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吉尔吉斯斯坦 —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中亚

吉尔吉斯斯坦




    国家简介: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是一个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北边与哈萨克斯坦相接,西边则为乌兹别克斯坦,西南为塔吉克斯坦,东边紧邻中国。比什凯克是吉尔吉斯斯坦的首都和最大城市。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吉尔吉斯斯坦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4-03   来源:中国网   点击:1449次 [打印]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柴平一 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硕士研究生


吉尔吉斯斯坦位于中亚东北部,北接哈萨克斯坦,南邻塔吉克斯坦,西南毗连乌兹别克斯坦,东南与中国南疆地区接壤,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是中亚地区的东线门户。其国土面积19.99万平方公里,人口566.31万,首都位于北部靠近哈萨克斯坦的比什凯克。

吉尔吉斯建国之后,在政治转型与国家建设上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特别是在2005年爆发的所谓“郁金香革命”之后,吉尔吉斯斯坦成为中亚地区相对不稳定的国家,内部政治斗争激烈,政权更迭,经济发展困难。2010年“4·7”事件后,吉尔吉斯斯坦实行了议会制,建立了平衡各派利益的执政联盟,政局出现回稳迹象。

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结构

吉尔吉斯坦是中亚五国唯一的议会制国家,总统任期5年,不能连任,议会是国家管理体系的主导,行使权由总理负责。议会实行一院制,由120名议员组成,任期5年。目前,在吉尔吉斯司法部正式登记注册并开展活动的政党有140余个。吉尔吉斯斯坦议会中执政联盟屡经变化,到2014年3月31日,社会民主党、尊严党和祖国党宣布组成新的执政联盟,共和国党和故乡党成为议会反对党。其中故乡党、社会民主党、尊严党、共和国党和祖国党为吉尔吉斯主要政党,也是议会中的五大党派。社会民主党于1994年12月重新注册,现有党员约5万人,创建者多为知识分子,该党现为议会执政联盟成员之一,在议会中占有26席。尊严党于1999年8月注册,现有党员3万多,在议会占25席。祖国党1999年12月16日注册,现有党员2千余人。该党宣称在承认差异的基础上代表全民利益,主张妥协和相互接纳。该党在议会占18席。两个反对党中,故乡党主要由前政权高官和南方派人士组成,政治基础在吉南方。2010年10月议会选举该党获得8.89%的有效选票,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在议会28席。共和国党于2007年成立,主张在一元极权制的基础上发展吉各区域经济与文化。该党在议会占23席。

必须指出的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多党制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多党制有本质上的不同。吉尔吉斯坦的多党制是建立在部族之上的多党制。在西方多党民主的形式之下,吉尔吉斯斯坦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氏族、部落、部落联盟社会。吉尔吉斯斯坦全国大多处于高山地区,生存环境险恶、各区域之间交往极为困难,人们需要以来部族的保护才能获得安全,并需要通过部落分配以获得生存资源。这让吉尔吉斯斯坦人逐渐形成了以部落认同为基础的政治心理,并让其政党通常围绕部族或是部族强人组建。这带来了吉尔吉斯斯坦碎片政治的现状,全国140余政党只有20余政党可以进入议会。

吉尔吉斯斯坦的投资环境及其与中国的经贸联系

吉尔吉斯的经济总量和人均GDP偏低,在中亚五国和独联体国家中都属于相对不发达的国家。2013年吉尔吉斯GDP为72.26亿美元,仅占中亚五国GDP总量的2.2%,人均GDP为1323美元,属于世界银行分类法中的中低收入国家。由于在油气资源上与塔吉克斯坦同属较为匮乏的国家,吉尔吉斯的GDP年均增速远低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油气出口大国,但吉尔吉斯斯坦在有色金属、水电、畜牧业上有着巨大的潜力。2013年吉尔吉斯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0.5%,主要原因是以“库姆托尔金矿”为主的加工业,以及贸易、建筑和交通通讯的增长带动了整体经济的提升。若不计库姆托尔金矿产值,吉尔吉斯国内生产总值约为66.7亿美元,同比仅增长5.8%。“库姆托尔”金矿公司由加拿大卡梅柯公司与吉尔吉斯政府合资成立,加方持有67%的股份,吉尔吉斯政府持有33%的股份。该项目自1997年开始商业开发,至今已产黄金200多吨,是吉尔吉斯政府收入主要来源(目前吉尔吉斯政府正与加方就提高吉方占该公司股比事宜进行磋商)。

吉尔吉斯斯坦现已探明储量的优势矿产有金、钨、锡、汞、锑、铁。黄金总储量为2149吨,探明储量565.8吨,年均黄金开采量为18-22吨,居独联体第3位,世界第22位。汞储量4万吨,开采量为85吨,居世界第3位。除了有色金属之外,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河流湖泊众多,水资源极其丰富,蕴藏量在独联体国家中居第三位,仅次于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潜在的水力发电能力为1420.5亿千瓦时,目前仅开发利用了10%左右。主要河流有纳伦河、恰特卡尔河、萨雷查斯河、楚河、塔拉斯河、卡拉达里亚河、克孜勒苏河等。主要湖泊有伊塞克湖、松格里湖、萨雷切列克湖等,多分布在海拔2000米以上地区,风景优美,具有较高的旅游价值,甚至有人因此将吉尔吉斯斯坦称为“东方瑞士”。

值得一提的是,侨汇是吉尔吉斯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占吉国内生产总值的30%。2014年1-12月,吉尔吉斯的侨汇收入为22.36亿美元,较2013年22.68亿美元略有减少。其中,21.68亿美元来自在俄罗斯务工的吉尔吉斯劳工,占总额的97%;此外,来自哈萨克斯坦和美国的侨汇收入分别为0.2亿美元和0.12亿美元。

吉尔吉斯斯坦与我国西部紧密相连,其南部与我国新疆南疆地区唇齿相依,是中国通往中亚的门户和一带一路建设的的重要节点。两国自建交起,双边贸易基本保持稳定增长态势,中国是吉尔吉斯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与第二大进口来源国。2008年之后,我国对吉尔吉斯斯坦投资增长较快,年度投资流量接近8000万美元,但近年来受到能源与原材料市场价格波动与吉尔吉斯内需情况变化影响,出现了一些波动。2014年1-11月,吉尔吉斯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为11.087亿美元,同比下降15.4%。

目前,中国在吉尔吉斯斯坦注册企业约260家,合作范围涉及贸易、工程承包、通讯服务、矿产资源勘探和开发、农业种植、养殖、食品和农产品加工、金属冶炼、建材生产、轻工业、运输、房地产开发、建筑、餐饮、旅游、娱乐等多个领域和行业。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北一南公路”修复项目与吉尔吉斯南北第二条公路项目、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承建达特卡-克明输变电项目与比什凯克热电站项目、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吉尔吉斯winline-CDMA项目等。除此之外,中国在吉尔吉斯斯坦还有大量的援建项目,总计约4000万美元。

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风险

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风险大致上可以分为两个方面:

其一,大国干预带来的政治风险。吉尔吉斯斯坦战略位置极为重要,长期是美俄等大国争夺的目标。吉尔吉斯斯坦建国以来的两次大的政局震荡都与美俄角力密切相关。美国人策划了搞掉阿卡耶夫政权的郁金香革命,俄国人则搞掉了阿卡耶夫的继任者巴基耶夫。从目前来看,相比于通过NGO进行软实力渗透的美国,俄罗斯在吉尔吉斯斯坦一家独大的迹象十分明显。一方面,俄罗斯为吉尔吉斯斯坦提供军事保护,成为其保持国内局势稳定的关键性外部力量。另一方面,俄罗斯还可以通过在俄务工的吉尔吉斯斯坦人对国内政局施加影响。除此之外,吉尔吉斯斯坦北部政经发达地区亦深受俄语电视、报纸的影响。吉尔吉斯斯坦既有可能成为中国进入中亚的门户,也有可能成为俄罗斯遏制中国西进的桥头堡。

其二,内部政局动荡带来的政治风险。吉尔吉斯斯坦是多民族国家,全国有84个民族。其中吉尔吉斯族占71%,乌兹别克族占14.3%,俄罗斯族占7.8%。吉尔吉斯多数居民信仰伊斯兰教,属于逊尼派,其次为东正教和天主教。吉尔吉斯斯坦各地区与民族之间,在国家的发展思路上存在重大差异。居住在费尔干纳盆地、阿赖山下的南方人与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关系密切,是虔诚的穆斯林,他们主张与穆斯林国家发展关系,并使国家伊斯兰化。居住在楚河谷地、伊塞克湖塔拉斯的北方人则与南西伯利亚民族相接近,主张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维系密切联系,从而保持国家的世俗化。

南北部族矛盾与吉尔吉斯-乌兹别克族裔冲突,是吉尔吉斯斯坦难以消除的两大内部隐患。一方面,自吉尔吉斯斯坦建国以来,北部的工资和生活水平明显高于南部,而南部由于经济落后加之地处极端势力活跃的费尔干纳盆地,其宗教虔信明显强于北方,加之自古以来南部的奥什-贾拉拉巴德部族和北部的楚河-塔拉斯部族长期关系紧张的因素,最终造成了南北对立的政治局面。另一方面,在2010年南部骚乱之后,乌兹别克人与吉尔吉斯斯坦人关系空前紧张,其分裂倾向也越发明显。

必须指出的是,近年来由于吉尔吉斯斯坦人大量去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打工,其本地的工作机会多由来自乌兹别克的劳动者填补。大量乌兹别克青壮年的流入正在快速改变着吉尔吉斯斯坦一些地方的人口结构。随着俄罗斯因遭受欧美制裁而经济下滑,大量的吉尔吉斯斯坦劳工可能会向吉尔吉斯斯坦回流,从而激化与乌兹别克劳工的矛盾,而乌兹别克斯坦作为中亚人口最多、军力最强的国家,对于吉尔吉斯斯坦上乌兹别克族人已经表示出了高度的关注。两国很有可能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会有所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