行民主社会主义,联邦制的南斯拉夫,建立现代法治国家和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的塞尔维亚。(5)塞尔维亚激进党(Srpska Radikalna Stranka):成立于1991年2月23日,由塞尔维亚切特尼克运动和人民激进党联合组成。约有19万党员,主要由工人、农民、家庭妇女、职员等组成。该党主张多党制,私有化和民主化,主张建立大塞尔维亚国家。1998年3月首次进入塞尔维亚共和国政府,成为塞联合执政党之一。在2000年9月塞议会选举中失利,成为在野党。(6)塞尔维亚复兴运动(Srpski Pokret Obnove):成立于1990年3月。主张恢复君主政体,崇尚西方式的民主社会的价值观念。该党一度进入联盟政府,后又退出。

二、塞尔维亚投资环境及其与中国经贸联系

塞尔维亚的经济近年来出现较快增长(2006年经济成长率达到6.3%),因而被一些人称为“巴尔干之虎”。其经济以服务业为主,在2008年,服务业占了国民生产总值的63%。足球是塞尔维亚人最为热衷的集体运动项目。

近年来,中赛双边关系不断增强。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2年,两国双边贸易额为5.15亿美元,同比增长8.5%。其中,中方出口额为4.13亿美元,同比增长4.2%;进口额为1.02亿美元,同比增长30.5%。塞尔维亚非常重视同中国的双边关系,从2009年起,塞中正式成为了战略合作伙伴,而且中国还是塞尔维亚在亚洲最大的伙伴。两国也有传统友谊和良好的互信,相互支持对方的主权。塞尔维亚坚定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

塞尔维亚全力支持中国和中东欧国家间的合作,并且一直非常积极地参与其中,因为他们认为该合作不但会给中东欧国家带来益处,也有利于整个欧洲。作为对该合作所做承诺的确认,塞尔维亚已经表达了愿意成为下届峰会主办国的意愿。

三、中赛外交关系分析

自独立以来,塞尔维亚一直将融入“欧洲-大西洋”一体化进程作为外交战略的首要目标,重视同美国、西欧及俄罗斯的关系。该国坚持睦邻修边,积极参与区域合作,同时注重开展经济外交。塞尔维亚正式启动了加入欧盟的谈判。塞尔维亚的目标是在2018年完成该谈判,并在2020年成为欧洲大家庭的一员。在外交原则上,塞尔维亚一直主张在尊重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遵守国际法律和相互平等尊重的原则基础上推动所有国家的和平和稳定。

就中-赛关系而言,两国友谊源远流长。1955年1月2日,南斯拉夫与中国建交。2006年6月14日,外交部欧洲司司长孔泉约见塞尔维亚共和国驻华大使乌多维契基,通知塞方自即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尔维亚和黑山特命全权大使转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尔维亚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尔维亚和黑山大使馆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尔维亚共和国大使馆。

根据《中国投资》的报道,塞中已经达成的关于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合作的协议。这为共同战略项目的开展创造了新的可能性,包括横跨多瑙河的大桥、科斯托瓦茨火电站的重建项目,以及著名的“欧洲11号走廊”高速公路的修建等。而作为中东欧国家合作典范的“贝-布铁路”(贝尔格莱德和布达佩斯之间的铁路)现代化改造这一工程将由塞尔维亚,中国和匈牙利三方共同协作完成。 塞尔维亚同样非常重视经济关系的发展和对巨大潜力的应用,特别是在基础设施、能源、农业、IT和汽车工业领域。 考虑到塞尔维亚作为投资地点有着显著的优势,因此两国相互扩大贸易和投资也有着巨大的空间。

中赛两国不仅在经济领域相互交流,而且在文化、科学、技术、教育、体育、地方民间等领域和层面上交流不断。如今,有大量的中国人在塞尔维亚生活、学习或工作,同时也有许多塞尔维亚人在中国生活,他们都得益于两国不断加深的友好环境和由此产生的众多机会。当前,在塞尔维亚有超过4000名的学生(包括大学以及中小学)在努力学习汉语,而在中国,诸如北京外国语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等名校也都在教授塞尔维亚语。

四、中资在塞尔维亚投资的政治风险分析

尽管中赛关系发展没有太多隔阂障碍,两国关系总体顺畅,近些年在赛投资的中国企业仍然面临着诸多风险与不确定性,尤其是一些些潜在的政治风险不容忽视。正如学者甄鹏所分析的,塞尔维亚在2014年大选之后,政坛“大洗牌”。而新的政局又给赛本国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及投资者)带来风险与挑战。参考现有的研究,我们归纳如下:

第一,依然脆弱的经济和高赤字、高失业率

有学者指出,塞尔维亚经济状况令人堪忧,存在着严峻的“双高”问题,即高财政赤字与高失业率。而这样的经济状况,不仅会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当地企业与中资企业的经贸合作,而且大量失业人员的存在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给我方企业与人员的生命财产造成威胁。

根据其本国的统计局所公布的数据,2014年第一季度的失业率达到了20.8%。因此,经济领域是目前政府工作的第一要务。这也就不难理解,在议会投票选举新政府的时候,发言、讲话、施政演说、政策报告都以恢复经济作为政府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一届政府对外公开表示,他们将从三个方面促进经济发展,一是经济改革,二是发展私营经济,三是巩固预算。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其主管经济的副总理、财政部长和经济部长,即所谓“经济班子三驾马车”清一色地以非党派的专业人士充当。对此,有学者指出,原先的统一退休者党一贯激烈反对削减工资和退休金,而今他们不再执掌劳工部,于是有可能为政府的新一轮经济改革留下了空间。

第二,依旧困扰的科索沃问题以及赛-欧盟关系

科索沃问题由来已久,一直未能妥善解决。执政的前进党采取“既要欧盟又要科索沃”的政策,与此前塔迪奇时代民主党的政策相差无几。欧盟已经明确指出:塞尔维亚在加入欧盟之前必须与科索沃关系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面正常化”,即双方要签署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条约。这等于要求塞尔维亚事实上承认科索沃是个主权国家。因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注定了是行不通的。果不其然,在实施四月协议的过程中,各方在协调和落实上都出现了重重困难。总统尼科利奇甚至表示将对科索沃采取强硬立场。相对而言,达契奇持有较为灵活的立场,譬如他允许领土分割,也表示可以谈判诸如联合国席位等问题。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在党内外的话语权仍较为有限。那么有科索沃带来的塞尔维亚国内政局动荡,以及给赛-欧盟关系所造成的种种负面影响,无疑都将给远道而来的中资企业投下阴影。中国政府历来尊重塞尔维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中资企业也为解决当地人的就业问题、当地经济的发展做出有目共睹的贡献。但现在他们仍必须更加深入的了解当地的政治局势、司法环境,从而采取对自身更有利的经营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