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马来西亚—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东盟

马来西亚




    国家简介:马来西亚,全称马来西亚联邦,简称大马。马来西亚被南中国海分为两个部分:位于马来半岛的西马来西亚,北接泰国,南部隔着柔佛海峡,以新柔长堤和第二通道连接新加坡;东马来西亚,位于婆罗洲(加里曼丹岛)的北部,南接印度尼西亚,文莱国夹在沙巴州和砂拉越州之间。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马来西亚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4-10   来源:中国网   点击:678次 [打印]

张华 中国社科院学者

白荷菲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马来西亚地处东南亚核心地带,地理位置优越,南海将其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马位于马来半岛南部,北部与泰国接壤,南与新加坡隔柔佛海峡相望,西濒马六甲海峡;东马位于婆罗洲岛北部,南临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文莱。(如图一)近年来,中马经贸往来密切,2013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支点,马来西亚于2015年接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并以创始成员国身份加入“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因此,对马来西亚投资环境和政治风险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图一:马来西亚周边卫星图

资料来源:Google卫星地图

  1. 马来西亚国内政治概况

根据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宪法》,延续大英帝国政治传统,成立马来亚这一联邦国会君主立宪制国家。1963年马来西亚建立,宪法更名为马来西亚宪法。马来西亚君主是国家最高元首,由九个州的世袭苏丹轮流担任,由选举产生,任期五年,不得连任。最高元首委任下议院多数党领袖为总理,并根据总理提名任命内阁部长、联邦法院院长等国家行政机关重要官员。最高元首在行使其各项权力的同时,也需要考虑总理的意见和决定。现任最高元首哈利姆是马来西亚第14任最高元首,于2012年正式登基。另外,九个州的世袭苏丹和四个州州元首构成统治者会议,选举决定国家正副最高元首,审议并颁布国家法律法规。

马来西亚的最高立法机关是国会,由最高元首、上议院和下议院组成。下议院有222个议席,议员在全国大选由人民选出,获得多数席位的政党取得组阁权,任期5年。上议院有70名议员,其中44名由总理向最高元首推荐并由元首任命,另外26名由各州立法议会推举两名,任期3年,连任不得超过两届,且不受国会解散与否的影响。

内阁是马来西亚的最高行政机关,由总理领导,所有成员必须是国会议员,内阁向国会负责。国家的实际运作实权掌握在内阁手里。本届内阁成立于2013年5月,纳吉布连任马来西亚总理。

马来西亚的司法机构独立于立法和行政机构。最高司法机关为联邦法院,在其之下设立上诉庭,东西马分设婆罗州高级法院和马来亚高级法院,各州设有地方法院和推事庭。另外还设有特别军事法庭和伊斯兰教法庭(受伊斯兰教法令规制)。

马来西亚实行多党制,由几个政党联合组成政党联盟执政。马来西亚现有40多个政党,分为执政党联盟(即国民阵线)和反对党联盟(即人民联盟)。现任总理纳吉布来自执政党联盟中的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即巫统)。

二、马来西亚的投资环境及中马经贸联系

(一)马来西亚投资环境

马来西亚实行开放的市场经济,积极引进外资,基础设施建设比较完善。1957年加入《关税和贸易总协定》, 1967年成为东南亚联盟国家的创始成员国。世界经济论坛《2013-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在14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24,位列东盟国家第2位,亚太地区第7位。

根据马来西亚国家统计局数据,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为3356亿美元,年增长率为6%,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1039美元。根据世界银行的标准,马来西亚于20世纪70年代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国民人均收入在1万美元以上。2014年,马来西亚GDP为3124.4亿美元(如图二、图三)。据WTO统计,马来西亚2014年商品及服务进出口贸易在全世界均位列前二十。

从产业结构来看,第三产业是马来西亚的支柱,农业、制造业、旅游业、采矿业和建筑业等都是其重点产业。根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2014年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之马来西亚》,2013年马来西亚GDP中农业、矿业、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的比重分别是7.1%、8.1%、24.5%、3.7%和55.2%。

从国家政策来看,马来西亚政府鼓励外国投资者的投资,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改善投资环境,完善投资法律,加强投资激励。2010年马政府提出“新经济模式”,明确指出要履行公正透明有利于市场的政策并开拓经济增长的来源。2010年马政府提出“经济转型计划”,将油气能源和通讯设施等列为国家经济关键领域,并推出1380亿美元的“切入点计划”予以支持。

图二:2006-2014年马来西亚GDP

资料来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图三:2014年9月公布马来西亚贸易概况(一)

资料来源:世界贸易组织官网

(二)中马经贸关系

马来西亚目前是中国在亚洲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在东盟国家中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7年成为马来西亚最大贸易伙伴。2014年中马贸易额1020.2亿美元,其中中方出口463.6亿美元,同比增长0.9%,进口556.6亿美元,同比下降7.5%。WTO于2014年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是马来西亚2013年第一大进口国和第二大出口国,分别占马来西亚进口和出口额的13.5%和16.4%(如图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0-2011年亚洲各国经济体对中国出口占GDP百分比的统计,2010-2011年马来西亚对中国出口占其GDP的百分比比2000-2007年的平均数增长了大约6个百分点(如图五),这也证明了中马双边贸易关系对马来西亚经济的重要性在不断提高。中国自马进口主要商品有集成电路、计算机及其零部件、棕油和塑料制品等;中国向马出口主要商品有计算机及其零部件、集成电路、服装和纺织品等。

在投资方面,截至2014年11月底,马实际对华投资67.4亿美元,中国对马非金融类投资9.6亿美元。中马在一系列重要项目上有合作关系,包括中国在马投资的广垦集团橡胶种植项目、华为公司通讯项目和首钢集团综合钢厂项目等,马来西亚在中国有金狮集团投资的百盛商场以及郭氏集团投资开办的香格里拉酒店等。中马双方的承包劳务关系也非常密切,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3年中国公司在马新签承包工程80份,合同总额为24.68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7807人。 “一带一路”无疑为深化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加强经贸联系,中国对马投资提供了重要契机。

图四:2014年9月马来西亚贸易概况(二)

资料来源:世界贸易组织官网

图五:2000年至2011年亚洲各经济体对中国出口占GDP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网

三、投资马来西亚的政治风险

相较于东南亚许多国家政权变动频繁、社会动荡、民族宗教问题突出、受恐怖主义严重威胁,马来西亚的政治风险较低,但也存在潜在的政治风险,包括逐渐激烈的党派之争、美国对马来西亚的影响、与邻国的领土争端、毒品等社会治安问题以及内部的排华情绪等。

其一,国内党派斗争激化。长期以来,马来西亚“国民阵线联盟”一直在大选中稳操胜券。但是,2008年第十二届大选中,“国阵”丧失36.9%的议席和13州中的5个;2013年,马来西亚更是经历了史上竞争最激烈的一次大选,尽管最终“国阵”仍然获胜,但反对派的力量日渐壮大。反对派领袖认为,其胜利被选举舞弊“偷走”,并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游行和社会运动。2014年“MH370客机事件”中,日益激烈的党派斗争也得以暴露。这一定程度上为马来西亚的投资环境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和负面影响。

其二,美国对马来西亚政局的影响加强。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对东南亚的军事援助大幅度增加,2013年美国防部长宣布支持对东南亚军队训练的资金增加50%。2014年,美国首次派6架F-22战斗机与马来西亚的进行军事演习。2014年9月,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透露,马来西亚邀请P-8“海神”巡逻机从该国最东端地区起飞,“让美国更接近南海”。这一系列情况对中马关系都存在着潜在威胁,尽管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一直友好,但作为战略敏感核心地带实力较弱的国家,其外交政策往往受制于美国等大国。

其三,与邻国的领土争端。马来西亚与邻国菲律宾、文莱、中国都存在着领土争端,其中以菲律宾情况最为严重。沙巴州目前在马来西亚的管辖下,但菲律宾自1962年起便宣布对其拥有主权。2013年马政府称,马警方与疑似侵入该国沙巴州的菲律宾部落武装分子爆发枪战,致使5名马警察和3名菲武装分子死亡。后来,双方在沙巴州另一地区再次发生武装冲突,造成14人死亡。尽管马政府称有信心稳定该地区局势,但两国间的领土争端上升至军事冲突增加了投资马国的风险。

其四,毒品带来社会治安问题等。由于马来西亚与金三角距离较近,所以尽管马来西亚对毒品犯罪的量刑较高(唯一一项触犯死刑的犯罪),但马来西亚的毒品交易仍然猖獗。马来西亚政府每年用于反毒运动的财政耗资巨大,对社会经济其他领域的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挤压效应。

其五,社会中存在排华势力。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分别占人口的62.5%、22.0%和6.0%。马来人主要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华人信奉佛教,印度人信奉印度教。总体而言,马来西亚各民族相处和睦,不存在大规模冲突和斗争的风险。但马国社会中仍然存在对华人的排斥和歧视,华人难以进入政治决策高层。2013年大选后,代表华人利益的政党——马华公会仍属于在野党。

综上,当前中国与马来西亚正处于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阶段,在国家全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背景下,双方在设施互通、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通信网络建设及贸易畅通等多个方面具备合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