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黎巴嫩 —网上丝绸之路公共服务平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一国一窗口> 西亚

黎巴嫩




    国家简介:黎巴嫩共和国,位于亚洲西南部地中海东岸,习惯上称为中东国家。该国东部和北部与叙利亚接壤,南部与以色列(边界未划定)为邻,西濒地中海 黎巴嫩是中东地区最西化的国家之一,这与它和基督教有着十分密切的历史有关,境内更有人类最早一批城市与世界遗产,这些文明古迹最古老的具有长达5,000多年的历史,因而在旅游业中相当著名,主要经济来源就是银行业和旅游业,二者占据黎巴嫩GDP的65%。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黎巴嫩

网上丝绸之路  www.sronline.gov.cn   2015-05-14   来源:中国网   点击:611次 [打印]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生 海法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助理

黎巴嫩旧译利巴嫩,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地区,早在2000多年前,腓尼基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现在黎巴嫩小店里经常可以看到出土的腓尼基小人的仿制品。腓尼基人是第一个环非洲航行的民族,发明了腓尼基文字。黎巴嫩过去曾经盛产香柏,这些参天巨树都是邻近国家的重要建筑材料。这些有关黎巴嫩的零散记录,都可以在《圣经·旧约》里看得到。后来,古罗马占领了黎巴嫩,并修建了举世闻名的巴尔贝克神庙,该神庙是世界上保存最为完整的最大的罗马古建筑之一。

由于黎巴嫩扼守亚非欧战略要道,所以不少民族都曾经占领过黎巴嫩。相继受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罗马统治;七至十六世纪初成为阿拉伯帝国一部分。1517年被奥斯曼帝国占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法国委任统治地。1941年6月英军在自由法国部队协助下占领黎巴嫩。同年11月自由法国部队宣布结束对黎的委任统治。1943年11月22日黎巴嫩摆脱法国委任统治宣布独立,成立黎巴嫩共和国。1946年12月英军和法军全部撤离黎巴嫩。至此黎巴嫩彻底摆脱了英法的殖民统治,开始走上国家建设的新历程。1975年4月,黎巴嫩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两派因国家权力分配产生的矛盾激化,内战爆发。1989年10月,冲突双方在沙特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斡旋下,在沙特城市塔伊夫达成了关于停火的《塔伊夫协议》,重新分配政治权力。1990年,黎内战结束。

黎巴嫩政治概况

当前黎巴嫩国土面积约10000平方公里,全国人口约458万(2014年)。绝大多数为阿拉伯人。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通用法语、英语。居民54%信奉伊斯兰教,主要是什叶派、逊尼派和德鲁兹派;46%信奉基督教,主要有马龙派、希腊东正教、罗马天主教和亚美尼亚东正教等。黎巴嫩全国分为贝鲁特、北方、南方、黎巴嫩山区、贝卡、阿卡尔、巴尔贝克-赫尔梅勒、纳巴蒂亚等8个省,省下共设25个县,县下设镇。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约200万人,占黎全国人口的40%,是黎政治和经济中心,也是中东著名的商业、金融、交通、旅游和新闻出版中心,历史上由于黎巴嫩商业繁荣、文化交流密切,因此首都贝鲁特曾有着“中东小巴黎”的美誉。黎巴嫩官方通行货币为黎巴嫩磅,1美元=1507黎镑。

黎巴嫩宪法最早于1926年5月23日颁布,后经8次修改。1990年9月修改时增加了前言。宪法规定黎巴嫩是一个独立、统一和主权完整的国家,是议会民主共和国,具有阿拉伯属性,实行自由贸易政策。任何有悖各教派共处原则的权力均属非法。总统由议会选举产生,任期6年,不得连选连任。 1995年10月19日,议会修改宪法第49条,规定“现任总统在(目前)特殊情况下延任3年,延任只准一次”。修改宪法必须由总统提议后、经政府向议会提出,或10名以上议员提出动议,并获议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

黎巴嫩是议会民主共和国。议会实行一院制,现有128个议席,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议员各占一半。黎党派林立,但力量分散,目前无一党占绝对优势。黎巴嫩议会的主要职能是制定法律、修改宪法、选举总统、批准总理和阁员人选及审议国家财政预算和对外条约及协定。议席按教派间协商后的比例分配,议员由普选产生,任期四年。1992年7月,黎议会通过选举法修正案,议席增至128个,由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平分。本届议会于2009年6月选举产生,以“未来阵线”为首的黎议会多数派赢得全部128个议席中的71席,以真主党为首的议会少数派获得57席。现任议长纳比·贝里于1992年11月当选,1996年10月、2000年10月、2005年6月和2009年6月四次连任。2014年11月,议会通过决议,将本届议会任期延长至2017年6月。

2007年11月,拉胡德总统任满离职,议会多数派和反对派在总统选举问题上严重对立,选举被19次推迟,总统职位一直空缺。在阿盟和卡塔尔等八国外长组成的阿国调解委员会共同斡旋下,黎各派达成“多哈协议”,于2008年5月选举黎前武装部队总司令米歇尔·苏莱曼为总统,任期至2014年5月。2009年6月,“未来阵线”领衔的多数派在议会选举中胜选,苏莱曼总统授权多数派领袖萨阿德·哈里里组阁,11月联合政府成立。2011年1月,联合政府因以真主党为主导的“3·8”联盟11名部长集体辞职而解散。苏莱曼总统授命前总理纳吉布·米卡提出任总理并组阁,6月新政府成立。2012年,苏莱曼总统主持召开了四次全国对话会议,黎各主要政治和宗教派别领导人与会。会议呼吁各派通过对话实现国家稳定与团结。2013年3月22日,因内阁未能就成立黎议会选举监督机构和延长黎治安部队司令任期达成一致,米卡提总理宣布辞职。4月6日,苏莱曼总统授命塔马姆·萨拉姆出任总理,2014年2月完成组建新内阁。苏莱曼总统任期于2014年5月25日结束。此后黎议会经多轮会议仍未选出总统,目前暂由内阁代行总统职权。

当前黎巴嫩国内政党林立,而黎巴嫩境内的政党往往带有较为强烈的种族、宗教和地域背景。其中主要的政党包括:“未来阵线”:伊斯兰教逊尼派政党。由黎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创建。2005年2月哈遇刺后,其子萨阿德·哈里里接任“未来阵线”领袖。2010年7月,“未来阵线”正式组建政党,萨阿德·哈里里当选主席,其弟艾哈迈德·哈里里当选总书记。

黎巴嫩长枪党:基督教马龙派政党。1936年11月成立,创始人为皮埃尔·杰马耶勒。2008年2月,阿明·杰马耶勒当选长枪党主席。

“黎巴嫩力量”:基督教派右翼政党,原系长枪党的武装力量,由长枪党创始人皮埃尔·杰马耶勒次子巴希尔·杰马耶勒1976年创建。现任领导人为执行委员会主席萨米尔·贾加。

自由国民党:基督教马龙派政党。1958年9月成立,现任主席杜里·夏蒙。

真主党:黎穆斯林什叶派政党。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期间成立,与伊朗关系密切。该党拥有民兵约5000人,集中在黎南部地区。1992年2月18日,谢赫·阿巴斯·穆萨维总书记被炸身亡,哈桑·纳斯鲁拉当选总书记。2005年,真主党成员首次担任政府部长。2009年议会选举中该党获得12席。11月,该党宣布放弃建立伊朗式伊斯兰政权,突出该党的黎巴嫩和阿拉伯属性,强调该党将逐步转变为“防卫力量”和建设国家的支柱。本届政府中有两名阁员来自真主党。2013年7月,欧盟通过决议,将真主党军事分支列为恐怖组织。

自由国民阵线:1992年由黎前军政府总理米歇尔·奥恩将军组建。2005年成为议会内最大的基督教党团。2006年4月正式改组为政党。

“阿迈勒”运动:伊斯兰教什叶派政党。1974年成立,前身为“被剥夺者运动”,为伊斯兰教什叶派主要组织。主席纳比·贝里(兼任黎巴嫩议会现任议长)。

社会进步党:1949年5月成立,为伊斯兰教德鲁兹派政党。1980年该党加入社会党国际。主席瓦立德·琼布拉特。

黎巴嫩共产党:1924年成立,是中东地区创建较早的共产党之一。1948年被宣布为非法,1970年取得合法地位。总书记哈利德·哈达德。

尽管黎巴嫩国内政党林立,但是根据政党之间的相互关系,大体上可以将黎巴嫩的政党力量划分为两个相互对立的政治同盟。

表一:黎巴嫩国内政治力量划分

“三月八日”联盟阵线

“三月十四日”联盟阵线

独立政党

自由国民阵线

“未来阵线”

社会进步党

阿迈勒运动

黎巴嫩力量

真主党

黎巴嫩长枪党

当前“三月八日”和“三月十四日”两个政党联盟在一系列政治议题上相互对立,其导火索是2005年黎巴嫩总理哈里里遇刺事件。随着国际社会的不断介入,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遇害引起了黎政局和叙黎关系的危机,亲叙利亚政府被迫辞职,叙利亚宣布从黎撤走全部驻军,长期形成的叙黎特殊关系面临严峻考验。“三月八日联盟”于2005年3月8日举行的大规模游行集会时产生。在这次集会上,数万名黎巴嫩民众在黎巴嫩真主党、阿迈勒运动和自由国民阵线的带领下,高呼支持叙利亚的口号,要求亲叙利亚的政府时任总理卡拉米收回辞呈。除了这三个党派之外,“三月八日联盟”还包括了多个黎巴嫩基督徒和黎巴嫩什叶派政治力量。与之相对应,是年3月14日,反叙利亚的黎巴嫩政治力量展开大规模游行集会,声讨哈里里背后的“叙利亚黑手”,主张彻查哈里里遇害案。在此次大规模游行集会有大约80万黎巴嫩民众参加,在首都贝鲁特参加活动的黎巴嫩人高达100万。在这次游行中,由哈里里之子萨阿德·哈里里领导的“未来阵线”脱颖而出,联合了包括黎巴嫩力量和黎巴嫩长枪党和逊尼派政治力量在内的十多个党派。

黎巴嫩经济概况

矿产资源少,且开采不多。矿藏主要有铁、铅、铜、褐煤和沥青等。黎工业基础相对薄弱,以加工业为主。主要行业有非金属制造、金属制造、家具、服装、木材加工、纺织等。从业人数约20万,占黎劳动力的7%,是仅次于商业和非金融服务业的第三大产业。黎巴嫩的农业条件较好,全国可耕地面积24.8万公顷,其中灌溉面积10.4万公顷。牧场36万公顷,林地面积79万公顷。贝卡谷地为黎主要农业区,可耕地面积占黎全国的52%。农产品以水果和蔬菜为主。黎粮食生产落后,主要靠进口,作物有大麦、小麦、玉米、马铃薯等。经济作物有烟草、甜菜、橄榄等。近年来,黎葡萄种植业发展很快,年产葡萄酒600万-700万瓶,出口额约1200万美元。

黎原为中东旅游胜地。内战前,每年入境旅客达200万人次,旅游收入占国民收入的20%以上。内战期间,旅游业一蹶不振。战后黎政府曾将振兴旅游业作为重建计划重要组成部分,但近年黎以冲突及安全形势不稳再次影响了黎旅游业的振兴。黎现有各类星级饭店398家。黎巴嫩拥有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罗马遗址巴勒贝克,它堪称黎巴嫩的“长城”。黎巴嫩境内有名的旅游胜地很多,比如比布鲁斯的海港是一个融古代风情和现代浪漫为一体的海港小镇,而几千年不断修建的海边城堡遗址又印证着历史的辉煌;贝特丁宫是典型的阿拉伯皇宫,其名称的意思为“信仰之家”,由欧洲人建于19世纪初,展现了极高的阿拉伯建筑造诣,而且也收藏了大量的古老的马赛克;南部两个主要城市赛义达十字军海上城堡内部结构险峻,而提尔则有一望无际的海滨沙滩,罗马遗址点缀在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中;此外贝鲁特中心城区、国家博物馆、捷达溶洞和圣母玛利亚山也是不错的旅游目的地。黎巴嫩冬无严寒、夏无酷暑,非常适合旅游。相比其他阿拉伯国家,黎巴嫩非常西化开放,文化包容程度高。此外,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曾是中东金融中心,外汇和黄金可自由买卖。全国有72家银行,其中商业银行65家。黎银行多为私人所有,其中较大的有奥狄银行、黎巴嫩—法国银行、毕卜鲁斯银行等。

黎巴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私营经济占主导地位。黎内战前曾享有中、近东金融、贸易、交通和旅游中心的盛名,但长期的内战加之以色列入侵,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约1650亿美元。1991年中东和平进程启动后,黎预期经济利好,大兴土木,后由于地区形势持续动荡,其经济复苏计划受挫,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九十年代后期,黎经济形势渐入困境,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债务攀升。2006年长达月余的黎以冲突造成黎大量基础设施被毁,直接经济损失达32亿美元,间接损失超过70亿美元,使黎经济发展陷入停顿,债务负担加重,战后重建任务艰巨。冲突结束后,黎获得逾100亿美元援助承诺,然而这些援助承诺无法有效的疗治长期战火形成的创伤,而且多数的援助承诺由于多种多样的原因未能兑现。外贸在黎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政府实行对外开放与保护民族经济相协调的外贸政策。出口商品主要有蔬菜、水果、金属制品、纺织品、化工产品、玻璃制品和水泥等。主要贸易对象是美国、中国、法国、意大利、德国等。

黎巴嫩的城市居民以他们的商业企业而闻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黎巴嫩海外移民在全球建立了他们的商业网络。因而从海外黎巴嫩人寄给他们国内亲戚的汇款总共有56亿美元之多,占黎巴嫩经济的五分之一,黎巴嫩国内有很多的熟练工人,其数量占全部劳动力的比例能与众多的欧洲国家相媲美,并且它也是在所有阿拉伯语国家中比例最高的。

黎巴嫩的经济发展主要还是受到国内政治纷争和安全形势恶化的制约。受邻国叙利亚危机影响,黎国内形成了支持叙利亚政府的什叶派穆斯林和支持叙反对派的逊尼派穆斯林的对立。双方甚至因政治和宗教见解不同而大打出手。而伊斯兰极端势力趁虚而入,在黎境内策划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这样的状况的确令人担忧。

黎中关系与投资风险

黎巴嫩与中国在1971年11月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此后的四十多年里,中国与黎巴嫩双边关系长期平稳发展。中方对黎主要出口商品是机电类产品、纺织品、电子设备、汽车类、家具等,中方从黎进口商品主要是废金属等产品。近年来,中方多次向黎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在双边贸易方面,2014年中黎双边贸易总额再创新高,达24.96亿美元,同比增长8%,中国也因此继续保持黎巴嫩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在科教文卫交流方面,1992年,中黎双方签署文化交流协定。2010年5月,中黎签署2009-2012年文化交流执行计划。2006年11月,中国驻黎巴嫩大使馆与黎巴嫩圣约瑟夫大学签署在该校设立孔子学院的协议。黎巴嫩参加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黎经贸部长萨法迪来华出席黎国家馆日活动。2012年,中方在黎举办“欢乐春节”等文化活动。2013年,中黎共同举办了双边文化日、文艺演出、图片展等一系列活动。2005年12月,中黎签署《两国政府旅游合作协定》,黎成为中国公民组团旅游目的地国。2008年11月,双方签署《中国旅游团队赴黎巴嫩旅游实施方案的谅解备忘录》。2010年5月1日,中国公民赴黎巴嫩旅游业务正式实施。此外,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在黎巴嫩南部的维和及扫雷行动。

当前黎巴嫩国内仍然存在着诸多影响海外投资的政治和经济风险。首先是黎巴嫩国内政治派别长期对立,政治矛盾极易转化为军事冲突。由于黎巴嫩国内独特的宗教派别分布和地理格局,加之黎巴嫩中央政府孱弱,政府武装力量无法有效的震慑各派政治军事力量,黎巴嫩国内的军事冲突往往时间上持续较长,对于黎巴嫩国内的社会经济破坏力较大。

表二:黎巴嫩国内生产总值的变化

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通过上表我们不难看出,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黎巴嫩经济曾经发生过两次重大的衰退。而这两次经济衰退都是由于爆发在国内各个政治和军事派别之间的战乱冲突导致。时至今日,在黎巴嫩国内的不少地点,仍然可以见到当年内战时期被战火毁坏的各类军事和民用设施遗迹。

其次黎巴嫩极易受到周围动荡的影响,进而波及黎巴嫩经济发展。当前的黎巴嫩经济形势十分严峻。据美国花旗银行的统计,2013年黎巴嫩的经济增长率仅为1.4%,大大低于中东和非洲地区去年的平均增长率(为3.9%)。据黎巴嫩海关统计,2013年黎外贸总额为251.64亿美元,较2012年下降2.3%。其中,进口额212.28亿美元,同比基本持平;出口额39.36亿美元,同比下降12.2%;贸易逆差进一步加大。黎巴嫩经济发展尤其受到邻国叙利亚危机的干扰。叙危机导致黎巴嫩出口减少(叙一向是黎商品的主要进口国),国外投资减少,旅游收入锐减。黎巴嫩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难民问题。目前进入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已达100多万,占黎巴嫩人口的近四分之一。平均每月有5万难民涌入该国。这对经济本不景气的黎巴嫩来说是雪上加霜。据世界银行估计,叙利亚危机给黎巴嫩造成的损失已超过75亿美元。因此,黎政府不得不一方面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对其援助,另一方面要求国际社会协助其解决日益加重的难民问题。

第三是黎巴嫩面临着日益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受叙利亚危机外溢影响,黎叙边境地区紧张加剧。“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武装分子时常从叙利亚潜入黎巴嫩,并占据边界一些山区作为据点向黎巴嫩境内军事设施和民用目标发动袭击,造成众多军人和平民伤亡。2015年以来,黎巴嫩军队加大了打击极端组织的力度。黎巴嫩军队、安全部队和警方组成联合行动部队,在东部靠近叙利亚边界的贝卡地区实施安全计划,向极端组织盘踞的据点发动进攻。尽管如此,黎巴嫩国内尤其是东部和南部同叙利亚接壤地区仍然受到来自于叙利亚和约旦的恐怖主义组织的巨大威胁,尤其是2013年以来,“伊斯兰国”“支持阵线”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团体对于黎巴嫩的渗透频率增加,黎巴嫩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日益增大。

总的来说,黎巴嫩的投资机遇与挑战并存,但是就当前而言,尽管黎巴嫩的政治局势暂时稳定,但是仍然存在着来自于国内外多方面的政治风险,受到叙利亚和周边乱局的影响,黎巴嫩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日益增大。加之黎巴嫩国内经济长期不景气,因此在现有的贸易格局下,对于黎巴嫩的投资项目多适合“短平快”的项目,与此同时需要提高风险意识,密切关注黎巴嫩政治和周边局势变化。