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乌克兰—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中东欧

乌克兰




    国家简介:乌克兰位于欧洲东部,东连俄罗斯、南接黑海,北与白俄罗斯毗邻、西与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诸国相连。乌克兰地理位置重要,是欧洲联盟与独联体特别是与俄罗斯地缘政治的交叉点。乌克兰作为世界上重要的市场之一,是世界上第三大粮食出口国,也是资本主义国家。有着“欧洲粮仓”的美誉乌克兰工农业较为发达,其农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20%。重工业在工业中占据主要地位。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乌克兰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6-03-01   来源:中国网   点击:618次 [打印]

黄日涵 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梅超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硕士

乌克兰,位于东欧,首都基辅,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信仰东正教和天主教,是欧洲除俄罗斯外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西临欧盟,东接俄罗斯,南抵黑海,作为欧洲两大势力的交汇点,乌克兰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地理位置特殊(见图1)。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度,乌克兰农业、重工业发达,尤以军事工业显著,是“欧洲粮仓”、“曾经的航母制造者”。然而尽管先天资源优厚,但政治资本不足,领导力缺乏,并且常常陷入大国博弈的旋窝,国家发展难以一帆风顺。

图1:乌克兰周边卫星图

一、乌克兰国内政治概况

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宣布脱离苏联,正式独立,不久又同其他苏联加盟共和国一起宣布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苏联不复存在。独立后的乌克兰,基本走上了西方式的资产阶级民主道路,实行三权分立制度,国家主权由总统、政府、议会(最高拉达)、司法机构等分别掌握。但是由于受乌克兰领导人变换影响,宪法几经修改,乌克兰政体在总统议会制和议会总统制之间不断变换。自2013年11月起,乌克兰危机爆发,随后局势瞬间万变,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出逃,议会立刻掌握政权。2014年2月,乌克兰议会宣布恢复2004年宪法,国家政体回归议会总统制,并且产生新的议长——亚历山大·图尔奇诺夫。2014年5月,乌克兰举行大选,“巧克力大王”波罗申科以超过一半选票,战胜季莫申科等对手,当选乌新任国家总统。

尽管乌克兰已经选举产生新的国家领导人,并且执政逾一年,然而新总统面临的政治难题并不少。审查乌克兰的政治环境,不容乐观。国内方面,西部群众向往欧洲,信仰天主教,以乌克兰语为主要语言,渴望入(北)约加(欧)盟。而东部群众则倾向俄罗斯,以俄语为主要语言,信仰东正教,反对加入西方集团,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地,至今仍然有零星的武装冲突。南部地区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已成定势,再难收回,乌克兰被肢解局面已然形成。国际方面,受欧洲难民潮以及ISIS恐袭巴黎的影响,俄美僵局有所打破,双边关系出现缓和,但土耳其击落俄战机一事使得双边关系的改善再次艰难。现任国家总统波罗申科系西方派,主张乌克兰早日加入欧盟、北约,然而乌克兰想完全拜托俄罗斯的影响,全面西行,也绝非易事。

二、乌克兰国内投资环境及中乌经贸关系分析

首先,就乌克兰国家发展水平来说,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2014年乌克兰GDP总量为1318亿美元,人均GDP3726美元,属于中等收入国家。但是近些年乌克兰经济增长不容乐观,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资料显示,2013年全年GDP基本零增长,2014年受乌克兰危机影响,GDP同比下降6.8%,2015年由于受到外围市场动荡的影响,乌克兰经济再度下滑。独立25年以来,乌克兰经济发展水平基本维持在苏联解体时期的状况,没有大的增长,与其他中东欧、独联体国家相比,形成鲜明反差。

从投资环境来看,乌克兰仍然具有明显的先天优势:第一、乌克兰是欧洲境内除俄罗斯外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境内矿产资源丰富,蕴藏有大量的铁、锰矿石、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许多矿产都是出口的热门产品。第二、乌克兰人口众多,市场广泛。截至2014年乌克兰人口达4.53千万,对于人口不多的欧洲各国来说,近半亿的市场,相当可观。除了劳动力资源丰富外,乌克兰人口还具有劳动力廉价,素质高,受教育水平高等优势。第三、乌克兰继承了原苏联境内众多发达的重工业,工业门类齐全,具有产量高、规模大的特点。机械、化工、煤炭、军工已成为乌克兰工业的主导部门。第四、乌克兰境内基础设施完善,铁路、公路、河运、以及海上运输发达。陆地方面,乌克兰东西连接欧洲与俄罗斯,南北贯通北欧与地中海沿岸国家,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河运方面,乌克兰国内河流众多,尤以第聂伯河著称,贯穿南北,经过基辅。海运方面,乌克兰临近黑海和亚速海,海岸线漫长,拥有敖德萨、伊利伊乔斯克、日丹诺夫等一批重要港口。最后,乌克兰地处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土地肥沃,气候适宜,机械化水平高,适合大规模农业生产,粮食大量对外出口,故素有“欧洲谷仓”之美誉。总的来说,乌克兰先天优势明显,可投资领域众多。

从中国与乌克兰经贸合作现状来看,目前已经相当成熟可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资料显示,在乌克兰的贸易结构中,中国是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受乌克兰国内危机影响,2014年两国贸易同比下降24%,贸易总额达80.83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78.4亿美元,从乌进口26.74亿美元,中方顺差较多。此外,两国的经济合作领域也较为广泛,农业合作和能源合作是重点。农业领域,双方积极开展农用物资出口合作和粮食贸易加工,共同建设开发农业灌溉设施、饲料加工、粮库建设等合作项目。能源合作方面,乌克兰能源蕴藏丰富,然而有效开发不足。中国企业助乌融资,帮乌开发新能源,改造落后设施,实施气改煤项目,为乌克兰能源工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三、中乌外交关系及在乌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乌克兰独立后不久,1992年中乌即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国支持乌克兰的独立自主,支持乌克兰的和平发展,乌克兰在台湾问题上也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双方相互尊重,平等互利。乌克兰弃核后,中国作为联合国“五常”之一,为乌克兰提供核保护,这一政策始终没有改变。建交以来,两国高层访问频繁,政治互信不断加强。2008年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10年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2011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回访乌克兰,双方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开辟两国关系发展新章程。2013年12月,亚努科维奇访问中国,双方批准签订《中乌战略伙伴关系发展规划(2014-2018年)》,为未来几年中乌关系的发展确定航向。尽管乌国家领导人已经更换,新政府仍然宣布原条约和申明有效,不对两国关系造成负面影响。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中国政府秉持客观、公正和负责任的态度,不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选边站,正如王毅外长所言,“乌克兰问题发展到今天,有非常复杂的历史经纬和现实背景”,中方主张政治解决,反对军事冲突,由此赢得了乌克兰人民的信任。

投资乌克兰,就当前形势来看,笔者认为具有以下政治风险:

第一、容易引起俄罗斯的警惕,尤其是在能源领域。

前苏联地区,传统上都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其影响力遍布独联体。苏联解体后,中东欧、高加索以及中亚地区仍然与俄罗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剪不断、理还乱。中国目前对中亚大举投资,中俄两国如何在这一区域协调与合作,已经对两国关系构成挑战。在乌克兰,中国企业参与能源开发,帮助乌克兰融资,改造落后基础设施,动作颇大。而传统上乌克兰是俄罗斯天然气去往欧洲的中转站,俄罗斯有意控制乌克兰的能源工业发展,让乌成为能源中转站,而不是能源开发站,俄罗斯不希望乌克兰能源自给甚至出口。所以中国企业进军乌克兰,需要在一定程度上照顾俄罗斯的情感,最好将俄罗斯也纳入到利益分配格局中,实现互利共赢。

第二、乌克兰国内政治和立法稳定性较差。

乌克兰独立后不久,1996年最高拉达即颁布国家宪法,规定国家实行共和制,总统是国家元首,享有大权。2004年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亲西方的尤先科和季莫申科上台,同年乌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规定自2006年起乌实行议会总统制。然而不久后,2010年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担任乌克兰总统,议会裁决2004年的宪法修正案无效,重新实施1996年宪法,国家政体再度回归总统议会制。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亚努科维奇被迫出逃,2014年最高拉达再次宣布恢复2004年宪法。就这样,乌克兰政体在总统议会制和议会总统制之间不断徘徊。国家政体的反复摇摆,实际上是国内政治派别激烈斗争的结果,而这恰恰显现出国内社会的不稳定性。

第三、乌克兰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

乌克兰危机自2013年11月爆发至今,已经持续两年多。围绕乌克兰问题的解决,德法俄乌四国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两度签署停火协议,国内局势基本实现稳定,但是未来不排除在顿巴斯地区仍然爆发小规模冲突的可能性,目前乌克兰国内西部地区相对稳定安全,可以作为投资的考虑地。国际方面,虽然当下局势暂时稳定下来,俄美对峙烈度已明显降低,但是乌克兰并没有从根本上摆脱大国博弈的旋窝。独立24年来,乌克兰始终在东西方徘徊,从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到亲西方的尤先科、季莫申科,再到后来亲俄派亚努科维奇二度上台,不久又戏剧性的出逃,亲西方的波罗申科上台,国家发展方向始终摇摆不定。当下乌克兰欲加入北约欧盟,寻求保护,以期彻底摆脱俄罗斯的影响。一者会遭到东南部国内群众的强烈反对,二者俄罗斯也会强势回击乌克兰。长期以来,国内分裂动乱、缺乏持久的政治稳定局面,群众凝聚力不强,国际上不能独立自主,难逃大国干涉,乌克兰未来要走的道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