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保加利亚—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中东欧

保加利亚




    国家简介:保加利亚共和国,简称“保加利亚”。是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东南部的一个国家,与罗马尼亚、塞尔维亚、马其顿、希腊和土耳其接壤,东部滨临黑海。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保加利亚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6-03-02   来源:中国网   点击:757次 [打印]

黄日涵 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梅超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硕士

保加利亚共和国,简称保加利亚,以保加利亚民族为主,信仰东正教,首都索菲亚,是举世闻名的旅游城市。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保加利亚位于欧洲巴尔干半岛东南端,属于东南欧国家,北接罗马尼亚,西部濒临塞尔维亚、马其顿及希腊诸国,东抵黑海,南望土耳其(如图1)。保加利亚是中国进入东南欧市场并且进一步打开全欧市场的桥头堡,在中欧合作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战略意义不可低估。根据人民网的报道,2015年4月29日,保加利亚投资局局长亚尼夫即曾表示,保加利亚愿意积极参与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倡议中,成为沟通中欧贸易的天然桥梁。

图1:保加利亚周边卫星图

一、保加利亚国内政治概况

历史上,保加利亚曾先后被东罗马帝国以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过,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又追随德国,成为战败国。二战结束后,在苏联的帮助下,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1946年9月15日正式宣布成立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随着冷战的结束,保加利亚政局也发生巨大变化,保加利亚执政党即共产党宣布改名社会党,国家实行多党制和市场经济,改国名为“保加利亚共和国”,实行议会共和制政体。

保加利亚实行一院制,设有240位议席,议员由民选产生,任期四年,现任议长米哈伊尔·米科夫。议会享有立法权、批准和核查政府预算、组织总统和总理选举、对外宣战等大权。只有在议会中占有半数以上席位的政党或者政党联盟,才可成为执政党。目前,在保加利亚议会中,由争取权利和自由运动党与社会党组成执政联盟,联合执政,其他如“民盟”、“阿塔卡”联盟、“公民党”系在野党。总统是国家元首和三军统帅,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五年,最多任两届。总统有权驳回经议会通过的法律,但是经议会复审后,仍然获得多数决议通过,则法案生效,不再受总统约束。总理是最高行政长官,由执政党联盟提名产生。总理根据总统授权,提名内阁成员,组成部长会议,成立中央行政机关。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保加利亚于2004年加入北约,2007年成为欧盟成员国,2012年加入申根区。

二、保加利亚投资环境及中保经贸关系分析

首先,就保加利亚的经济发展水平而言,2014年保加利亚GDP总量为557.3亿美元,人均国民总收入7420美元,在欧洲属于中高等收入国家,领先巴尔干半岛诸国(见表1)。近些年,保加利亚经济呈现稳步增长态势,2012年至2014年GDP年增长率依次为0.5%、1.1%、1.7%。自苏东剧变以来,保加利亚已经基本实现从公有制经济向包括私有制在内的多种所有制经济的转变,其中农业、轻工业以及旅游服务业作为国家财政的主要来源,是优先发展行业。

表1:2014年保加利亚相关发展指标

GDP

(美元)

人均年收入

(美元)

GDP增长率(%)

人口

(百万)

入学率(%)

贫困人口(%)

平均寿命(岁)

557.3

7420

1.7

7.22

99

21

74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网站

其次,从投资环境来看,保加利亚具有以下优点:第一、保加利亚人力资源优势明显。据驻保加利亚经商参处记载,2012年欧盟农业和公共服务部门之外的行业小时平均工资为24.2欧元,在各成员国中,最高的丹麦达40.1欧元,而最低的保加利亚只有3.4欧元。不仅劳动力成本低廉,保加利亚的劳动者受教育水平也非常高,素质良好。第二、政府鼓励外商投资,保加利亚的税率在全欧洲范围内也是最低的,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仅仅10%。第三、保加利亚目前已经加入欧盟,并且是申根区国家。这就意味着,凡是在保加利亚境内投资的企业,其产品可以自由进入其他欧盟国家,没有税收限制,并且企业人员也可以在申根协议国内自由出入。从可投资的领域来看,首先,保加利亚酿酒产业发达,是其传统支柱行业,葡萄酒酿造业被誉为是保加利亚“国家经济的靓丽风景线”,其葡萄酒更是远销欧洲腹地和俄罗斯等国。其次,保加利亚作为酸奶的发源地,其乳制品行业拥有上百年的历史,品种齐全,对外大量出口。再次,因巴尔干山脉南麓地区独特的气候条件,盛产高品质油玫瑰,花瓣出油率极高,其玫瑰加工产品深受世界各国人民喜爱,每年的产量和出口量都位居世界第一。目前保为了支持酿酒业、乳制品行业及玫瑰产业的发展,鼓励外资进入,加快融资,扩大农业种植面积及牧场面积,行业发展迅速进入黄金时期。最后,保加利亚的旅游业也是其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主要体现在文化历史游、夏季海滨游及冬季滑雪游。保加利亚拥有众多上千年的历史文化名城,首都索菲亚即是其重要代表,在索菲亚既有残留的古罗马拜占庭建筑,也有风格迥异的奥斯曼帝国的建筑遗址,更不乏斯大林时期的红色经典。又因为保加利亚濒临黑海,拥有优质的海滨浴场和黄金海滩,每年5月-9月瓦尔纳和布尔加斯等各具特色的度假城市都会吸引全世界各地的游客。而冬季时候,中西部地区因为山地众多,降雪量大,成为不可多得的滑雪胜地。

最后,就中保双边经贸关系来看,自1952年双边签订第一个贸易协定以来,双边贸易稳步发展,经济合作领域不断扩大,地方政府及企业代表团往来频繁,深入沟通和交流。自保加利亚加入欧盟以来,关税降低及贸易规范化为双边贸易关系的发展奠定了牢固基础,但同时由欧盟发起的反倾销措施也经常限制了中国产品进入保市场。相关经贸合作数据如表2所示:

表2:近期中保双边经贸合作相关数据(单位:亿美元)

双边贸易

2014年

2015年1-3月

总额

21.68(↑4.1%)

4.07(↓28.2%)

我出口

11.79(↑5.6%)

2.46(↓5.5%)

我进口

9.89(↑2.3%)

1.61(↓47.4%)

承包工程

2013年营业额5.4亿美元

来华投资

2013年实际使用7022万美元

对保投资

2014年投资额1.36亿美元(保方面数据)

数据来源:驻保加利亚经商参处

三、中保外交关系及在保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冷战时期,中保外交关系属于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关系,基本从属于中苏关系。新中国成立后,苏联及中东欧各国首先承认中国的国际地位,1949年10月4日,中保双方就建立起正式外交关系。五十年代双边关系发展迅速,经济合作、政治互信、文化交流同步跟进。六十年受中苏关系恶化影响,保加利亚一度追随苏联的对外政策,导致中保关系一度僵化。自八十年代起两国关系逐步解冻,各个领域的交流和合作也不断增加,至今发展顺畅。自2012年第一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以来,每年中保两国高层都保持密切交流。2014年两国建交65周年,双方互致贺电。2015年11月在中国苏州举行了第四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应李克强总理邀请,保加利亚领导人与会,双方就未来中国-中东欧国家关系的发展积极交换意见。可以说,在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机制下,双边关系发展也迎来了黄金时期,未来中保合作还将进一步深化,前景广阔。

从目前来看,影响保投资环境的潜在政治风险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短期内保俄关系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据蔡语钱在《中国前驻保加利亚大使白寿绵访谈录》中记录,历史上保俄关系一直友好,这不仅是由于两国同一种族、同一语系、同一宗教信仰,更因为俄罗斯曾帮助保加利亚赶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冷战时期作为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国家又一直资助保加利亚经济发展,为保的独立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2013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对两国原本的友好关系蒙上阴影。保加利亚拒不承认乌克兰东南部独立的顿涅茨克和卢甘茨克两共和国,并且指责俄罗斯干涉乌克兰国内政治,担心俄入侵乌东南部地区,由此导致整个黑海地区面临安全威胁。作为回应,俄罗斯放弃原已规划好的经过保加利亚的南溪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两国关系就此波折。

第二、保国内民族问题。

保加利亚国内主体民族保加利亚民族,约占其总民族的80以上%,此外还分布有土耳其民族、马其顿民族等少数民族。土耳其民族作为保境内的第二大民族,约占10%左右。两大民族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时期,为了内化保加利亚民族,奥斯曼帝国向这一地区大量迁徙土耳其民族,强迫保加利亚人信仰伊斯兰教,学习土耳其语言,大量土耳其人在保加利亚扎根生活,保土之间的民族矛盾也由此产生。独立后的保加利亚,为了保证国家的稳定和团结,企图同化土耳其人,改变其语言和宗教信仰,导致双方民族冲突时有发生,保加利亚和土耳其两国的双边关系也经常受到影响。1984年-1985年甚至爆发了著名的“保加利亚敌对州战争”,双方死伤无数。新世纪以来,保民族政策逐步发生变化,开始重视土耳其民族的合法权利,种族矛盾趋于缓和。

第三、同马其顿共和国的关系不明朗。

传统上的马其顿地区地理概念很广,它包括今天保加利亚的西南部、希腊北部以及马其顿共和国。20世纪初爆发的两次巴尔干战争,战争结束后,作为瓜分,希腊、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各得一部分,使得马其顿地区被一分为三。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后,其境内的马其顿民族成立马其顿共和国,即今天的马其顿。因为担心马其顿共和国的成立会对自己境内的马其顿民族产生向心力,保加利亚至今没有承认马其顿共和国的合法性。更为严重的是,保加利亚甚至不承认有马其顿这个民族的存在,声称居住在保加利亚境内的马其顿民族实际上就是保加利亚民族。作为保加利亚的周边邻国之一,两国关系的发展至今不尽人意。

不过总体来看,目前保政治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平稳增速,投资环境日益改善,适合外资进入,总体政治风险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